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御八方 > 第一章:少年林炜

第一章:少年林炜

    时光飞逝,十六年亦是弹指一挥间,大衡朝泽旭一年,此年正是泽光皇帝因病去世,年幼太子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推上皇位的一年,名号泽旭皇帝。

    泽光年间末期本已是乱世动荡,各方诸侯皆起虎狼之心,起兵谋反,奈何泽光皇帝年事已高且朝中无可用之将,多处城池被打的拱手相如让。

    更不幸的是,乱世年间妖魔也趁机在各地作乱,朝中对外入侵的诸侯时已是焦头烂额,实在是分身乏术,根本无暇去镇压这些作乱的妖魔,因此百姓都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圣武门乃当今世上最强的门派,坐落在南境偏远之地的一座高山之中,此山名为圣泽山,此处远离人烟,方圆百里内平日里也不见有人经过。

    门派以降魔除妖为己任,与世无争,除平日里有妖魔霍乱人间会派弟子前往镇乱,其余时间门派上下皆是待在山门中修行。

    此山又由三个山峰组成,每座山峰都坐落着一个门阁,分别是以掌门林晨为阁主的逐日阁,林曦为阁主的望月阁以及林暮为阁主的飞星阁,每个阁主掌管着一座山峰。

    掌门林晨作为当世第一武者,其擅使一把巨剑,以剑气霸道而闻名,挥剑而下剑气纵横,有力拔山河之势,剑气所到之处无可匹敌;

    望月阁主林曦擅使双剑,以剑法多变且速度极快而闻名,剑一出鞘,只见其寒光所至,剑如残影,应敌之人向来连剑影都没看清就被击溃;

    飞星阁主林暮则是擅使一杆银枪,枪出如游龙,划破长空势如惊雷;他们三人皆是当世修行大成者,因此也有不少人因仰慕而拜入门下,望能得其真传。

    但门派收徒极为严格,每个阁内只有一名亲传弟子作为内门弟子接受阁主的亲传,剩下的弟子则为外门弟子,由每个阁中的传功师父代为传授武学。

    大殿之上,三位阁主齐聚于此,只见一向大大咧咧的林暮也收起了他那玩世不恭的态度,眉间紧锁,“乱世之中妖魔作祟,百姓民不聊生,不知二位师弟对此有何看法?”林晨看着两位师弟问道。

    “依我看,师兄不如让我带领众弟子下山,不出半年便可将他们都收拾干净。”林暮道。

    林晨不予回应,转头看向依旧低头不愿多言的二师弟林曦,“二师弟可有见解,不妨也说说看。”

    林曦缓缓抬起头,“并非是我不认同师弟的提议,但天下妖魔如同野草,除是除不尽的,镇压地了一次却还会有第二第三次,你我三人皆已迈入暮年,倘若每次都由我们出面待我们归西后又由谁来解决呢。”

    “那总不能就这样任由妖魔作祟啊。”林暮道。

    “师弟既有此番顾虑,是否有可行之策?”林晨接着问道。

    林曦顿了片刻,“不妨在门派之中举行首席弟子的选拔,通过比试,从各精英弟子中挑选出最优异的人选,让其担任门派首席弟子,带领众弟子下山除魔卫道,一来可让他们进行历练,二来我们年事已高,也是对其是否能胜任下一届掌门的考核,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我觉得可行,师兄还是你想的周到啊。”林暮摸着下巴须髯说道。

    “我也觉得可行,就依师弟所言吧,但门派弟子众多,逐一比试不太现实,首席之争的人选先定为各阁中的亲传弟子,另外以示公平,再从各阁的外门弟子中通过混沌石选出武阶最高的四名弟子进行比试,获胜者同各阁的亲传弟子进行角逐,胜出者即为首席弟子。”

    “是,就依师兄所言。”

    ......

    午后的阳光总是会让人不觉间慵懒起来,门派某个练功场的几位弟子围坐在一起,趁着师父不在的空档偷起了懒闲聊起来。

    “听说了吗,宗门要开始选举首席大师兄了”

    “听说了,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只有各阁主的内门亲传弟子才有资格去竞选吧,想来应该也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林羽当选了,他七岁时便被掌门挑选中成为亲传弟子,得掌门亲传十八载,而且被誉为百年难遇到习武天才呢。”

    “林暮阁主的弟子也不错啊,虽贵为亲传弟子,却没有丝毫的架子,和众师兄弟都能打成一片,武学造诣也好。”

    “林天泽师兄确实人很好,但是总感觉他志不在此,就和三师叔一样,做什么都与世无争,我还是比较看好林羽师兄多一些。”

    “林曦阁主就比较惨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弟子,后面听说十六年前捡到一名弃婴便作为亲传弟子收入门中,没想到十六年过去了,一点他的声息都没有,整天躲在望月阁后面的小山峰修行,多半是连武阶都未筑成”

    “我觉得也是,不然怎么会连一点他的传闻都没听说过,多半是林曦阁主怕丢人吧”

