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御八方 > 第十三章:玄土戒

第十三章:玄土戒

    陈禹望向已完全坍塌的洞穴冒出一阵冷汗,“倘若我们再晚些出来,怕是跟那鼠妖一同埋在地底了。”

    不等二人回应,林天泽忽然感觉背上的老者有了动静。

    “你们...是什么人?我这是在哪里?”老人缓缓道,此刻的他依旧是无比地虚弱。

    林天泽闻言缓缓将老人放下,将其靠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

    “村长,是我啊,天泽,我跟我师父之前每次下山都是借宿您家的,您还记得吗?”

    “天泽?”老人望着林天泽的样貌陷入了沉思,片刻后终于是有了印象,“我想起来了,你是同林大侠一齐下山的那个小娃娃!”老人激动地握住了林天泽的手,但随后眼神开始在四处不断张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林大侠呢,这次没跟你一同前来吗,还有那鼠妖呢。”说起那鼠妖老人便不禁打了个哆嗦。

    “鼠妖已被我们除掉了,这是我们的大师兄林炜,还有师弟陈禹,村长您放心吧。”林天泽赶忙安慰道。

    老人瞬间松了一口气,随后再次抓紧林天泽的双手,“那我那些个村民可还有活着的?他们现在身在何处。”老人焦急地问道。

    三人顿时陷入了沉默,缓缓望向了那已然倒塌的山洞。

    老人顺着目光望去,随后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一般瘫软下来,不敢置信道,“一个村,近百条人命,就只剩我一人了?”

    众人不语,谁也不忍心开口将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身前这可怜的老人,老人见状已然是心知肚明,随即望着那山洞的方向眼泪夺眶而出。

    “老人家您节哀,要保重身体,您现在的身子还很虚弱。”林炜试图劝慰老人道。

    老人摇了摇头,一阵风来,吹过他头顶的银丝,眼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两道深深泪痕,让本就苍老的他此时又多添了几分沧桑。

    “身子,我要这身子有何用,我这都已一大把年纪了,死了便是死了,可惜了我那村中的壮年幼儿。”老人声泪俱下道。

    “若不是那鼠妖嫌我年迈体内精力稀缺,迟迟没有对我下手,我倒是宁愿和我那村民一同葬身于这洞穴之中!”老人悲愤地说道。

    三人此刻看着老人内心也是无比难受,却不知如何开口,随后只见老人撑着大石头缓缓起身,林天泽见状赶忙上前搀扶。

    只见老人不断从地上拾起石头,再将石头堆在洞穴不远处。

    “老人家,您这是在做什么?”陈禹不解道。

    “人死了,我连他们的尸骨都无法带出来,为他们树一处墓总好过什么都不做,至少也能让他们有个归宿。”老人边流着泪边开口说道。

    众人听闻后也赶忙与老人一同为这些个村民堆建一座石头空坟,祭奠这些遭受无妄之灾的可怜人。

    在三人的帮助下,不一会功夫那石头墓便堆建好了,只是此时却还少了一个墓碑,林炜将眼神望向旁边的大石头,随后挥出一剑,接着以剑为笔在石头上刻出“王家村众村民之墓”的字样。

    再将此墓碑树立在坟墓之上,老人跪倒在地,直视着那座无人的空坟,对三人缓缓开口,“老夫在此先谢过三位少侠了。”

    随后便闭口不再多言,一直凝视着身前的墓碑,几人也不敢多劝,便是静静地陪伴着老人坐在他的身旁。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夕阳西下之时,老人才缓缓起身,林天泽也赶忙将他扶起。

    “几位少侠经此一战想来早已疲惫不已,是老夫的过错,让几位在此相陪那么久,如不嫌弃,先到寒舍歇息吃个便饭吧。”老人带着虚弱的语气说道,眼神中依旧是难掩悲伤。

    “那就打扰了。”几个此时也是不敢让老人独自离去,担心其想不开做出过激的举动。

    在落日的伴随下,几人缓缓走回了如今已是空无一人的村庄,在到达村门口时,老人驻足凝望了许久,往日村中热闹的情形仍是历历在目,村民们的音容仿佛还在耳畔。

    随着一阵寒风的吹过,老人这才回过了神,默默接受着村中仅剩他一人的事实,“走吧,抱歉,刚刚又走神了。”老人摇了摇头,继续向前带着众人回到了家中。

    ...

    夜深,吃过饭后三人聚在村长家的一个房间之中,陈禹耐不住好奇率先发问道:“师兄,那玄土戒究竟是何物,为何你们说的如此玄乎?”

