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五章 报恩寺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五章 报恩寺

    待车里的人下来后,车夫拱手对那人说道:“大人稍待,我停好马车就来。”

    “不必了,大晚上的不会有人来的,就停这儿吧。”中年人看着前方紧闭的大门,抬手制止了准备转身的车夫。

    车夫见状只得无奈的摊了摊手,道:“那大人您总得让我拿上武器吧。”说完便转身去拿放在马车门的剑。

    中年人这才没有阻止,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放心吧,这里安全的很,老夫倒是担心你拿着剑累得慌。”

    “不累不累,拿着它才会心安。”拿着剑回来的车夫听到中年人的话语,连忙晃了晃手中的剑说道。

    中年人没在说话,而是阔步迈上台阶,向着紧闭的大门走去,刚上两阶,他好似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对车夫说道:“把车里的酒带上。”

    车夫见状抬头看了看牌匾,有些奇怪,但还是跳上马车去把酒提了下来。

    待追上中年人后便嘀咕了一句:“大人,这报恩寺,是和尚庙啊?”

    言下之意就是,您老来和尚庙竟然想着带酒?

    中年人没有回应,自顾自的,不缓不慢的上着台阶。

    车夫见状,无奈的撇了撇嘴,只得快步超了过去,三两步的来到寺门前,抓起门环敲了敲。

    可是半天不见人应,车夫无奈,又只得抓着门环使劲儿的敲了敲。

    此时中年人已经来到门前,见状便笑了笑,道:“此刻夜已深,师傅们怕是已经就寝了,别急!”

    说完便背起双手气定神闲的等了起来,车夫见状,也只得无奈的站在一旁跟着等了起来。

    果然,没一会儿,里面便传来门闩拉动的声音,接着寺门便慢慢开了一个小缝,然后一个小光头便迷迷瞪瞪的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小沙弥慧圆迷迷糊糊的打开寺门,伸出头去看了看,想看看打扰他美梦的罪魁祸首。

    当看清门外站着的两人后,慧圆还是没有勇气上去臭骂他们一顿,强作清醒的拉开一小半寺门,对着门外的二人规规矩矩的打了一个佛礼道:“阿弥陀佛,小僧慧圆有礼了,两位施主,蔽寺今日已经闭门谢客,二位施主想上香祈福的话还请明日早些再来。”

    说完,他便后退一步准备关上寺门,车夫见状立马上前一把抵住,笑呵呵的说道:“小和尚,我们不上香。”

    慧圆眨巴着眼睛看着挡门之人,等待他的下文,哪料对方只是笑呵呵看着他,没了下文。

    小沙弥顿时整个人都迷了,你们不上香,总得告诉小僧你们大晚上的来干什么吧?

    “既然你们不说目的,那咱们就耗着吧,反正小和尚我已经被你们吵醒了。”慧圆也瞪着眼睛看着对方心想道。

    一时间两人大眼瞪小眼。

    “咳咳~”一旁的中年人看不下去了,假装咳嗽了两声,把二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后才笑呵呵的对慧圆说道:“有劳小师傅,我们来找觉远大师。”

    “师父早已打坐入定,今日不再接客了。”见是来找自己师父的,慧圆便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恭恭敬敬的打了一个佛礼后回道。

    好似早知道对方会这么说似的,中年人依然面不改色笑呵呵的说道:“无妨,烦请小师傅去通报一声,就说明启旧人来访,相信大师会见我们的。”

    小和尚闻言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中年人,见他不像说假话后,才点了点头应道:“那好吧,你们稍待。”

    说完,不等二人反应过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关闭了寺门。

    车夫见状顿时一阵无语,咬牙切齿的指着寺门对中年人说道:“嘿~,这小和尚是把咱们当贼防啊!”

    “行了,你少发点牢骚吧,要不是熟悉你,老夫也会把你当贼对待。”中年人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得得得,我就是贼。”说着,车夫一改先前的急色,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大人您说,我真去当贼会怎样?”

    “会被人乱棍打死,然后弃尸荒野!”中年人想也不想的回了一句。

    车夫一听,顿时苦着脸,道:“不至于吧?”

    中年人闻言没在说什么,而是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去。

    “唉,我的人生好失败啊!”车夫见状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焉儿了下去,在一旁耸拉着脑袋嘀咕道:“现在我唯一拿得出手的恐怕就是这一身的武艺了。”

    中年人见状顿时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没再回应。

    片刻后,小和尚再次出现,大开寺门,恭敬的对着中年人打了一个佛礼后道:“两位施主请,师傅已在禅堂恭候二位了。”

    “有劳!”中年人闻言先是对着小和尚微微躬身拱了拱手后才走了进去。

    小和尚等二人进寺后,先是关上寺门才走到前面引路道:“二位施主请跟小僧来。”

    经过七拐八绕的行路后,三人来到一座灯火通明的阁楼前,夜深人静,阁楼里传来了悠远的敲打木鱼声。

    ,到了地方后,小和尚快步去到门前,朝着阁楼里隔空叫道:“师父,客人到了。”

    随着小和尚话音落下,阁楼里的木鱼声戛然而止,随后传出一声叹息,道:“请客人进来吧!”

    “是,师父!”小和尚闻言先是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后,才侧身对中年人二人道:“两位施主请!”

    进了阁楼,便见到一个眉毛胡子皆白的和尚手持念珠,微闭双眼的团坐着默念禅语。

    “你先下去睡觉去吧!”老和尚没有睁眼,隔空说了一句。

    “是!”小和尚闻言应了一声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车夫见状,便把手中提着的酒罐放在中年人身旁后,也怀抱着长剑走到门槛上坐了下来,一边欣赏着夜空,一边瞥眼看着屋里的二人。

    “十年未见,先生老了许多。”中年人看着老和尚,深深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老和尚闻言依然没有睁眼,回应道:“十年磨砺,你倒是有了一方枭雄之资。”

    听到老和尚的回应,中年人挺拔了一下身姿,背着双手,说道:“都说出家人四大皆空,不知先生放下了多少?”

    老和尚闻言,顿时“唰”的一下睁开双眼,直视着身前的中年人,久久不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