    “你们几个不好好练功,躲在这里嚼舌根,是不是都觉得自己练的很好了,来让我看看你们练的什么”不知何时,几个弟子的传功师父早已站在他们身后,怒目圆睁的盯着他们。

    “不要啊,师父,我们知道错了......”不等接下来的话语,门外只能依稀听见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而他们口中的窝在山峰十六年毫无音讯的便是林曦的亲传弟子林炜,此时的他正和那些外门弟子一样偷着懒,躺在大树树荫下的草坪上,双手交叉的放在脑后,哼着小曲,一副悠哉的样子。

    少年的脸庞被树荫所遮挡,但依稀可以看出那俊俏的脸庞,身着一身白衣与他白皙的皮肤相呼应,如剑的般的眉毛以及一双有着乌黑瞳孔的眼睛散发出少年的灵气,俊挺的鼻子和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处处都体现出少年的俊美。

    但就是这样俊俏的外表,很难让人将他和习武之人联系在一起。

    “你又在偷懒了?”同少年一样身着一袭白衣的男子,正是望月阁的阁主林曦,他缓缓的走向少年的身旁。

    少年像弹簧一般迅速起身,对他眼前的师父,可不敢有半点懒散,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毕恭毕敬地站在师父的面前,低下头:“师父,今日您交代的修行徒儿已经完成了,所以想着休息片刻再向您复命。”

    男人摇了摇头,望向少年的眼睛掩盖不住对其的宠溺,若是旁人看到定是会大吃一惊,从来不苟言笑的望月阁阁主竟然也会有流露出如此神情的时候。

    “罢了,你把为师今日让你练得剑术练来看看。”

    少年得命后右手将身后的佩剑取下,左手握住剑鞘,身体轻伏,眼睛先是紧闭,忽然睁开双眼,眼神如剑,正视前方那棵大树。

    刹那间少年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气势如虹,只见他右脚轻踏,整个人便以流星般的速度向前飞去,电光火石间剑已出鞘,速度之快让人根本看不清剑是何时拔出,手中的利剑在少年的挥动下只见残影,眨眼间功夫少年却已站在了大树后方。

    在将剑收入剑鞘的一瞬间,一股剑气从后方直击大树,只听见“嚓嚓嚓”的声响,在剑气击中大树的同时前方的树干多了数十道剑痕,参天的大树在一瞬间便四分五裂后轰然倒地。而少年也在大树倒地的一瞬间收起了那凌厉的气势,眼神逐渐温和。

    “还不错,算是达到为师的要求了,小炜,几日后的首席之争你准备好了么?”

    少年抬头望向师父,眼神坚定:“师父放心吧,您教导徒儿多年,我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为师这么多年来,从未让你在他人面前展露过武力,其一是害怕你骄傲自满而迷失本心,其二便是因为为师一生与世无争,不爱出风头,也希望你可以收敛自身,避免锋芒毕露。”

    “而此次每个阁门都会派出自己的亲传弟子,便是可以让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也是对你这么多年来习武的一个考核,但需切记,胜负并非关键,不可因取胜而迷失本心,要记住你的剑是用来保护他人的。”

    “弟子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定不会让师傅失望。”

    “对了,这两把剑就赠予你吧,我想现在的你比我更适合它。”林曦将身后斜背的两把佩剑丢给少年。

    林炜伸手接下,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手中的双剑。

    只见剑身身长三尺,两把剑的剑鞘皆是由玄铁打造,外表朴素,一把剑鞘上雕刻着一轮弯月,而另一把则是雕刻着一轮太阳。

    从外表上看与寻常的剑无异,可当剑出鞘之时便可惊艳世人,刻着弯月的剑名为“碧月”,剑身通体为银白色,此剑出鞘之时不等旁人靠近便可感受寒气逼人,身旁的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刻被冻结,剑气剑锋伤人之时犹如被玄冰冻结。

    而刻着太阳的剑名为“残阳”,此剑剑身为朱红色,与碧月相反,剑身所带的炎气在接触的瞬间便可让人感觉犹如烈焰灼身。

    圣武门有神兵三件,分别为林晨所有的巨剑“惊鸿”,林曦所有的双剑“碧月”“残阳”以及林暮所有的银枪“游龙”。而此时林曦所赠之剑便是其所有的两把宝剑。

    “师父,这不是您的佩剑吗?”

    “现在的你比我更需要他们,希望你可以好好利用。”

    林炜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应,接剑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心中难以平复激动之情,同为剑客又有谁不爱此等宝剑呢,而如今师父将自己的佩剑所托,是赠予,更是一份传承。

    “还有一件事便是此次的首席之争我与师兄和师弟商量过,考虑到公平问题,且想勘察一下外门弟子中是否有极具天赋之人,我们决定让外门弟子先进行比试,从中角逐出一位最强的弟子与你们三人进行对决。”林曦道。

    “即是如此,弟子有一想法,一来弟子从未与他人比试,亦不知自己的深浅,二来师父收我为亲传弟子之事底下众多外门弟子都心有不满,不妨让我也同众外门弟子一般进行比试,再从其中取得首席的竞争资格”林炜道。

    “如此也好,难得你有这种想法,为师稍后会帮你跟掌门师兄说明,你先去休息吧。”

    “是,师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