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六章 星夜对话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六章 星夜对话

    被老和尚直视了好半天,兴许是受不了对方的目光,中年人才呵呵一笑,躬身拱手见礼道:“学生黎耀海见过先生。”

    “十年不见,你也不小了。”老和尚深深的打量了一眼黎耀海后,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说完,便抬手指了指对面道:“坐吧!”

    黎耀海闻言也不客气,拱了拱手后便依言坐在了老和尚的对面,二人中间正好隔着一个茶几,茶几上早已备好了一壶热茶。

    “先生也曾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黎耀海坐下后先是给各自倒了一杯茶,端起来抿了一口后,看着老和尚苍老的面容,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听到黎耀海的感叹,老和尚停止拨动手中的年中,转而也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才回道:“何曾意气?不见江山。”

    “皓月清茶付之一笑,也是江山。”黎耀海闻言偏头看了看窗外的明月应道。

    老和尚闻言也是偏头看向窗外,叹道:“老夫少年寒窗苦读,壮年列国漂泊,家远人单,困辱尽尝。而终至拜将入相,然则美梦成真,终有尽时,名士暮年,一样孤零,年年辛苦,不觉如梦,王侯将相,雨打风吹啊。”

    “先生可曾后悔过?”听到老和尚的感叹,黎耀海转过头来问道。

    “不,初衷无改。”老和尚闻言也是收转目光,端起茶杯摇了摇头道:“苦茶一盏,明月作证,千秋功罪,但与人评。”

    “一谋之功,由人而神。一谋之过,由神而鬼。世间事,当真如此滑稽?”黎耀海见也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后问道。

    “君命如此,庙堂如此,臣下之职,是与君分忧。老夫也只但求问心无愧,何来滑稽之言?”老和尚闻言倒是很看得开。

    见此,黎耀海倒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转而问道:“先生以为今上如何?”

    “权力功业如战场,历来不以德行操守论人,何况天子乎?”老和尚闻言摇了摇头说道。

    见老和尚不直接回应,黎耀海也知道臣子不议人君的道理,便又转而问道:“那先生又如何看待如今之天下呢?”

    “天命星象从不垂怜弱者,阴阳谶诲不足以断大事。”老和尚还是答非所问的回应道。

    黎耀海见状,便不再多问,而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今上智不足以通权变,勇不足以临机决断,仁不能取予自如,强不能守定心志,天下各省与朝廷更是离心离德........”

    “老夫如今已是朽木之时,多说无益!”没等黎耀海说完,老和尚便抬手打断道。

    见状,黎耀海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对方是真不打算沾惹红尘因果了。“先生可曾戒酒?”

    “阿弥陀佛,佛曰: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老和尚闻言双手合十的回应道。

    门槛上打盹的车夫听到二人的对话顿时一个激灵,偏头看了看刚才放酒的位置,发现并未移动后,便跳将起来,快步走过去把酒提了过去,放到了二人中间的茶几上,然后便又回到原位继续打盹去了。

    老和尚一边看着黎耀海撕开酒坛上的封口,一边说道:“可惜有酒无肉,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啊。”

    黎耀海闻言撇了撇嘴,回道:“您可得了吧,破了酒戒就得了,还想破荤戒啊!”

    待打开酒坛后,一股芳香顿时飘满了房间,黎耀海四下看了看,可惜没有酒碗,便把二人的茶杯都倒干净后说道:“茶杯饮酒,倒是别有一番风趣。”

    等黎耀海倒满两杯后,老和尚便迫不及待的端起自己那杯闻了闻,随即深吸了一口气,抬向黎耀海道:“来,有酒便好。敬酒,敬故人再会!”

    “敬能与先生再次对饮的这小酌之时。”黎耀海也连忙恭敬的端起酒杯回应道。

    “临终之前,故人相见,不胜欣喜!来,倒酒,再饮!”

    黎耀海依言而行,不再言语。

    一连半坛子下去,或许是看开了的缘故,亦或是有了些许醉意,老和尚看着沉默不语的黎耀海,笑了笑说道:“切莫悲悯自己,要放眼于天下。大爱乃爱天下,大仁则必舍小义。王者之心当能藏污纳垢,化腐为金。王者之仁义,与普通子民的仁义大不一样,与逝者的哀伤澎湃也绝非一物。所谓王者,民心安稳、社稷昌盛,才乃苍生之幸,国家之幸。”

    黎耀海闻言收起了伤感的心思,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先生与我说这些作何?”

    “老夫虽然避世出家,但这天下大势终究难逃天象显影,如今大暨气数已尽,天下乱象早已显现,你不会告诉老夫你没有想法?”老和尚顿时叹了一口气,高深莫测的说道。

    听到老和尚的问话,黎耀海不由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道:“先生应该知道学生的为人,不到万不得已,学生万不敢走向那一步,可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顿了顿,黎耀海接着说道:“陛下隐忍十年,如今困龙出海,第一个便拿我四川开刀了。”

    “困龙出海,不动则已,动则惊天下矣!”老和尚再次拨动着手中的念珠说了一句。

    黎耀海闻言心中一动:“先生的意思是?”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也!”老和尚却是打了一句禅语,没在多说。

    黎耀海见状倒是不再多问,想起老和尚时日无多,难免心中有些悲痛,转而问道:“先生可有未了之事?”

    “觉远这孩子自幼孤苦,老夫八年前自山下河边捡拾而来。”老和尚闻言本想说前尘余事已了,不过想到自幼跟在身边的小和尚,还是多嘴了一句:“此子虽只八岁,然已尽得老夫毕生所学。”

    “先生放心,学生必不负所托!”黎耀海闻言正坐起来,躬身应道。

    老和尚说完,便闭着眼睛,拔着念珠,不在言语。

    黎耀海见状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便起身拱手道:“与先生一夜畅谈,学生受益颇多,天色不早,先生早些歇息,学生告退!”

    说着,黎耀海便慢慢向着门口退去,正当他快退到门口时,老和尚的话音再次传来:“青史只论成败,不问因由。你好自为之!”

    黎耀海闻言抬头看去,见老和尚还是没有睁眼,便恭恭敬敬的朝着老和尚拜谢道:“多谢先生教诲,学生受教!”

    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待黎耀海二人离去后,老和尚在睁开双眼,手中念珠也不再拨动,转头看向远方微亮的天色,叹道:“黑夜已尽,黎明将至矣!”

    老和尚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便从门口闪了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