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员黑化:反派他想金屋藏娇 > 第19章 赏荷诗会

第19章 赏荷诗会

    “小姐,那二夫人送这身衣服怎么办?”

    “带着吧,兴许明天会排上用场。多为我备身衣服,这出面在外难免有什么意外。”

    闺阁中的女子闲的无事总能生事,苏小幂宫廷剧也看得多,这些女人凑一块准没什么好事。

    “小姐想得真周到。”

    苏小幂淡然一笑,“那是我过去太单纯了。”

    翠儿看着苏小幂,“小姐和以前真不一样了!我更喜欢小姐现在这样子呢。”

    苏小幂拿着剪刀又改了两套衣服。

    直到子时才收拾妥当,睡了一宿。

    天刚亮,镇国公府大门外,已经停了两撵软轿。丫鬟老妈子已经将要带的物品放到马车上面。

    柳氏拉着穿戴得亭亭玉立的苏南月已经等候在门口处。

    “派人去催催,这大小姐和四小姐怎么还不出来。”柳氏有点不耐烦地朝里张望。

    “娘,大姐姐一向爱睡懒觉,估计是睡过头了。这么重要的日子,她都能睡得着?”

    苏南月娇声说道。

    “耽误了她不打紧,反正她也是没人要的烂货。”柳氏小声唾骂道。

    苏南月今天穿了一身杏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头上带着嵌红宝石蝶恋花簪。

    苏南月长得比苏庆雪更胜一筹,樱桃红小嘴,精巧的瓜子脸,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柳叶眉,水灵清秀,标准的江南小家碧玉的样子。

    这身裙子裁剪得当,苏南月显得娇俏又雅致。

    这是柳氏为苏南月精心打扮得,希望她在赏荷诗会上崭露头角出出风头,获得皇子青睐。

    苏小幂住的小院在采月阁,因为院子里有一个人造池塘而得名,佛铃花就在池塘边,月亮落入水中,仿佛伸手可采一样。

    翠儿正在为苏小幂梳妆,今天要面见宫里娘娘,装扮自然不能马虎。

    “小姐,今天我为你梳一个好看的飞仙髻,再配上粉色和白色发带,不需要任何步摇金钗,小姐真像画里走出来的仙女呢!”

    “翠儿这嘴怕是抹了蜜吧?”

    苏小幂看着铜镜中清纯的面容,肌肤如玉,容颜绝美,轻轻抿了下柔嫩的嘴唇,妙龄二八,她还是最美好的样子。

    现在的苏小幂体型微胖,凹凸有致,清纯性感,又不失妩媚,灵动中又带着少许俏皮。

    “小姐,我们走吧,二夫人又派人来催了。”

    “走吧!”

    翠儿挽着苏小幂来到大门口,苏若兮和苏南月已经站这里等候多时。

    “大姐姐,你这是打扮去约会呢?让我和四妹干等着这么久!”苏南月嘟着嘴嗔怒道。

    “三妹四妹久等了。二妹妹今天这衣服好漂亮,简直惊为天人呢!”苏小幂倒也没动气,反倒笑着夸赞苏南月。

    “那是自然,母亲亲自为我梳妆,能不漂亮吗?”苏南月傲娇地如同一只孔雀,得意地整理裙子。

    “若兮妹妹这双垂髻也不错,这精美的粉色绒花,点缀得恰到好处。”苏小幂帮着轻轻整理了一下苏若兮的头发。

    “谢谢大姐姐夸赞,大姐姐才是我们家最亮眼的风景呢!”苏若兮害羞地说道。

    苏若兮今年十四岁,是三姐妹中最温和胆小的一个。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哎,你们几个赶紧上软轿了喂,去晚了你们让宫里娘娘都等着你们?”柳氏急匆匆地催促着。

    两撵轿子,柳氏苏南月苏小幂翠儿坐一乘大的,

    “赶紧把面纱戴上,未出阁的女子得有规矩。这面纱不能摘,除了在诗会上娘娘命令摘,才可以摘,知道吗?”刘嬷嬷在一旁叮嘱道。

    “刘嬷嬷这话什么意思?”苏小幂突然问道。

    “这个呀?诗会上听说被娘娘选中的闺阁小姐,有机会和皇子殿下单独见面,娘娘这时候,会要求摘面纱看看。”苏若兮在一旁贴耳说道。

    “那我不用担心摘面纱了,反正我也不打算表演什么才艺,也不是去为了选夫君。”苏小幂轻松地说着,情不自禁地哼起小调。

    这话正巧被柳氏听见,“胡闹,大小姐你都被退婚多少次了?难不成你想在苏家当一辈子老姑娘?”

    “当一辈子老姑娘也比嫁了个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渣男强!”苏小幂反驳道。

    “你是暗指你二妹庆雪吗?还不是因为你,她才会嫁给秦夜枭。你妹妹替你吃了多少苦。”

    柳氏阴沉着脸,苏庆雪每每写信都是诉苦。

    秦夜枭整日花天酒地,不是去青楼,就是在府里和丫鬟厮混。喝醉了又三天两头打骂苏庆雪,柳氏把这事都怪在苏小幂身上。

    “姨娘这是哪里话,二妹嫁给秦夜枭,是她自愿的,况且,二妹已经五个月身孕,婚前背着我和秦公子混在一起了吧!”苏小幂冷冷地说道。

    “休得胡言乱语。这种话你可别在外人面前说起,好歹她是苏家人,你再怎么心里不舒坦,也要顾及苏家颜面。”柳氏冷冷地瞪了苏小幂一眼。

    “姨娘说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幂儿受教了!”

    “你说什么呢,小贱人!”

    柳氏站起来就要打苏小幂。软轿突然剧烈摇摆了一下,苏南月赶忙扶住柳氏。

    “夫人,小姐,到地方了!”刘嬷嬷在软轿外面喊道。

    “大姐姐,走着瞧,等我当了皇妃,看你还能得意多久。”苏南月扶着柳氏下了软轿。

    这赏荷诗会就在皇宫御花园天青池中间的水上长亭上举办。

    一望无际的荷花池,荷叶迎风摇曳,风中飘着淡淡荷香。

    柳氏带着三位小姐陆续抵达荷花池中间的长亭。

    见苏家几位小姐到来,众女眷窃窃私语,小声议论。

    “苏家三位小姐身份尊贵,除了四小姐是庶小姐,其他两位是正经的嫡小姐。”

    “哎哟,那被悔婚十次的是哪一位啊?”

    “去年诗会出洋相那个听说被赶出苏家了!”

    “你这消息不灵通吧,前些日子镇国公府又找回来了赶出门的小姐。”

    众女眷交头接耳,萧贵妃咳嗽了两声,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凉亭分两侧摆了长桌,管家小姐按照家中父亲官职高低依次落座。

    苏家三位小姐虽然戴着面纱,但是个个形容上看,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顿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萧忆晴坐在萧贵妃旁边,手中拿着一把琵琶。

    “姑姑,这就是镇国公府的小姐吗?”萧忆晴微笑着淡然看着从远处走来的苏家几人。

    “忆晴,今天你可得好好抓住机会,我们萧家这一辈属你最出色。可不能被镇国公府比下去了!听说他家三小姐苏南月长得倾国倾城,号称宣城第一美女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