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问仙几顾 > 1.北凉篇 第1章:世子不见了

1.北凉篇 第1章:世子不见了

    二月二,龙抬头。

    莹澈的江流溅起雪白般的浪花,点点滴在了大船上的纸窗,两旁山峦迭起,青松如膏沐,灰黑的云儿弥盖穹宇,雷蛇暴鸣,此声不绝。

    徐徐间,大船缓缓前行,淅淅沥沥的小雨下着,蓦然此时间,船前处,一柄油纸伞悄然撑了起来,隐隐之间,一少年公子正在其中。

    那少年公子身着淡黑色青纹锦衣,眸如曜辰,腰佩长青色剑鞘佩剑,右腰挂着块双龙戏珠玉佩,天庭饱满,面若冠玉,鼻梁高挺,身量颇高,面容更是俊朗潇洒,撑着一柄油纸伞,遥遥而望,如同一副浑然天成的少年游船图。

    年方十六的顾问君随意的转动着伞头,看着前方虽然模糊,但却越来越近的高大城楼,嘴角含着些许笑容,心中却是万般无奈。

    今年是昭武历六九年,二月出头,民间称为“龙抬头”,同时,也是顾问君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六个年头。

    前世打工人一枚,劳累半生,车祸而死,今朝再睁眼,一名八尺男儿成了一个楚王王爷的次子,初生于这个世界。

    顾问君开始长大,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再到如今的舞象之年,十六年的岁月流程,各种古籍,奇闻轶事的灌输下,他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一些不同,或者说是奇异。

    此方世界名为逍遥界。

    这里有修士,有佛陀,有妖魔,有道家。

    修士可炼一口飞剑,可隔千里斩人首级,可造一方大阵,囚困魑魅魍魉。

    佛陀吟诵佛咒,可镇压万邪,平乱邪祟,教化众生。

    妖魔如魅无踪,恶妖者祸乱世间,善妖者隐与山林,不见其踪。

    道家游行天下,有者辅佐君王,亦有者开宗立派,扬名万里。

    顾问君记得,在他六岁之时,王府里来了个仙人。

    那仙人吟一句“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抚顶之后,仙人沉默良久,言语肃然。

    仙人郑重道:“修行一道,如深海狂澜中行孤舟,如刀山火海中赤脚而行,艰难困苦,万般险难,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切记,切记乎!”

    自此之后,仙人飘然离去,收取银两,留下顾问君独自暗感凛然。

    父亲多事繁忙,母亲早亡,大哥于战场杀敌,两世为人的顾问君少觉亲情,唯有几个奴仆觉得亲近,可天公不作美,前不久一个绰号老钱的下人告老还乡,这让他郁闷良久。

    九日之前,久不回府的楚王来到了顾问君的身边,宣读了圣旨,在顾问君强烈的抗拒与父亲淡漠中带着无语的表情下,他被送来了和长公主成亲,同时带着那一份宣王圣旨。

    从回忆中挣脱出来,顾问君抬起头,清澈的眼眸望去,此时的大船已经来到了北凉国国都北凉城的北门处,一阵摇晃下,大船缓缓的停靠在岸边。

    北凉城的北门前方便是全国著名的“天河”,这座城门是唯一一个所有行舟走水来此处的入口城门,两岸杨柳依依,轻风微拂,在这濛濛的雨幕中高挺而立。

    顾问君随意的拿出几点碎银子,扔给了探出头来的船夫,船夫见状,顿感受宠若惊,欣喜若狂的点了点头,嘴里连忙说道:“谢谢公子。”

    “找钱。”顾问君面无表情。

    船夫听到这话,大感郁闷,心想原以为这多给的是小费,只得摸索全身上下的钱袋,找来了的银两,交给了顾问君身后的奴仆。

    看着面前若隐若现的高大城楼,顾问君抬着头,嘴里念念有词:“这就是北凉城吗?和楚王城差不多呀。”

    “问君世子,这可说不得呀。”新来的仆役连忙说道,脸上带着惊恐,“帝城至高无上,虽说王爷功高盖世,但也不得与帝王相论。”

    心中小小讥讽了一下这个奴仆的胆小,顾问君随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又望了一眼船夫驾船离去的背影,伸了伸懒腰。

    “世子殿下,咱们现在去北门口,有王驾来迎接您,您先得去面见圣上,还旨谢恩,然后还得去见城里的赵王爷……”

