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古墓求生:开局扮演冷面小哥 > 第一百三十章 白玉棺椁

第一百三十章 白玉棺椁

    眼见一会儿又要来活了。

    白展汴狐疑地看了看秦牧。

    他觉得秦牧每次一笑就没有什么好事,不会又要遇到什么东西看吧?

    这他喵的这里只不过是个祭祀台而已,就搞得这么花里胡哨!

    他其实也发现了秦牧的听力和视力要比他们高太多。

    眼下注定是又没有什么好事了。

    但是他也并不害怕,顶多就是几只粽子或者蛇嘛!

    蛇在灌木丛太容易看见了,这里又是祭祀台,粽子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秦牧?这里待会儿会不会又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秦牧赞许地看了看白展汴,是的,一会儿确实会有东西出现。

    但是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

    白展汴现在竟然能够发现他的表情,他表示终于有一个人懂他了。

    吴良心和王刚一脸懵。

    这里安安静静的,能够有什么东西会出现?

    他们四下打量了一番,也没看见什么东西。

    难道是秦牧已经知道了?

    他们相信秦牧已经知道了。

    因为刚才白展汴的话,秦牧默认了。

    而秦牧的实力,他们也都是知道的。

    秦牧既然已经默认了,就说明这件事情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这里要是什么都没有的话,其实也不太正常。

    只不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算了,他们也不需要想怎么办,大不了遇见了就直接上!

    天塌下来还有秦牧这个高个子在顶着,他们根本毫无畏惧。

    秦牧见吴良心和秦牧一脸的淡定,心下也是一惊。

    这两个家伙倒是成长了不少!不再像之前一样,看上去那么天真了。

    看来探险还是很有益处的。

    吴良心和王刚都走到秦牧身边,紧跟着秦牧。

    虽说心里面已经不怕了,但是还是要抱好大腿的。

    这个更安全!

    秦牧在前面带路,吴良心他们在后面跟着。

    这个时候,吴良心突然就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牧哥,这不是咱们回去的方向了吗?”

    这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最后竟然就这么出去了,着实让他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他们只是来走一个过场?

    怎么秦牧和白展汴这么淡定的样子?

    他们是一早就知道这里其实就是没有什么东西的了?

    早知道把那九块大白玉给搬走了,这出去肯定能卖不少钱!

    想来也是,秦牧和白展汴一直都是比他们要聪明的。

    能够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要怪就怪他们反应得太慢了,竟然一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要出去了。

    出去好啊!出去就可以摆脱这个张道华了!

    他们讨厌张道华的程度可是一点都不比秦牧和白展汴少。

    秦牧微微一笑。

    是的,就是这样,他们其实就是要出去的。

    “对,我们就要出去了!”

    吴良心激动地大喊道:“真的吗!我们可以出去了吗!真的是太棒了!”

    秦牧尴尬一笑,这有什么棒的?

    难不成他们还能够一辈子待在这里面啊!

    只是他看着这周围的景色,觉得要是在这里建造一个小木屋,还是蛮有情调的。

    只不过自己的家里也是很好的,在建造的时候就有注意绿地这一块,所以院子里也种植了许多东西。

    他仔细听着那个声音越来越近,怕是等会儿就要摊上事情了。

    现在的他已经时刻准备好要随时将黑金古刀抽出来了。

    这个时候,白展汴也听到声音了,心下一喜。

    他已经等了半天了,没想到现在才听到声音!

    秦牧倒是可以的啊!竟然刚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声音了。

    看来他们相差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吴良心和王刚这时候也听到声音了。

    声音由远及近。

    时而空灵,时而清晰。

    吴良心等人也激动地将自己手上的家伙拿起来了。

    秦牧原本想着,大家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子,等到声源朝他们靠近的时候,再采取行动的。

    但是他身后的人却已经昏睡很久了。

    要是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张道华死可以,但是他不想让张道华死在他的手里。

    如果死在他的手里的话,也有些愧对左慈。

    但是一想到这张道华要是醒了的话,定是不知奥要胡乱说些什么,便觉得很烦。

    没准儿他和左慈的关系,以后会被这家伙给搞毁了。

    但是他也是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对于他而言,是什么损失都没有的。

    但是对于他们教派来说,可是莫大的损失。

    “走吧,咱们去会会那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远就会发声!”

    白展汴在后面,加强了防备。

    这个和之前可不一样。

    声音太缓慢了,一点都不像是昆虫该发出来的声音。

    昆虫的频率都是很快的。

    继而,众人都惊呆了。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棺椁。

    这个棺椁直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棺椁是用白玉造的,外面雕刻着精美繁杂的花纹。

    秦牧望着面前的这一切,眉头微微一皱。

    难道这个棺椁里的人和自己有一样的想法?

    想要找寻一处适合自己安乐的地方,然后静静地离开?

    这个棺椁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蛊虫和蛊虫的虫卵。

    几个人的眉头都拧巴到一起去了。

    这个是什么操作?

    能够允许蛊虫在棺椁上面这样大肆繁殖,感情这个墓主就是一个养蛊的。

    白展汴满脸的不解,他都已经猜测好了,这里就是一个祭祀台,结果竟然冒出一个棺椁出来。

    这简直就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要是这个棺椁在那墓道里面出现,他觉得没什么,在他们的上方出现,他也觉得没什么。

    可是这个棺椁偏偏出现在这下面。

    这下面现在是天黑着的,这等会儿肯定是要天亮的。

    等到天亮的时候就都看见里面的东西了,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摆在这里?

    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个棺椁出现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这个真的是一个棺椁吗?

    白玉棺椁太少见了,正常的棺椁都是各种名贵的木头做成的。

    但是鲁殇王的棺椁也是白玉棺椁。

    难道那个时期就是流行白玉棺椁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