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员黑化:反派他想金屋藏娇 > 第18章 请帖

第18章 请帖

    桌子上堆了一大堆各色鲜花,凌乱地摆放着,旁边有一个素白色的白瓷瓶。

    苏小幂正在摆弄插花,纤嫩白皙的小手,正拿着一把剪刀摆弄着花瓶里的鲜花。

    “小姐,宫里萧贵妃送来请帖,邀请咱家三位小姐参加赏荷诗会。柳夫人说,她刚刚传话来说她会带着你们三个一同参加。要你明日好好准备准备。”

    翠儿拿着一张精致封面画有荷花的描金请帖。

    “萧贵妃?我怎么记不清这个人?”苏小幂揉了揉脑袋,很多记忆都记不太清了。

    “当今陛下最宠爱的妃子,二皇子谢玉轩的生母!传闻萧贵妃曾经因为一只猫,砍了荣妃底下宫女的双手。姑娘你要小心着点。尽量不要犯在她手里,尤其是宫廷礼仪。”

    “可以不去吗?”

    苏小幂有点心惊,看来这萧贵妃也不是什么善类。

    “发了请帖的官家小姐都得去,萧家现在在朝中一手遮天,萧老丞相本就和我们家老爷不对头,这萧贵妃又极受恩宠。小姐若不去,会落下苏家傲慢的话柄。”

    “我不太喜这种应酬了。”

    “萧贵妃和荣妃是死对头,这两个主子咱最好都不沾边,得罪谁,讨好谁,都没好果子吃。小姐千万谨慎着点。”

    “荣妃娘娘我倒是记得,好像是九皇子的生母!”苏小幂寻着记忆,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九皇子帮过咱们。”

    “九皇子?怎么有这样的母亲?”

    “你没听说吗?九皇子小的时候,被萧贵妃不小心关在漆黑的库房,差点饿死!九皇子从那以后恐惧女人,还怕狭窄的密闭空间。”翠儿绘声绘色地说道。

    “这九皇子也够可怜的,生在阴谋诡计多端的后宫。咦,翠儿,你从哪里知道这么多八卦消息?”

    “刘嬷嬷的姐姐就是宫里的掌事女官,这些都是刘嬷嬷讲给我听的。”

    苏小幂想起去年赏荷诗会上出尽风头,不是才华出众,而是出丑,“草包”头衔就是那一日得来的。

    合着这些娘娘怎么想的?今年又请她,兴许是想看她出丑,给诗会增加笑点和恶俗的趣味性。

    毕竟苏小幂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人尽皆知。

    也就是那一日,荣妃撮合苏小幂和秦夜枭,乱点鸳鸯谱,才有了后来让秦夜枭羞辱苏小幂当众悔婚这一段。

    “这赏荷诗会是宫里一年一度最隆重的诗会,参加的都是达官显贵家的千金小姐,权臣家的公子少爷,最重要可能是娘娘们想为几个皇子物色皇子妃。姑娘,你这次可得好好打扮。兴许能挑个如意郎君呢!”翠儿兴奋地说着。

    “你家小姐只想专心搞事业,我才不喜欢什么谈情说爱呢!对了,翠儿,我交代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苏小幂埋头修建花枝,摆弄着插花,把一支洁白的玉兰花轻轻插在最中间,又点缀了一把白色的满天星。

    “回小姐,大婚那日宾客名单我已经从管家处帮你拿过来了,你是否过目?”翠儿手里拿着一本发霉的账册。

    “哦?拿给我看看。”

    苏小幂抬起头,煽动如同扇子一样长长的睫毛,清秀如雾的眸子,盯着手上的宾客名单。

    “那日能进入内院的,有宫里三位皇子和娘娘,还有尚书家秦公子,翰林院魏大人家长青公子,侍郎家小姐王钰涵,萧贵妃侄女萧忆晴,白家千金白嫣然。”翠儿站在苏小幂旁边轻声说道。

    苏小幂挨个看着这些名字,除了王玉涵和秦夜枭她见过,其他人她都不认识,正好借这次机会,接触一下这些人。

    “那日可曾盘问过这些人没有?”苏小幂看着手中密密麻麻的账册。

    “除了三位皇子,其他人匀矢口否认。她们互相作证,都说不知道。因为涉及皇家颜面,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夫人这案子就按照普通的家庭纠纷处理。”

    “真是荒唐!”

    苏小幂愤怒地把账册摔在桌子上。

    咚咚咚。

    “外面有人敲门!小姐,我去看看。”

    翠儿跑到院门处,柳氏的大丫鬟芝兰端着一身衣服站在门外。

    “翠儿妹妹,这是二夫人差我为大小姐送来的新衣裳,夫人说,大小姐明天务必打扮得体面,不能丢了镇国公府的颜面。”

    “知道了,谢谢芝兰姐。”翠儿端着衣服回屋。

    这是一套鹅黄色百花描金绣线织锦锻面百褶如意月裙。做工精致细腻,材质上乘,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贵重衣裳。

    苏小幂仔细检查了衣裳,发现衣裳竟然有浓郁槐花蜜的香味,甚至有点过分香了。

    她对槐花过敏,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小姐,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槐花香味吗?”

    “我现在不喜欢这个味道。”

    苏小幂突然想起大婚当日满身红疹子的事情,但是那次的香味和这次不一样,使用方法确倒是如出一辙。

    苏小幂不禁多留心了点。

    “这衣服怎么这么香啊?”

    “府里有衣服熏香的习惯呢!小姐。”

    苏小幂脖子上的金乌水晶吊坠突然亮了一下。一股清凉的气息袭来,苏小幂困意来袭,趴着书案上昏昏欲睡。

    苏小幂做了一个梦,在梦中,苏小幂穿着这身衣裳,无数的蜜蜂追着苏小幂飞来飞去,苏小幂最后实在跑不动,被一群蜜蜂蛰得像头猪。

    苏小幂一轱辘从睡梦中惊醒。因为这个梦,苏小幂可不敢再穿这身衣裳。

    苏小幂握着水晶金乌吊坠,“这项链除了有芥子空间,难道还有梦境预知能力?”

    吊坠上清凉又温润的感觉,让苏小幂保持头脑清明。

    绯红的夕阳落在山巅,已经是傍晚,来不及赶制新衣裳。洗了吧又晾不干。

    “翠儿,帮我重新找一套衣裳。素雅点的。”

    “好勒!”

    翠儿倒腾着衣柜,翻来覆去,这些衣服都是苏小幂以前很胖的时候穿的,没一套合身。

    “小姐,怎么办,这些衣服都太大了。”

    苏小幂拿起剪刀,“大了还不好办?可以裁剪小一点。”

    “小姐,你看这套怎么样?”

    翠儿手里拿着一套藕粉色缎织掐花凤尾裙。

    “除了腰围肥大了些,其他都正好,就这套吧!”

    苏小幂说完,拿着剪刀飞快地裁剪衣裳,不一会儿,一套改良版的,清新别致的长裙出现在眼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