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御八方 > 第三章:“废物少年”技惊四座

第三章:“废物少年”技惊四座

    “小子们,你们仨谁先来啊。”林暮看着三名亲传弟子道。

    “师叔,我年纪最大我先来吧。”林羽道。只见他走到混沌石前,轻描淡写般将内劲注入,随着混沌石的轻微抖动,缓缓出现了蓝色的亮光,随即出现了五条横线。

    “灵阶五级!居然是灵阶五级!”底下的众弟子忍不住惊呼道。

    “怎么会呢,只是听闻他强,可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强到如此地步。”徐冲瞪大着双眼,难以置信道。

    要知道世上可迈入地阶和天阶的武者只有寥寥数人,作为最强的门派也仅有林曦和林晨是迈入天阶的门槛,即便是飞星阁阁主也只达到了地阶的五级,而林羽如此年轻便已达到灵阶五级,相当于半只脚已迈入地阶的门槛,如此恐怖的天赋实在是令人感到震惊。

    林羽缓缓将内劲回收,走下阶梯退回到掌门身后,而这一切除外门弟子外,掌门等人都并未作出过多的表现,像是意料之中一般。

    台下的徐冲却是半天没有缓过神来,原以为自己这次首席之争还有一些机会,说不定能侥幸胜出,结果现实却像是给了他两记耳光让他知道了自己与真正天才之间的差距。

    “罢了,本来胜算也不高,不过至少可以有机会狠狠的羞辱一下林炜那个废物,可以让我狠出一下那么多年的怨气也算不错。”徐冲说道。

    “是啊是啊,徐师兄等着看好戏吧,待会就要轮到那个废物了。”胖弟子接道。

    “小师弟接下来我先来吧。”林天泽看着林炜道。

    “师兄请。”

    随后林天泽走向混沌石,将内劲倾注,片刻混沌石同样泛起蓝光,只不过这次只出现了两条横线。

    “嘶......”台阶下众弟子又是一片震惊,“又是一个灵阶,果然亲传弟子都是怪物啊。”

    接连出现的两名灵阶弟子让刚刚还被众人追捧的徐冲黯然失色,使得他也更加迫切想看到林炜的出丑。

    “小师弟到你了,别紧张,让我看看最近你进步到什么地步了。”从台阶上下来的林天泽说道。

    林炜对着他笑了一下,随即也朝混沌石走去。

    “快看,来了,这就是那望月阁的亲传弟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无声无息,这次终于能知道他是什么水平了。”

    “还用问吗,定然和传闻说的那样毫无天赋,说不定武阶都没筑成,不然怎么会不敢见人呢。”底下的弟子已经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终于到了,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等着被我们狠狠的羞辱吧。”徐冲冷冷道,嘴角已经忍不住的上扬起来。

    只见林炜右手抬起,眼神变得专注,随后将体内内劲运出注入,玄武石随即又是一阵抖动,似乎对其产生了共鸣,片刻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蓝光乍现,紧接着出现了三根横线。

    “灵,灵阶...怎么可能,他不是个废物吗?”胖弟子张大着嘴巴不可置信道。

    刚刚还是一脸戏谑的神情,准备对林炜进行嘲讽的徐冲更是整个人如遭雷击,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瞪大着双眼好像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一般。

    台下的弟子更是一片哗然,本来被传为门派中最废弟子,靠着运气进入内门的林炜,居然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给嘲讽他的人一记耳光。

    “这哪是什么废物啊,十六岁迈入灵阶三级,这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弟子惊叹道。

    不仅仅是台下的弟子,即便是连台上的人也惊讶不已,刚刚还仿佛置身事外的林羽神色也起了变化,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这让他在一瞬间觉得陌生的小师弟。

    即便是被誉为天才的他也是在二十岁时才迈入灵阶,可林炜仅仅十六岁便达到了灵阶三级这是何等高的天赋啊。

    就连掌门林晨也盯着林炜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林暮更是忍不住感叹道:“好一个灵阶三级,二师兄恭喜你啊,你这弟子天赋可是不一般啊,这几年进步了这么多让我可是大吃一惊。”

    林曦依然保持着他那副惯有的表情:“还行吧,师弟的弟子也不遑多让啊。”

    待林炜回来后林天泽早已按捺不住走向前去一把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开心的说道:“可以啊小师弟,这么久没跟你切磋进步这么多,连我都瞒着呢。”

    “师命难违,师命难违,我师父的那个性格你是知道的。”林炜瞥了一眼林曦后小声说道。

    “本次的测试已经结束,入选初试的弟子有飞星阁何旭,望月阁徐冲,林炜以及逐日阁陈禹,你们都上前来抽签挑选各自的初试对手,稍作准备后就进行初试。”林暮道。

    话音落下后被点名的弟子都向前走去,除了徐冲还在刚刚的震惊中无法释怀,呆在原地,“徐师兄,该你上去了,徐师兄。”胖弟子赶忙推了一把徐冲。

    徐冲这才反应过来机械似的走上前去将抽签的纸条拿下后回到原地,竟忘记了打开。

    “徐师兄快看看,你的对手是谁?”胖弟子再次提醒道,徐冲缓缓将手中的纸条打开,上面赫然写着林炜的名字。

    这曾经也是他最希望对战的对手,是他曾无数次幻想如何将其踩在脚下羞辱的人,可经过刚刚的测试竟一时间有了退缩之意。

    “师兄你别紧张啊,我觉着此事有诈,这林炜怎么看也不像是灵阶之人,你说会不会是阁主害怕颜面扫地所以用了什么办法让混沌石显示出虚假的实力?好让他顺利晋级下一轮然后让对手胆怯退出?”胖弟子低声道。