    听着身边奴仆的碎念,顾问君有些烦躁,长靴轻点面前的积水,恍然间,看着水中投映出的俊朗面容,顾问君啧啧称奇:“这个世界上,长的这么帅的人不多了呀。”

    几个奴仆面面相觑,不敢出一言以复之。

    “走呗。”似乎是认命了,想起那个便宜老爹和素面未谋的未婚妻,顾问君忍不住一叹,这驸马爷可不是啥好事啊,连妾室都不能娶……

    几位奴仆看了一眼顾问君,也松了一口气,心想可算哄好了这个难对付的主儿。

    一主几仆踏着积水的地板,感受着这座千年古城的清幽之感,不一会,天边的怒雷停止了轰鸣,小雨停彻,徐徐间,便已经走到了城门口。

    北城门虽然是船只流行的专用城门,但是这人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与其他城门一般,熙熙攘攘,热闹繁忙。

    顾问君立于城门之下,高高的古城墙中,一张约莫三丈长的大匾,上面有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北凉城。

    依稀想起古书中的内容,北凉开国大帝揭竿起义,招兵买马,一路风雨兼程,杀入城中,于六十九年前建立北凉国。

    如今的圣上,便是开国大帝时期的太子。

    而顾问君的父亲,是整个北凉国唯二的异姓王,征战沙场,威名远扬,到了四十余岁才生下顾问云以及顾问君,他们的母亲也在分娩之中逝去。

    “这是谁家的公子?这般俊朗,不知可有婚娶……”

    “好俊啊!嘻嘻。”

    耳边又响起了这般声音,顾问君偏头一看,几位怀春少女在那儿对着他指指点点,看到他转过头,连忙噤声不说话。

    顾问君也没有在意,就在这时,面前熙熙攘攘,十分拥挤的人群却突然四散开来,非常自觉的绕道两边,让出了一条道来。

    顾问君一看,远处,有车夫驱赶着王驾之马,飞奔而来。

    骏马飞奔而来,在距离他约莫问五丈之处停下,尘烟飞舞,一名身穿铠盔的中年男子跳下车,半跪于地,毕恭毕敬的抱拳说:“恭迎世子殿下,请世子殿下屈尊上车,面见圣上。”

    十六年风雨,顾问君也早就习惯了,微微点头,在人群小声的议论下上了车,几名奴仆也连忙跟上。

    进了车房,顾问君随意地靠在榻座上,而那几个奴仆也都在外面坐着,不允进来。

    撩起窗帘,顾问君从桌上拿起果子,绕有趣味的看着窗边热闹的景象。

    众生百态,恣意亦繁忙。

    过了片刻,将手中的果子啃完,顾问君轻轻地将果核放在桌上,感受到此时车马有些颠簸,欣然一笑。

    ……

    北凉城,皇宫。

    红漆白墙,金顶紫房。

    无一不彰显着独特的帝王威严。

    王驾马车缓缓地停靠在了南华门处,几名奴仆连忙地跳下去,和驻守南华门的侍卫打了个招呼。

    旋即拿来踏脚楼梯,几名奴仆宫恭敬敬的放在马车下,片刻后,一名奴仆抬起头,尖细的呼喊声传了出来。

    “世子殿下请屈尊下车,面见圣上。”

    几片青叶飞过,清风淡淡,无人应答。

    奴仆额头微皱,细汗密布,但也不敢有任何逾矩的行为,继续说道:“世子殿下请屈尊下车,面见圣上。”

    之前那名驾驶王驾的披铠中年人俯首低眉,轻声对着车房说道:“世子殿下还请下来,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好办,按照规矩,这时候都是要面见圣上的……”

    声音之中,有了几分颤抖和诚惶诚恐。

    依旧是无人应答,十分寂静。

    “要不去里面看看吧,许是睡着了。”一名奴仆小声的说道,十分紧张。

    那名披铠中年人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一脚踩在踏脚阶梯上,半跪在前方的木板前,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地拉开马车上的门帘。

    门帘一掀,露出了其中景象。

    批铠中年人定睛一看,面前只有一张摆放着三个果实以及一颗果核的木桌以及玉纱坐榻,哪里还有那位少年世子的身影?

    披铠中年人黑着脸下来,眼神阴翳中带着些许欲哭无泪,过了片刻,颤抖叹息着宣布了此时的情况。

    “世子殿下……他不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