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一章 新生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一章 新生

    “吱呀~”

    迷迷糊糊间,黎安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好似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有些焦急的问道:“少爷还没醒过来吗?”

    “回达叔,还没有。”一个有些颤音的男声回道。

    “唉,这该如何是好?”那略显苍老的声音叹了一口气,在房间来回渡步,焦急无奈。

    “咚!”

    那带有颤音的男声见状直接跪下哭道:“小的该死,没保护好少爷!”

    “如今老爷被困京城,少爷又出了这般事,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那老者好似没有看到似的,自顾自的在房间里焦急的渡着步道:“一招不慎,咱们黎氏可就得家破人亡了啊。”

    那带有颤音的男声见状直接把头磕得邦邦响,带着哭腔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那老者见状再次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罢了,现在也不少治你罪的时候。”

    睡梦中的黎安民被二人的谈话吵得醒了过来,感觉像是睡了一个世纪,迷迷糊糊中醒来,黎安民头痛欲裂。

    好不容易缓和了过来,黎安民揉了揉眼睛,茫然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

    嗯,怎么看都是女子闺房!黎安民不相信的再次打量了一遍,最后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确实是女子闺房特有的装饰。

    “我这是穿越了啊?”看着眼前的一切,黎安民有些懵逼,又有些不可置信。

    任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周边的一切都变了模样,绝对都会懵逼的。

    顾不上旁边惊呆的二人,黎安民慢慢坐起身来,身上盖着的蓝色绣花锦被花落,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类似古装剧里的那种白色里衣和布裤。

    见黎安民起身,房间里的二人才忽然反应了过来,齐声问候道:“少爷,您终于醒啦!”

    语气中带着满心欣喜,及一丝放松。

    听到声音,黎安民也才反应过来,先是看向最近的一人。

    入眼的是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伙,满脸带着谄笑。

    或许是看到生人的缘故,黎安民的脑中忽然涌现出了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不,或许应该说是被他挤掉的原主的记忆又涌现了出来。

    原主也叫黎安民,是四川行省总督黎耀海的独子。

    一个月前黎耀海奉旨进京述职,为了以防万一,让管家达叔带着黎安民到黎氏位于重庆府的一个秘密庄子避祸。

    “达叔,何事这么着急?”收到记忆的黎安民直接向一旁的老者问道。

    说是老者,其实也不老,看面貌最多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或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稳重了些。

    从原主的记忆中,黎安民得知,达叔是黎府的管家,具体叫什么原主也不知道。

    听到黎安民问话,达叔恭敬的拱手行了一礼回道:“回少爷,刚接到夫人急报,老爷被困京城,局势不妙。”

    “被困京城?”黎安民闻言一愣,有些不解。

    按照原主的记忆,原主父亲好歹是一省总督,掌控全省军政,按理说朝廷应该不会轻举妄动才对。

    从原主模糊的地理记忆中,黎安民发现这里还是地球,只是朝代不是中国历史上的朝代。

    大暨,便是如今的国朝!

    行政上大致与历史上的宋元时期相似,由京城、甘肃行省、陕西行省、河南江北行省、江浙行省、江西行省、湖广行省、四川行省、云南行省以及乌思藏都司、朵干都司组成。

    四川行省的管辖范围包括了后世的川黔渝地区,不过后世的贵州地区大多被几大土司统治着,只是名义上属于大暨而已。

    好似看出了黎安民的疑惑,达叔再次拱了拱手回道:“少爷有所不知,先帝去后,今上继任,昏聩无能,朝政早已被相府把持一空。”

    “明白了,奸逆当道,防不胜防!”听到达叔的解释,黎安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此相府非彼相府,这里的相府是一个由丞相为首的官僚集团的统称,有点类似于后世的东林党。

    见黎安民半捂着被子坐在床上,达叔伸手指了指道:“少爷您这?”

    “哦,我没事了。”听到达叔的提示,黎安民这才反应过来,此时的他还坐在女式的秀床上呢,确实有些不妥。

    一旁的小厮见状连忙找来连忙的衣物,谄媚的道:“少爷,小的伺候您更衣。”

    黎安民见状连忙摆了摆手,两下跳下床来,夺过小厮手中的衣物,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

    虽说他思想上已经来到了古代,但身体确实还有些不习惯,特别是男男之间,总有些别扭。

    “这是谁的房间?”黎安民一边穿衣一边问道。

    “回少爷,这是二小姐的。”

    “二小姐?”黎安民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哦,原来是小豆丁的啊。”

    “二哥!”黎安民刚念叨完,房门口冷不丁“嗷”来一声,顿时把他给吓了一跳。

    黎安民口中的小豆丁,便是他的幺妹儿,黎安安。黎安民有一姐一妹,同父异母大姐是大娘所生,幺妹儿便是细娘所生。

    黎安安五岁不到,看起来就到黎安民膝盖那么一小只,粉雕玉琢,在门口嗷了一嗓子后,便迈着小短腿颠儿颠儿的朝着黎安民跑了过来,在他面前一个急刹车。

    黎安民害怕她摔着,正准备蹲下伸手去扶,哪想小豆丁吃力的撇开他伸过去的手,仰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他。

    黎安民不解其意,小豆丁也不开口,就那么眼巴巴的望着他。

    倒是一旁的达叔看不下去了,假装咳嗽一声,小声提醒道:“少爷,吃的!”

    “哦~”黎安民闻言长哦了一声,就感觉原主心理上有哪里不对,原来问题出在这儿。

    “要吃的么有,刚回魂的命倒是有一条,你要不要?”反应过来的黎安明伸出一只手按住小豆丁的小脑袋,一边逗道。

    原主的记忆中,对这小豆丁可是既喜爱又讨厌,喜欢逗她,又讨厌她时不时的来烦他。

    不过黎安民倒是挺喜欢这个幺妹儿的,这么粉雕玉琢可爱的小女孩儿谁不喜欢呢。

    “哼,骗纸!”听到没有吃的,小豆丁奋力的扒开按在头上的大手,气哼哼的哆了一嘴,便又转身啪叽啪叽的跑开了。

    逗了一下开心果,黎安民顿觉悬着的那颗心算是落下了,感觉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就像和原主完全的融合为一体了一样。

    “让人收拾一下!”黎安民先是对旁边的小厮安排了一句,随即对达叔说道:“躺的久了,感觉脑袋迷迷糊糊的,走,达叔,咱们外面说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