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御八方 > 第十七章:公主李语柔

第十七章:公主李语柔

    待那些士兵离开之后,男子这才缓缓转身,脸上的怒气稍有缓和,随后将地上仍是一脸惊愕的掌柜扶起。

    “没事吧?”那男子将掌柜的扶起后开口问道。

    “没...没事,多谢大人出手相救。”掌柜的此时连忙弯腰拜谢,不敢有半点怠慢,毕竟能凭一个令牌就将那平时嚣张跋扈的胡权吓得屁滚尿流,眼前这男子想来也定不会是普通人,这点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男子点了点头,不再多语,随后转身回到了角落的桌子处,恭敬地俯下身,来似是在听那女子说些什么。

    随后二人起身往林炜方向走来。

    “你刚刚为何阻止同伴出手相救?”女子凝视林炜,略带愠色地率先发问道。

    只见林炜拿起手中的茶水轻抿一口,不慌不忙地说道,“既然知道有人会出手相救,那我们何必要出这个风头,节外生枝呢。”

    “你!”那女子闻言愠色不减,黛眉紧锁,“若是我们不提前出手,凭你们相隔那么远,就有把握能在刀下救人?”

    “那我自有我的方法,定不会让他受伤分毫。”林炜握着茶杯,不卑不亢地说道。

    女子闻言一怔,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回应。

    好一个自有办法!那魁梧的男子望着眼前的林炜,那说话间眉目中所带有的自信,若不是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定不可能说得出这番话来。

    而且在见到自己展现的实力和身份后,竟依然如此沉稳,此子果然不简单,他心中暗自叹道。

    “阁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敢问尊姓大名,师从何处?”那男子望着林炜开口道。

    林炜抬头望向男人,不改神色地说道,“在问别人来历之前,难道不该先行自我介绍一下么?”

    男子闻言脸色稍有不悦,片刻后还是开口回答,“在下是帝都军队的副统领黄启,旁边这位是我家小主人,真实的身份不便多说,望阁下见谅。”

    林炜闻言心中略有震惊,他知道眼前二人身份定然不凡,但却没想到他们竟是来自帝都,难怪那胡权见了令牌如此慌乱。

    这帝都的将领竟还称那女子为主人,想来这女子身份更是不简单。

    但林炜神色却依旧保持如初,淡定自若地开口道,“原来是帝都来的将军,失敬,在下圣武门,林炜,旁边二人皆是我的同门师兄弟。”

    那林天泽和陈禹在得知二人身份之时,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偏远的小城中遇到帝都的显贵,在林炜介绍他们之时才反应过来抱拳点头示意。

    “圣武门?”那二人闻言却是一惊,就连那一直处事不惊的女子也是瞬间激动了起来。

    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极力掩饰住内心的激动问道,“你是说,你们是来自那圣泽山上的圣武门?”

    这下换成林炜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不明白为何刚刚还如此淡定自若的二人在听到他们来自圣武门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正是,不知有什么问题吗?”林炜不解地问道。

    “不瞒几位,我们此行而来的目的,正是为了上那圣武门去拜见那三位阁主,不知几位可否代为引荐。”在听闻几人是圣武门的人后,那女子顿时不再那么地冷若冰霜,说话间渐渐开始热络起来。

    林炜闻言一怔,随后开口道,“不知几位上我门派寻三位阁主有何贵干?”

    那二人闻言后先是一顿,随后对望了一眼,女子轻咬嘴唇,似是在做什么决定一般。

    “不瞒几位,其实我乃当朝公主李语柔,而黄统领,实则是帝都禁军的副统领,我们此番出行就是为了寻求能人相助,帮助朝廷攘外安内的。”女子望着三人最终还是决定开口回答。

    “公主?禁军统领?”林炜眉头一挑,这番回答确实是让他大吃一惊,原以为那女子身份高贵,但最多只是帝都的高官子弟,却不想有如此大的来头。

    而林天泽陈禹二人,此时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初次下山进城,就遇到了当朝的公主还活脱脱地站在自己跟前,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那女子对众人的反应并不在意,自顾自地继续说道,“相信几位也有所耳闻,自从父皇过世后,皇位便传到我那年幼的弟弟手上,但我那弟弟年纪尚幼,朝中的大臣又心怀各异,能用之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对外还有野心勃勃反叛的诸侯国,现在这个国家已然是灭亡的边缘,所以我这才和黄统领一同外出寻求能人来拯救这个国家。”

    林炜听闻后迟疑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公主殿下能有这番救国之心令我等十分钦佩,但恐怕你们这次是要无功而返了。”

    李语柔闻言后显得有些错愕,“此话怎讲?”

