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员黑化:反派他想金屋藏娇 > 第7章 谁给你的胆子?

第7章 谁给你的胆子?

    “柳夫人,这贪墨主母嫁妆可是重罪,我们已经通知官府,过一会儿,姚知县就会派账房先生过来查账,我劝你还是老实点”!

    影七在一旁说道。

    “别拿这些吓唬我,我不吃你这套。什么狗东西,这是我们苏家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管。”

    柳氏气势汹汹地说道,姚知县那边,柳氏昨日已经打点好,她料定姚知县不会来苏家。柳氏越发变得有恃无恐。

    “柳氏,我尊称你一声庶母,劳烦你把账房管家叫出来,我要查账!”苏小幂神情镇定地说道。

    “你要查账?你懂账目?谁不知道你苏小幂是长安城出了名的草包!你母亲的嫁妆这几年贴补家用全都用完了。”

    听见苏小幂说要查账,柳氏更加肆无忌惮,账面上已经做平了,柳氏不信苏小幂能查出破绽。

    “我母亲何时同意将嫁妆贴补家用?照这么说来,庶母的嫁妆也贴补家用了?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挪用主母嫁妆?柳夫人若不是做贼心虚,不敢让我来查账?”

    苏小幂一番话让柳氏瞠目结舌,过去逆来顺受的苏小幂何时变得这样心思缜密牙尖嘴利了?

    苏小幂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论样貌,苏小幂现在完全可以用人间绝色来形容,清新脱俗,容貌绝美,甚至超越苏庆雪的容貌。

    就在众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账房的李管家带着一大摞账本过来。

    “账目都在这里,你慢慢看!来人,上文房四宝!”

    苏小幂在大学时辅修的学科就是会计学,对账目了如指掌。

    苏小幂一页一页仔细翻看着账本。偶尔用红笔勾画,柳氏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难道这苏小幂转了性子,暗中学会了点东西,过去都是在装疯扮傻,扮猪吃虎?”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苏小幂缓缓关上最后一本账目。

    “李管家,我问你几个问题。”

    “大小姐请说!”

    李管家气定神闲地说道,他不相信苏小幂能从他做的账目里看出什么端倪!

    “什么大小姐,现在庆雪才是嫡女,李管家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柳氏在一旁破口大骂。

    “夫人我错了!苏姑娘,你请说!”李管家吓得连忙纠正。

    “哼,李管家,你写的一匹布五千两银子,难不成这布是黄金打造的?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布值这个价钱?难不成你置办的布料是给当今陛下穿的?当今陛下崇尚节俭,你这是公然违背圣意。”

    “小姐,不是这样的,可能是老朽眼花,错把五百两写成五千两了。”

    “那剩下的4500两银子又在哪里?难不成李管家贪墨了?”苏小幂目光如炬,一针见血。

    “冤枉啊,我哪敢做那种事?是夫人......”李管家吓得腿如筛糠。

    “大宣25年,用我娘的银钱一万两置办了一千亩良田,那这一千亩良田,我现在要拿走了。既然我娘已经不再是苏家人,自然不会再把嫁妆给你们享用!”

    “小姐,哪有一千亩良田,那都是大少爷偷偷拿了银子去赌坊,柳夫人让我做的假账。”李管家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胡说什么,那些良田没经营好,早就折本贱卖了,哪还有什么良田。”柳氏怒不可遏地说道。

    “账面上可没有折本贱卖的记录!柳姨娘,是谁签字折本贱卖的?现在没有,要么,你拿出一万两银子,要么,你拿出一千亩良田。否则,你就等着做穿牢底吧!”苏小幂冷冷地看着柳氏,柳氏吓得手抖不止。

    正在这时候,苏小幂的父亲苏浩天回来了。

    “都给我住嘴,谁允许你回苏家胡闹的?还不给我滚出去!”苏浩天一声狮子吼,众人仿佛有了主心骨。

    “苏老爷,我是来拿回我娘的嫁妆的,我娘既然已经不再是苏家人,嫁妆自然不可能再便宜你们。”

    苏小幂冷漠地看着眼前名义上是父亲的中年男人。

    “什么嫁妆,早就没了。养你们母女已经花费完了。”

    “既然苏老爷不识相,那我们公堂上见!到时候,镇国公贪墨孤女嫁妆一事,一定会成为这宣城最劲爆的新闻。”

    “翅膀硬了?豆芽长到天高,也是下饭菜。你随意!”

    苏浩天笃定,姚知县不敢得罪他镇国公府,此事只会不了了之。

    “来人,派人去请姚知县,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柳氏见苏老爷撑腰,顿时来了底气,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不一会儿,姚知县带着账房先生来到了镇国公府。

    姚知县大腹便便地走进来,歪歪斜斜戴着的乌纱帽,两团滑稽的八字胡,脸上几个大黑痣。

    “下官拜....拜.....见...镇国公。不知....道苏大人....请下官前....来所谓何事?”

    姚知县说话结结巴巴,苏小幂一看这人就没好感,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县令的。

    李管家把事情大致为姚知县说了几句,姚知县立刻心领神会镇国公的意思。

    “你们这是家务事,本县令就不掺和这档子事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自然镇国公说了算!”姚知县看着苏浩天的脸色说道。

    “听见了吗,苏小幂,姚知县都说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就这么算了,我们也不和你计较。”柳氏在一边说道。

    “姚大人,不知道包庇贪赃枉法,是什么罪行?”影七在一旁突然插上一句。

    “自然当斩!”姚知县大言不惭怍地说道。

    “我看姚知县是不想要项上人头了!包庇贪赃枉法,按律当斩!姚知县可想清楚了?”影七淡漠地说了一句。

    “大胆,污蔑朝廷命官可是重罪!你是什么身份,胆敢这样质疑本官的判断?”

    “在下只是个籍籍无名的随从。”

    “胡闹,一个小厮竟然污蔑朝廷命官,本官可以砍你十次脑袋。你家主人是谁,管教无方,连坐你家主人坐罪!就算你家主子来了,我也敢斩!”

    “姚知县好大的口气!当朝皇子你也敢斩?”

    姚知县话音刚落,从苏府大门口走进来一个锦衣裘服的贵公子,气宇轩昂,贵气逼人。

    “这是.......九皇子!”姚知县已经吓得目瞪口呆。

    “拜见九皇子!”

    苏府已经跪拜成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