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堂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 第十二章:囚禁

第十二章:囚禁

    窗外下起了大雨,雨水拍打着玻璃的声响格外响亮。

    暖洋洋的房间里却弥漫着一股寒意,亚修缄口不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单独留了下来,紧张的氛围像是巨大的手腕扼住了他的脖子。

    玛莎率先开口,“就你一个人活下来?”

    亚修试图回想,但答案有点纠结,那个被他冰冻住的人,到底算不算活下来呢?

    “我想…是的。”亚修给出了一个不算太肯定的答复。

    “你见到它了吗?”埃里克发起了第二个问题,他的问题总是那么奇怪。

    “谁?”亚修不太明白。

    “大梵天。”玛莎替父亲接上这个问题。

    “说实话,那些魔兽我一个都不认识。”亚修并没有撒谎。

    “一个身高八米的巨人,四只手臂四张脸...”另一个年迈的老者补充到。

    “两个头的蛤蟆我倒是见到过,哈哈...”亚修自己尴尬的笑了两声。

    他试图打破这紧张的气氛,但很明显,失败了,没有人因为他口中的蛤蟆露出一丝笑意。

    接二连三的问题,几乎都是询问关于那个大梵天的踪迹,额外的还有询问他如何生存。

    亚修并没有老实交代,按照他的说法,自己学过一点皮毛圣术足够对付小魔兽,遇到大魔兽,他都是撒腿就跑。

    这套说辞虽然引起了玛莎的质疑,但好在最终还是搪塞了过去。

    众多的问题结合起来,也让亚修逐渐意识到了其中的猫腻。

    “不过,我倒挺好奇的……”亚修脸色突然一沉,“与我同时进城的那些难民呢?都去哪了?”

    “……”

    众人哑口。

    “全送去丘上了?”亚修似乎并不打算闭嘴。

    他们依旧以沉默作为答复。

    “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我并不在乎。”他大着胆子抓起一根鸡腿啃了起来。

    一边嚼着一边说道:“我的目标只是加入猎魔协会,只要你们不妨碍我,我也不会插手你们的事…或者说…”

    他艰难的将鸡肉咽下肚子,然后喝了杯水,“或者说,我根本没兴趣管你们的事。”

    一想到乌托坦赠与自己的强大力量,亚修心中的紧张感便逐渐淡去,甚至…有些狂妄。

    “可笑,你是在跟我们谈条件?你以为你知道得很多?”一个中年女子抢过亚修手中的水杯,一把泼在了他的脸上,“清醒点,狂妄之徒!”

    亚修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这些人,他并不知道具体实力,所以现在还不能乱来,再忍忍。

    抓起桌布抹了抹脸,亚修笑道:“不敢,我只是在表明我的立场。”

    “你的立场不重要,真以为攀上莉娅就算根葱了?我们即使在这里……” 玛莎冲着亚修身旁的男子使了个眼神。

    那男子起身一巴掌就将亚修摁在桌子上,手臂上已经环绕着一道攻击型咒纹。

    恐惧感瞬间占据了亚修的思绪,砰砰的心跳在耳边响起,他咬着牙,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眼下局势,已经不适合发动攻击了,对方弹指间就能轰掉自己的脑袋,这事只能智取!

    乌托坦留下来的知识里,肯定有能派上用场的,他快速翻找着自己脑海中的知识。

    埃里克全程沉默,或许…他已经默许了这帮人在自己的宴会上胡作非为。

    “杀人灭口?”亚修突然冷笑,“你们知道话语复刻吗?”

    从亚修口中说出的话似乎震住了这帮人。

    话语复刻,一种挺罕见的辅助圣术,用于实时记载施术者短时间内与他人的谈话内容。

    有趣的是,这话语复刻被召唤出来的地方并不在施术者身旁,而是其他指定地点。

    “你小子忽悠谁呢?”男子厉声道,但很明显,他的语气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担忧与恐惧。

    “试试?如果我的同伴感受不到我的生命迹象,你们的肮脏行为明天将会传遍整个大陆。”亚修强压着心中的恐慌,故作镇定淡然道。

    “放开他!”

    埃里克终于开口,但神情依旧镇定,并不像受到威胁的模样。

    “你的脑子的确是挺灵光的,但很可惜……”埃里克品了一口美酒,“……可惜你不懂猎魔人。”

    玛莎也不禁冷笑了一声。

    “我们在场这么多人,三级咒术的发动不可能感受不到。”

    埃里克缓缓放下酒杯,然后起身将手搭在亚修的肩膀道:“你是莉娅的朋友,是她带回来的第一个朋友。”

    突然,亚修感受到肩膀的一阵刺痛,一股铁水般的热流钻进皮肤、通过筋脉、流向心脏。

    亚修捂着心脏扑倒在饭桌上,烧心的疼痛感使他发出了悲惨的嘶吼。每一次的喘息,嘴中都会吐出浓浓的热气。

    他疼得哀嚎、疼得颤抖、疼得意识模糊。

    在意识即将消散的那一刻,埃里克才缓缓开口。

    “这是锁心咒,从现在起,只要你试图回忆或者讲述今晚的事,撕裂般的绞痛会使你丧失意识——这是身为父亲最后的宽容……”

    未等埃里克把话说完,亚修就完全丧失意识昏迷了过去。

    “打算怎么处理他?”玛莎看向父亲。

    “把他丢到地牢中去,别让他参加考核。一旦他成为猎魔人受到协会的保护,我们就动不了他了。”

    在这个实力决定权利的世界上,各国皇室都得敬猎魔协会三分。

    埃里克说罢,转身离开了宴席。

    ……

    许久

    昏暗的光线下,屋内有点冷清,刺骨的寒风不知是从哪个地方,偷偷溜进了这个全封闭的房间内。

    亚修打了个哆嗦,缓缓睁开双眼,习惯性的往手上呵了口热气。

    这是个潮湿阴暗的小房间,除了一扇紧闭的铁门,就只剩下数米高的那道玻璃窗,稀罕的光线正是从这照射进来的。

    陌生的环境使亚修瞬间清醒。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亚修心中纳闷着。

    他试图回想,但心口突然传来一阵撕心的绞痛。哦…他记起来了…但却不敢去细想。

    咕~咕~咕

    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一阵鸟类的低鸣。

    扭过头去,费了好大的劲,亚修才看清了黑暗中的事物。

    那是一只亚修叫不出名字的巨型鸟类,有点像鹰,通体漆黑,但从脖子开始直到脑袋,却没有半点羽毛,只剩下那光秃秃带着金属感的……皮肤?也许是皮肤,亚修并不确定。

    “我现在没空陪你玩。”亚修嘀咕着,“鸟鸟速变!”

    他化成了巴掌大的渡鸦冲向了玻璃窗。

    咚!

    他又摔落了下来。

    “省点力气吧……你那点本事是冲不破这里的结界的。”隔着铁门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冷冰冰的语调,不用多想肯定是玛莎。

    “放我出去!我还要去参加考核!”亚修咆哮着。

    “考核?算了吧,你去也只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玛莎依旧冷淡。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把我关起来?”

    “这是关押魔兽的地牢,至于为什么?你或许心里清楚。”

    亚修试图寻找答案,可每当他想去回忆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时,却总会被一阵绞痛打断思绪。

    “你们打算关我多久?”亚修问。

    “多久?”玛莎冷笑一声,“直到明天的考核结束吧,老实点,里面的家伙可不好惹。”

    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声音很响,但却越来越轻…越来越轻……直到最后彻底消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