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问仙几顾 > 1.北凉篇 第10章:山中少年

1.北凉篇 第10章:山中少年

    万剑山。

    一望无际的苍穹之上,白云如雪,烈日高悬。

    灿烂的阳光照耀而下,渲染一抹金辉,洒落这片山林之中。

    山峦叠翠,重重雄起。

    寂静的山林之中,仅仅只能听到鸟雀的啼鸣。

    突的,一抹微风轻拂,几棵苍天大树的后方,响起了潺潺流水之声。

    定睛一看,一潭汪泉正发着叮叮咚咚的声音,悦耳而又响亮,与此同时,忽然水面上掀起了漫天水花,一阵阵淌水声响起。

    潭水之中,一名少年站立。

    少年上身裸露,露出了充满野性的腹肌,身材挺拔高挑,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能摄人心魄一般,腰间遮着一大块虎皮。

    这少年一头乌黑长发,静静的躺在在泉水之中,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终于可以出来啦!”过了半响,少年低声喃喃自语,猛地从小水池潭之中站了起来,顿时身上落下了水花飞溅,在水中掀起道道涟漪。

    少年摸了摸身体,满意的点了点头,脚步迈开,从池水之中站了起来,走到岸边,张望着四周的环境。

    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碧绿森林,鸟雀鸣啼。

    “得赶紧去看看附近的城池,那老头子真是的,这么久才让我出来。”

    “三年的时间,魏绍轩,等着!”少年低声自言自语,一双灵动的双眸之中闪烁着愤怒的焰火,双手攥紧拳头,一想起三年前的那件事,他便怒不可竭。

    他无法忘记族人临死前痛苦的悲鸣。

    他无法忘记妹妹受辱前绝望的眼眸。

    他无法忘记父母惨死时望向他的眼神。

    “灭族之仇,魏绍轩,等着!”少年低声冷哼,没有再过多言语,靠在了一棵树下,极其敏捷的双脚一蹬,很快便爬到了树干上。

    大树擎天而立,少年拉开层层树叶,站在了树顶端,眺望四周。

    目光所至,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

    隐隐之间,还能听到有着猛兽狂吼,震山撼林。

    “得赶紧找到有人的地方。”少年环顾四周,略微有些焦急。

    突然间,少年皱起了眉头。

    原本时常响起的猛兽吼叫声不再响起。

    此时的山林之中,寂静的可怕!

    少年的心头愈发警惕,利落的跳到地上。

    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少年谨慎地靠在背后的大树边,从地上掏出一粗壮的树干,握在了手上。

    就在这时——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响彻云霄!

    少年只感觉双耳几欲失聪,喉咙微甜,鲜血涌上!

    “妖!”

    ……

    万剑山。

    充斥着泥泞的斜坡上,顾问君三人艰难地行走着,千秋雪一边走嘴里还吐槽道:“早知道这么难走,就不来了!”

    “是你提议要来的,自己种的苦果,说啥都要自己吃!”顾问君没好气的说道。

    想了一会,顾问君凑到了孙大虎旁边,低声问道:“大哥,你到底是用啥办法洞开了城墙啊?”

    孙大虎嘿嘿一笑,就是不说。

    孙大虎家里那道墙壁,应该是之前就被他推开过的,不然刚才凭借他们三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推开的!

    依靠着这道不为人知的暗门,孙大虎应该捞过不少好处,给不少人“走过后门”。

    他们俩绝对不是第一个!

    这一路上,两人也打听过,这城墙到底是怎么被洞开的,可孙大虎都只是微微一笑,面露神秘之色,然后低声说道:“山人自有妙计,天机不可泄露!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看到顾问君再次提问,孙大虎嘿嘿一笑,转头唱起了小曲儿。

    顾问君呵呵一笑,对着他竖起的中指。

    千秋雪又凑了过来,看着顾问君竖起的中指,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呀?”