    “对啊,确实有可能,这林炜倘若有灵阶实力何以一直不敢在众弟子面前展现武力,定是你说的这样。”

    想到这里徐冲顿时有了信心,“不管他是用什么办法显现出这个武阶,初试可没有人能帮得了他,就让我在众弟子面前拆穿他,将他踩在脚底。”徐冲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狠狠地说道。

    “抽签结果出来了,第一场由徐冲对战林炜,第二场由何旭对战陈禹,现在都到大殿外的比武场去,准备片刻后便进行。”林暮说完后众弟子便随即移步到了比武场。

    待人都到齐后,林暮站在比武场中间用他那洪亮的声音宣读着规则“本次比武初试第一场由徐冲对战林炜,比武中倒地不起或被击出场外则被判负,亦可主动认输,对方认输后须及时停手,切勿伤人性命。”

    待林暮宣读完规则,徐冲和林炜便踏上比武台,只见徐冲对着林炜冷笑道:“准备好怎么输了么,还是说你直接求饶认输,这样面子上比较好看。”

    “快开始吧。”林炜内心毫无波澜地说道,对于徐冲的挑衅似乎丝毫没有在意。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蒙混过混沌石的测试,你就等着被我狠狠踩在脚下吧,我要告诉所有人该被选作亲传弟子的人是我!”徐冲怒道。

    说罢徐冲便拔剑而出,在一瞬间便出现在了林炜的跟前,“梨花剑雨。”只见他轻抖手腕,剑尖如同剑雨一般刺向林炜,在剑即将到达的时候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林炜被剑贯穿倒地求饶的场面。

    可是事情却没有朝他想象中发展,只见剑在到达林炜面前之时,他猛然睁开双眼,随后身形开始躲闪,以极快的速度和步伐左闪右避,虽是飞快的剑雨却不能伤其分毫。

    徐冲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嘴中喃喃道:“不可能,怎么会连碰到碰不到他。”

    而台下的众弟子也惊叹道:“好快的速度啊,原本徐冲剑法之快就已让我感到震惊,没想到林炜更快,就连衣角都没被碰到。”

    原本满怀信心想要一击必杀的徐冲,却被对手如此轻易的躲掉导致内心受到极大的冲击,不甘的他再次举剑刺去。

    不同的是林炜这次也动了起来,只见他右脚轻踏后只留下一道残影,徐冲只看见眼前剑光一闪,喉中一紧,在一刹那间仿佛掉进冰洞之中。

    而身前的林炜却早已没了踪影,等回过神只发现他站在了身后,右手执剑,出鞘之剑正是那把名为碧月的宝剑。

    “你输了。”林炜缓缓将剑收入剑鞘,背对着徐冲说道,而在收剑的瞬间徐冲喉间的衣扣也随即掉下。

    台下众弟子早已鸦雀无声,面面相觑,待林炜收剑的瞬间才回过神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好快的速度,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徐冲后面的。”一弟子说道。

    “那剑倘若再深入半分,徐冲恐怕小命都没了。”陈禹道。

    “不愧是灵阶的高手,剑法也同望月阁主一样,快如疾风,无影无踪。”何旭也跟着说道。

    只有那胖弟子还在不断揉着自己的双眼,迟迟不敢相信:“就这一回合徐师兄就输了?难道他真的是灵阶高手,不可能啊。”

    台上的徐冲也是久久没能缓过神来,只见他不断盯着自己喉间处掉落的衣扣。

    曾经的他无数次幻想过如何击溃林炜,如何当着众人之面羞辱他,殊不知自己却被别人在一回合间击败,毫无招架之力,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过往的愤怒,嫉恨以及不甘涌入心头,本已决出胜负应当认输的他握紧手中的剑,转身运起全身内劲,狠狠地刺向林炜后胸处。

    “小师弟,当心!”林天泽见状急忙喊道,身在远处的他却无法挡下这一剑。

    只见林炜背对着徐冲,淡定自若地将右手伸出,双指并拢一股强大的气劲凝聚在指尖,随后以指为剑,挡下了徐冲全力的一剑,随后向下一挥,一股剑气将徐冲连人带剑轰下比武台,手中的剑也随即变成两段。

    “以气化剑!”胖弟子再次震惊道。

    这是只有灵阶高级方可做出的本领,传闻之中修行到灵阶便可运气将内劲化为无形的兵器,此刻的他再也不敢怀疑林炜的武阶有假,躲在众弟子后面不敢出声。

    “同门师兄弟在胜负已分后居然还下此毒手,把这个卑鄙小人带下去,废掉其修为逐出师门。”林暮怒道。

    随后望月阁的传功师父便将瘫在地上的徐冲如同拖死狗一般拖走,而跟其走的亲近的弟子却丝毫不敢出声,内心只想尽快与其撇清关系。

    在片刻之后便是进行第二场比试,实力相差不大的二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角逐后,逐日阁的陈禹以微弱的优势取得胜利,随着陈禹的胜出最终首席之争的名额也已尘埃落定。

    “好了,本次初试结束,三日后再进行最后的首席终试,届时晋级的四人进行抽签依次进行比试。”林暮道。

    众人也在林暮的话音落下后依次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