    林炜看着那李语柔缓缓开口道,“以我对师父和掌门的了解,他们定然是不会选择下山插手这些事情,否则也不会让我们来下山走这一趟了。”

    “师父?你是那三位阁主的亲传弟子?”李语柔吃惊地望着林炜说道。

    “他不仅是望月阁主林曦的亲传弟子,更是我们新选举出来的首席大师兄。”林天泽此时也是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开口说道。

    本已有些失望的李语柔,在听到此话后再次燃起一丝希望,“那几位可否愿意帮我我们一起肃清乱党,以振朝纲?”

    林炜望着那女子急切的眼神,摇了摇头,“抱歉,恐怕又要让你失望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遵师命下山除妖的,对于朝廷之事,恐是爱莫能助了。”

    李语柔听闻后心中有所不悦,随即开口道,“如今这国内上下的百姓如同生活在炼狱之中,每日都遭受着战争的迫害,你有着一身本领,却不想保家卫国?就忍心见这国家被肆意践踏吗?”

    林炜闻言内心虽有所触动,但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淡然的神色,“抱歉,师命难违,况且这国家的事也不是我几人能够左右的。”

    女子闻言后眼睛里的光瞬间黯然了下来,片刻后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神态,望着林炜淡然地说道,“既是如此,我们也不会强人所难,不过几位现在身处洛城,看着这洛城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间,难道也要视而不管吗?”

    “若是公主殿下有办法令这百姓从此脱离苦海,而不是转瞬即逝的片刻安宁,我等也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林炜此时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说道,

    林炜这番回答却是让李语柔略感意外,她本以为林炜依旧还是会拒绝的,没想到竟答应得如此爽快。“放心吧,少侠只需明日巳时与我在东面城门口处会面,再一同前往那洛城城主府便是。”

    “你是想我们直接攻破那城主府?”林炜沉吟片刻后说道。

    “那于修风作恶多年,肆意欺压平民百姓,罪大恶极,若他愿听我之令卸任交出兵权,那便可饶他一命,就怕他仗着自己远离帝都,欺我势力单薄意图谋反,那就只能以武力拿下了,少侠若是不愿,也不强求,我和黄统领二人前往便是。”李语柔此时再次变回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说道。

    “那就明日不见不散了,林某还有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林炜听闻后也不多言,直接简单明了地答应,随后便欲起身离开。

    “那就先谢过几位少侠了。”李语柔一怔,随后轻轻颔首说道。

    林炜点头示意随后与二人一同离开了客栈。

    “小炜,我不太明白,你为何不愿相助朝廷,又愿助她去对付这于修风呢。”出门后林天泽赶忙问道。

    “这朝廷之事其中的门道太过复杂,你我对此皆不清楚,而那公主我们对她了解也是少之又少,全凭她所说的一面之词,谁又能保证她是不是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为了国家百姓,若是她另有所图那我们岂不成了罪人?况且我们此次下山本就应遵掌门和师父之命降妖除魔,避免节外生枝。”

    林炜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答应助她除这于修风,一来这洛城百姓确实饱受他的欺凌这是我们亲眼所见的,二来我们此时身在洛城助她只是举手之劳,又能帮百姓脱离苦海,何乐而不为,况且即便情况有所不对,对付他们我们至少也可以全身而退。”

    “原来是这样,还是你想的周到。”林天泽恍然大悟道。

    客栈内,女子此时仍是心有不满,“黄统领,你说怎会有如此之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可他有着一身的本领却丝毫不为其所动容。”

    那黄启思索片刻后回答,“末将以为林少侠并非是那无情无义之人,否则也不会答应相助我们去对付那于修风,我想或许是他对我们依旧心存顾虑吧,等明日除掉那恶贼,或许他就会有所改观。”

    “但愿如此吧。”李语柔黛眉轻皱说道。

    ...

    洛城城主府内。

    “你说什么?禁军统领的令牌?你可看清楚了?”于修风听完胡权的话后,震惊不已,遂即起身后说道。

    “正是,末将不敢有半点假话,我确实亲眼所见,那男子后面还坐着一位年轻的姑娘,正是他所提到的主人。”胡权跪在于修风面前,握着断手,顾不上疼痛赶忙说道,而他头上的冷汗正不断地滴落下来。

    “帝都的人跑到我这来做什么?莫不是想降罪于我?”于修风托着下巴思索后说道。

    片刻后只见他眼神一变,从中透露出了一股杀气,随后对着胡权和一旁站着的李墨说道,“他们若只是路过来访,那便好好伺候着,若是想来问罪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即便是杀了他们,那又如何?得让他们知道知道,这洛城是谁说了算。”话罢,他用力一拍身前的桌子。

    “是!末将明白!”那胡权李墨二人赶忙应答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