    一旁的孙大虎也是面露疑惑。

    “国际友好手势!”顾问君差点没憋住笑。

    “啥玩意?”孙大虎显然没听懂。

    “山人自有妙计,天机不可泄露!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听到孙大虎发问了,刚刚被摆了一道的顾问君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看,直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孙大虎听到这回答,讪讪一笑,开口说道:“行,告诉你们也无妨。”

    千秋雪见缝插针:“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现在才开口?”

    “逗小孩玩!”

    顾问君:“???”

    千秋雪:“???”

    感情在你眼里,我们俩是小孩儿啊。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在这个时代的人眼里,十七八岁不就是小孩嘛。

    “我年轻时曾得到过一把宝刀,削铁如泥,我之前拿它当菜刀使,然后几年前有个朋友找我问有没有偷偷出城的门路,我苦恼了好久,闲着没事就把墙砸了。”

    此言一出,二人震惊!

    您真牛逼。

    一言不合就砸墙!

    “把墙砸了以后,我发现我原来那墙后就是咱们城门的城墙,我又想起了那人说要出城,就拿家里的一些东西试了试能不能把墙弄开。”

    “结果用那菜刀还真打开了,我那刀切墙跟切豆腐似的,我就偷偷摸摸的切了个口子,然后在屋里试着把那块切出来的城墙推开。”

    “结果还真特么成了,我就用那个口子出了城。”

    “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墙推开容易,把它重新安回去很难,我就干脆直接又把那墙壁推了进去,然后自己走城门正门进来了。”

    “然后我便把这件事告诉了那个朋友,帮他偷偷出城。”

    “我也意识到,这个暗门只可出不可进,因为进去的话要把那块城墙给拉进去,拉的话不得秃噜手?只能推!”

    听着孙大虎的解释,顾问君忍不住暗暗腹诽。

    你这暗门的奇葩度快赶上我穿越这件事了。

    言谈之间,几人已经走过了一处泥泞斜坡,三个人气喘吁吁地靠在一棵大树旁。

    “机缘在哪儿啊?”顾问君随口问道。

    “不知道,慢慢找吧!”千秋雪随意的回答道。

    顾问君如遭雷击。

    好家伙,兴致勃勃的拉他来找机缘,结果问他机缘在哪?直接一句不知道!

    无奈的摇摇头,顾问君闭上眼,只感觉这郁闷的对话需要一生来治愈。

    “别灰心嘛,有我孙大虎在,绝对能帮你们找到机缘!”孙大虎拍了拍胸脯,高昂着头,看上去颇为自信。

    此时的顾问君升起了调侃之心,笑了笑:“孙大哥呀,你之前不是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吗?那为什么没有人来找你协助寻找机缘啊?”

    此言一出,孙大虎呵呵一笑:“真正的高人都大隐于市,不被人熟知,这很正常!”

    顾问君翻了个白眼,正常个屁!

    之前还号称整个北凉城都知道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现在又说真正的高人都大隐于市……

    没有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千秋雪开口道:“现在我们去哪儿啊?”

    “不是你说要来的吗?去哪儿你定啊!”顾问君有些无语。

    “别别别,还是你们俩做决定吧!”千秋雪难得的推诿了起来。

    “跟我走,保证吃不了亏!”孙大虎再次发言,斗志满满。

    “你知道机缘在哪吗?”顾问君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不知道。”

    “???”

    “靠直觉!”

    顾问君无言以对,好一个靠直觉。

    如果靠直觉能够获得修仙机缘,那逍遥界早就仙人遍地走,武夫多如狗了。

    千秋雪没有再和他们斗嘴,只是凤眉微皱。

    顾问君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关切的问道:“怎么啦?”

    “有点不舒服。”千秋雪蹲下身来,靠在树边,眉头紧紧的皱着。

    另外两人也蹲了下来,异口同声:“哪里不舒服?”

    “全身都不舒服……”千秋雪声音低如蚊吟。

    顾问君环视周围,不知怎么的,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头痛……”千秋雪把头埋在胸前,双手搭在腿上。

    站在千秋雪身边,顾问君脑子里灵光一现。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南阳湖畔的那一次。

    那只龙角鳄鱼出现的时候,千秋雪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一股不安感,在心头涌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