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历劫时我与仙君搞暧昧 > 第二十七章 钓系攻的自我修养

第二十七章 钓系攻的自我修养

    胳膊贴着那人的胸膛,能非常清楚的感觉到苏北有力的心跳,叶挽僵着身子,猛的睁开双眼,虽是怒目圆睁,但眸子里雾蒙蒙的,没有半点威慑力。

    垂在身侧的玉手摸了摸身下坐着的东西,刚一触碰到就快速的缩了回来,耳朵连带着脸颊都立刻爆红。

    他竟是坐在了苏北的腿上!两个大男人该有多怪异?!

    他活了上万年还没干过这么荒唐的事,如今竟被一个凡人抱在怀里!

    叶挽眼睛看不见,可苏北却清楚的很,他笑眯眯的盯着怀里的人,见他脸色发红便知道是害羞了,可也没有点破。

    万一叶挽恼羞成怒将他扔出去,可不划算。

    这人身子软软的,比那些姑娘还要软,苏北将头埋在叶挽发间,随后闭上眼睛,想着稍稍休息一会儿,反正他现在也走不动了,不养精蓄锐怕是不知会死在何处。

    只是这一睡却又陷进了另一个梦境,大雾弥漫完全看不清前路,苏北站在迷雾中不知该走向何处,突然一个身着白衣白靴之人从苏北身前走过,定晴一看,正是苏北上次在渝州梦到的那人。

    想也不想直接追了上去。

    他看着那白衣人发带上的铃铛,总觉得有些眼熟就像是在哪见过一样,只可惜雾太大了他看不清那铃铛的模样。

    “美人,这雾这么大,你要走去哪?!”虽看不清脸,但光看这人的身形就知道定是个绝世美人。

    苏北只是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却没想到,那人真的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转身回头看着他。

    清冷俊美的样子,如谪仙一样站在那,这不是叶挽又能是谁呢?

    “阿似?”苏北眉头紧蹙,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人,这明明就是他在渝州梦到的那人怎么会变成叶挽呢?

    他朝着他走过去,就在仅有一步之遥时停了下来:“阿似怎会在这?你走的太快了,害我险些跟丢你。”

    “苏北。”这个如神仙般的人看着苏北,神色冷淡,说话的声音也如最开始相识一般冷漠疏离,他道:“你可知为何你我未相识你便能梦到我?”

    “那自然是天定的缘分,几千年修来的福气。”苏北一如往常同叶挽说笑,只是眼前的叶挽却同以往不一样,脸上不见任何表情,有的只是淡漠。

    苏北自认为能与叶挽相识就是几千年修来的福气,他的阿似就想雪山上的雪莲一样,高贵冷艳,虽看着不近人情,但心肠是最好的。

    “福气?”叶挽勾起嘴角,开口道:“那你可信我?”

    “自然信你,就算是把心刨给你都行。”

    “好,君所愿,吾自当满足。”一道白光闪过,满天出鞘纤细的手握住剑柄,直接插进苏北胸口。

    刹那间鲜血从胸口缓缓滴落,苏北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他不懂如此信任的叶挽为何会将剑指向他,这么冷漠的人怎会是他的阿似呢。

    “不必如此看我,只怪你信错了人。”叶挽手腕用力,将满天尽数刺进肉里,然后快速拔出,转身就走。

    白色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大雾中,苏北倒在地上,亲眼看着那系着蓝色发带的人越走越远,就连铃铛声也逐渐消失。

    “阿似...为何如此...”藏在左胸下的那颗心脏疼的他泪如雨下,也不知是剑伤疼些,还是弄丢了个人疼些。

    但总之都是不好受的。

    苏北淡然的闭上眼睛,即便心里难受也没有要恨叶挽的意思,不过就是一条命,阿似喜欢给他就是,大不了十八年后再将他追回来就是。

    感受着生命的流逝,苏北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就在这时额间一片冰凉,就好像有一只碧玉般的手放在他头上一样。

    耳边还在回响叶挽说过的话,一句一句的诛心之言。

    “君所愿,吾自当满足。”

    “只怪你信错了人。”

    他信错了阿似吗?不对不对,他之前明明是在村子里,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阿似因仙力流逝所以双目暂时失明,可刚刚的阿似半点虚弱的状态都没有。

    没有仙力又怎么能召出佩剑呢!

    “这是假的!”苏北猛的睁开眼睛,这哪里有什么大雾,只有一个坐在他怀里的叶挽。

    看了看四周,明显还是之前的那个小屋子,眼下这个是真的,那刚刚是...是梦吗?

    苏北剧烈的喘息让叶挽动了动手指,收回放在苏北额头上的手:“你醒了吗?”

    “刚才你应该是睡着了,可是有梦到什么,你...有在喊我的名字。”

    叶挽说着说着唇角就不知不觉的带了笑,可苏北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他将叶挽放回旁边铺着衣服的地方,神色有些古怪的站起来。

    否认道:“我没做什么梦,怎么会叫你的名字。”

    “苏北?”

    “好了阿似,咱们一直在这困着也不是办法,还是找找能破了这幻境的办法。”苏北不愿意提及梦里的场景,就算知道是假的,可只要想到叶挽用那把剑刺他就特别难受,甚至会有些喘不过气来。

    叶挽听出苏北不愿提及的意思,当即也没在说那些事情,抛开失落来说,眼下确实是应该快点出去。

    轻轻撕掉手上的拟冰符,抱着双腿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叶挽的动作让苏北看的清清楚楚,他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符咒,皱眉说道:“叶挽你用这个东西做什么?”

    那只纤细的左手被冻的通红,凉的犹如冬日里的寒冰,苏北抓住叶挽的手,解开腰间的带子,把那只小手放到自己肚子上,然后解释着:“阿似我没怪你,就是心疼。”

    “我知道。”叶挽没拒绝苏北的好意,他这手冻了将近三刻钟,确实冷的发疼,不过肚子是最脆弱的地方,不能如此。

    叶挽将手从苏北肚子上挪到腰侧,开口说道:“你发烧了,省的你死,帮你降温。”

    叶挽这几句话说的可谓是不好听,但偏偏苏北听的眉开眼笑,这人能跟他解释,就说明冰山美人也早晚会有融化的一天。

    梦里那些算什么有什么好纠结的,不过都是些假的,他家阿似心地善良断不会与他拔剑相向,就算拔剑那大不了命给他就是了。

    反正只要他要,他就都会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