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家忠犬是病娇反派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傻狗

第一百二十二章 傻狗

    钱景川急匆匆的赶回赶回家中,在院内喊了两声小川,见没有人应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以为她是晕倒了,就急匆匆地往她房间跑去。

    结果一推门就看见林欣儿正坐在床边喂钱小川喝药。

    一看见她又来了,钱景川的表情就多多少少的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哥,你回来了。”钱小川坐在床上,脸色苍白。

    “嗯。”钱景川应了一声。

    “要我说呀,你就算是再忙也应该想想家里还有个妹妹需要你照顾。”林欣儿怪腔怪调的开口:“就这么把人扔在家里,明知人家不舒服,还不赶紧早点回来看看。”

    一听林欣儿用话挤兑自己,钱景川心气儿就有些不顺了:“这是我妹妹,这也是我家,我怎么照看怎么管不需要林大小姐你来管吧?”

    林欣儿一见他如此不知好歹,气得不行。

    “哥!”钱小川见此赶忙道:“你别这样,方才我晕倒了,若不是林小姐发现了我,你怕是就看不见我了。”

    闻言钱景川一愣,扭头看向林欣儿,后者翻了个白眼:“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听她这么说钱景川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拉不下脸面道歉,就只能看着钱小川道:“小川,下次这种话就别说了,有哥在你不会有事的。”

    “你也就是光说说,动动嘴皮子能耐。”林欣儿放下药碗站起来:“行了,某人回来了那还有我什么事儿啊?我可不在这讨人嫌了,反正人家也不记得我的功劳。”

    “林小姐……”钱小川歉意的看着林欣儿。

    后者替她掖了掖被角,柔声道:“你好生在家休息,等明天某人不在家了,我再来看你。”

    说完林欣儿又瞪了一眼钱景川,快步离开了房间。

    “哥,你快去追啊。”钱小川有些急了:这次多亏了林小姐,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人家一个千金大小姐都能不跟你计较,你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别扭的?!”

    听到自家妹妹这么说钱景川也觉得有道理,就转身追了出去:“林小姐你稍等一下。”

    走到门口的林欣儿听到他叫住了自己便停下脚步,抿了抿嘴。

    “林小姐……”钱景川局促不安地走到林欣儿的面前,后者白了他一眼,把头扭到一旁不看他:“还有什么事儿吗?钱大人不会是心气儿不顺还想把我叫住教训我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钱景川有些尴尬:“我,我想拦住你,跟你说声谢谢……”

    闻言林欣儿瞪了他一眼,不自然的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还有,还有……”钱景川低下头,磕磕绊绊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有什么啊?”林欣儿一见他跟个闷葫芦似的,三脚踹不出来一个屁,又好气又好笑:“你个大男人说话能不能别磨磨唧唧的?你要是再不说我可走啦。”

    说完作势就要走,见此钱景川一惊,立刻拦下了她:“还有对不起。”

    一听他跟自己说了对不起林欣儿先是一顿,本来还有些生气的面容此刻反倒多出了一丝笑意:“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你不是觉得我们有钱人没有人性吗?”

    “不是林小姐,我这人嘴笨,我知道我那天说的话伤到了你,我也知道你是好心,是我好心当做驴肝肺,狗咬吕洞宾了,你就别跟我一般计较了。”

    “你还知道你是狗啊!”林欣儿瞪了他一眼:“你

    这只傻狗,本小姐什么时候对一个人这么好过?你是第一个,你应该觉得感激,结果你可倒好。”

    “对不起啊,林小姐。”

    “算了算了,本小姐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人。”林欣儿一挥手:“不跟你一般计较了,只不过没有下次了啊,你下次要是再冲我发脾气,我就叫人打断你的狗腿。”

    “好:”钱景川笑了笑。

    “行啦,你赶紧回去陪妹妹吧,我走啦,你妹妹的身体大夫说了,要好好休养,你多照顾她一下。”林欣儿看着钱景川叮嘱:“以后白天你没时间了,我没事的时候也可以过来陪陪小川。”

    “这多不好,林小姐这……”

    “你不用想着拒绝我,我不是为了你。”林欣儿没有好气儿的看着他:“我是喜欢小川,以才来找她的,要换作是你,我才不愿意来呢。”

    闻言钱景川一下就笑了,也不再推脱,只是点了点头:“好,那多谢林小姐了。”

    “傻狗!”林欣儿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便抬脚离去。

    看着走远的人,钱景川此刻都不知道自己的神色究竟有多么的温柔。

    他真是没想到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竟然会这么善良,而且这么好相处,虽然平日里说的话有些难听,但是依然抵不住她善良的本意。

    与此同时,月颢清跟沈摘星坐在糖果铺子斜对面儿的茶摊李盯梢。

    “这样盯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沈摘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等到其他人核实了其他糖果铺子是否有问题后,我们就能基本上锁定他是否有问题了。”

    “就光靠这一颗糖吗?”沈摘星撇了一眼桌上的糖:“万一要是卖这个糖的人不计其数该怎么办?”

    “不会。”月颢清摇头:“我看了这糖,不是我国境内的,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进过来的,那能卖这个糖的没有几个,有两个三个算是多的了。”

    说话期间他依然紧紧的盯着一瘸一拐,还在坚持卖货的康老板。

    “没想到你对糖这么有研究啊。”沈摘兴一听就乐了:“我小的时候都没吃过这样的糖,小的时候啊,我最喜欢吃糖了,可是我父皇……”

    闻言月颢清看向沈摘星,父皇?

    “可是我父亲。”沈摘星笑着改口:“怕我得蛀牙不让我吃,那时候年纪小啊,不让吃就哭啊,闹啊,最后闹得没办法了,我那几个哥哥姐姐就轮番去偷糖给我,一人偷一颗两颗的。”

    “后来被发现了,好一顿挨板子!”沈摘星笑了。

    或许是提到了家人的原因,他整个人都柔和的不像话,是月颢清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一时间不由得看愣了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