    林炜闻言后随即将戒指从乾坤袋中取出,只见这戒指从外表看来朴实无华,表面呈银灰色,除了在上方用古文字撰写着一个“土”字以外,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但只要你轻握手中便能感受到其不断涌出的力量。

    林炜望着戒指缓缓说道,“传说中在这个世界上散落着五枚蕴含着神力的戒指,分别是玄风戒,玄火戒,玄雷戒,玄雨戒以及玄土戒,这五种戒指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据说得此戒者只要利用其进行修行,便可快速提升自身的修为并且可以获得其蕴含的神力,天阶武者甚至可以直接运用其的自然之力。”

    “就拿这个玄土戒来说吧,据说只要将戒指滴血认主后,便可让自身的体魄得到巨大提升,修至大成甚至可刀枪不入,若是天阶武者还可以使用其“土”之力。”林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这戒指真有这么厉害?”陈禹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这平平无奇的戒指,不可置信道。

    “怎么没有?我们今日所战的鼠妖,本未至妖王境界,但就因为他有此戒,其身体的坚硬程度甚至要更甚于妖王,这正是玄土戒的威力所在。”林天泽回答道。

    “只是没想到这传说中的宝物竟会落到那鼠妖手中,若是让其修至妖王,免不了一方的生灵涂炭。”

    随后林炜望着眼前这件宝物,沉思片刻后说道,“你们说这玄土戒应当如何处置?”

    “自然是归你所有”二人异口同声回答。

    此番回答倒是让林炜始料未及,“这是为何?这戒指是我们三人共同得来,即便是为我们所用也不该直接落在我的身上。”

    “我们三人中你的天赋和实力都是最强的,由你所有这是无可厚非的,与其让我们的实力稍有提升,倒不如让你的实力更进一步,万一下次遇到比这次更棘手的敌人我们也不至于毫无胜算。”林天泽抢着答道。

    “正是如此,师兄你就不要推脱了。”陈禹也附和道。

    听闻此言,林炜也是想起了今日几人的遭遇,倘若不是陈禹及时赶到,他们便要全军覆没了,说到底都是因为自身的实力不足,若是下次再遇到更强的敌人不要说保护他人了,连自身都是难保。

    想到此处林炜便不再推脱,将戒指缓缓收下,“那我就先谢过大家对我的信任了,我今后修行定将全力以赴。”

    二人见林炜收下后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对了,我今日在用惊鸿剑之时竟还掉落出一本剑谱,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来不及查看。”

    林炜边说着边从袋中取出掉落的那本剑谱,众人在看到剑谱的封面时皆是漏出了震惊之色。

    “这是掌门的九霄剑法?”陈禹吃惊道。

    九霄剑法乃是林晨所创,此剑法有“开山”“断海”“裂空”三式,剑法以威力强大所闻名于世,本来只有逐日阁亲传弟子林羽一人所习得,如今剑谱却在林炜的手中。

    “大师伯怎么会把这剑谱藏于剑鞘之中?”林炜不解道。

    “定是想让你学后好驾驭那把惊鸿剑啊,这惊鸿剑是重剑,与你平时所使的不同,不修此剑法如何发挥其威力?平时那么聪明这时候你怎么糊涂了。”林天泽一巴掌拍到林炜的脑袋上。

    “可若是想让我习得,那日在大殿之上直接传我便是,何须多此一举?”林炜摸了摸头说道。

    “我想,掌门定是怕传出去引得其他弟子妒忌,对你心生不满吧。”陈禹试探地回答道。

    对啊,林炜恍然大悟,他本作为望月阁的亲传弟子得林曦真传习得其无影剑法便让众多弟子心生不满,如今又成为首席弟子,习得御剑决,并且手握神兵,虽是凭着自己本事比武取胜,但目前却还未做出丝毫的成绩,初次下山便得如此多功法,难免引人妒忌不满。

    “还是大师伯心思细腻啊”林炜不禁感叹道。

    “好了,夜也深了,都早些歇息吧,你慢慢研究这戒指和剑法,我们先回去休息了。”林天泽和陈禹也随即离开了房间,毕竟这留给林炜的剑谱,还是留他独自钻研的好。

    在二人离去后,林炜也是将玄土戒再次取出,随后将指尖划破后滴入一滴鲜血再将其戴入指中。

    只见那戒指瞬间变亮起一阵光芒,片刻后又归于平常,而林炜此时却是感受到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注入体内。

    此夜林炜一夜无眠,不断对剑谱和玄土戒进行参透、修炼,此时的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因为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有保护他人的资本,才不会辜负这么多信任他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