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萌宝来袭:娘亲,快踹了那个渣爹 > 第140章 带上解药,本王尽快带你逃出去

第140章 带上解药,本王尽快带你逃出去

    小小的一颗药丸拿在手里,苏锦看着,手不自觉抚摸上小腹。

    这也是她的孩子,这颗药吃下去,一个小生命就没有了。

    明明已经做好了决定,可真正到了这一刻,她还是忍不住迟疑了。

    她狠了狠心,不该再心软了,和凌斯晏有关的任何东西,留下来都只会成为筹码和棋子。

    就像是暴毙身亡的永安,和现在还身在异国的永乐。

    她真的不能再留下软肋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那颗药丸伸到嘴边,就要放进去时,有风吹了进来。

    苏锦奇怪地侧目看过去,看到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燕太子轻巧地跃了进来。

    她越来越佩服他的轻功了,以前东宫防不住他就算了,现在这里可就在凌斯晏住的养心殿的旁边。

    皇上的守卫,比东宫太子的守卫,少说也翻了一倍。

    燕太子丝毫不客气地坐到了软榻上去,看苏锦拿着颗药,问了一句:“吃什么呢,病了?”

    苏锦立刻将药丸放回瓶子里,收起了盒子。

    她有话想问他,想问他永乐怎么样了,他这么长时间又去哪里了。

    可现在说不了话,也只能沉默坐到了他对面的软榻上。

    熟练地给他倒了杯茶后,苏锦发现,她现在是真的对他这样突然的闯入,再习惯不过了,就好像他是走了正门堂而皇之进来的。

    燕太子本也没仔细注意她,喝了口茶后,随便看了她一眼,就愣住了。

    苏锦意识到自己侧脸上的疤,有些难堪地立刻低了头,将脸偏开来。

    燕太子沉了面色:“你脸这是怎么了?”

    苏锦看着他,摇了下头。

    燕太子觉得,她今天真是奇怪。

    照理他隔了这么久才过来,她总该等不及追问下永乐的消息才是。

    他狐疑地打量她:“本王怎么感觉,你哪里怪怪的呢?脸伤成这样,连话都不说了?”

    苏锦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手指沾了水在矮几上写字:

    “我嗓子被毒哑了,手指也断了一根,脸也是一起毁掉的。”

    燕太子这才注意到,她沾了水的那只手,小指少掉了一截。

    他看着都觉得不寒而栗,他离开了半个多月,一回来就听说发生了不少大事,但远没设想过,她会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燕太子甚至都忘了外面还有人,黑着脸一拳砸在了矮几上:

    “怎么会有这样毒辣的人,是你那个混蛋夫君干的?”

    苏锦摇头,沾了水继续写:“不重要了,我想离开。”

    是谁干的,是谁的错,这些对她而言,追究下去又还能改变什么呢?

    这样的噩梦还远没有结束,无论凌斯晏多么内疚地信誓旦旦,只要她继续留在这里,就一定有可能再经历一次那样的折磨。

    而结果,什么都不会改变。

    燕太子眉心打了结,看向她如今早已经不想多提了,到底是没再多问。

    他放松的面色也微绷了下来,应声道:“你想办法拿到一颗解药。

    到时候带上解药,本王尽快带你逃出去。实在不行,就装毒发,拿到了解药不要吃下去。”

    苏锦点头,隔了半晌,再写了一句:“苏锦欠殿下的。”

    燕太子抬手,将桌子上那句话擦掉:“不说这些了,本王这段时间回了趟北燕。

    你那女儿太闹腾了,本王这一走,她大概以为本王是瞒着你把她给卖了。

    那么小一小孩,只差没把北燕皇宫都闹翻了。本王父皇跟母后拿她都没辙,只能飞鸽传书让本王回去了一趟。”

    苏锦听得眼睛有些发红,她很久不见永乐,很想见她了。

    她再写:“永乐给殿下添麻烦了。”

    燕太子不太想看她如今这副模样,看得他心里也不是滋味,早知道会成了这样,他当初就不该回趟北燕。

    他侧开了视线:“好了,本王就来看看你,那先走了。”

    苏锦点头,她断了一根手指的手还放在矮几上,手心朝下。

    燕太子看了她半晌,大概是在迟疑,随即伸手过去,拍了拍她的手背:

    “都会过去的,走了就什么都好了,照顾好自己。”

    苏锦点头,示意他快走,这里守卫比东宫还森严,不是他能随便久待的地方。

    燕太子起身,沉默看着她,到底还是只重复了一遍“照顾好自己”,就离开了。

    他这一走,苏锦回到窗前,再翻出那颗药,可这一次却下不了决心再吃了。

    或许,留着也有留着的好处,至少因为这个孩子,她应该能更顺利地骗过凌斯晏,要到一颗解药。

    她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想要这个孩子。

    药丸放在手心里反复摩挲,她到底是放了回去,没有吃。

    她怀孕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传出去了,不出意外的话,太后又该准备下手了,她得尽快离开才行。

    *

    凌斯晏在养心殿里批奏折,外面夜色都深了,他还是没有睡意。

    总反复想起苏锦看向他的那个眼神,他就总是担心,她不会想留下这个胎儿。

    可她现在情绪太不稳定,这个时候,他也不好让下人去搜她的住处,确定她没有藏药。

    不敢去搜,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更僵。

    可不搜,他现在又左思右想都不放心。

    奏折在手上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他脑子一乱,奏折上简单的几句话也看不明白了。

    他有些心烦地索性丢下了奏折,起身往外面走。

    就算她不想见他,他就在瑶光殿外走走,问问那边的下人,看她现在怎么样了,总没关系吧?

    他这样去看她,又怕被她发现,遣退了一众侍女,只带了明月姑姑一个人提灯,往那边过去。

    到瑶光殿外时,里面乱哄哄的声音却传了出来。

    凌斯晏骤然变了脸色,心生了不好的预感,步子立刻急了起来。

    瑶光殿里有侍女慌慌张张地出来,明月姑姑上前拦住了她:“怎么回事?”

    那侍女立刻停了步子,跪下来道:“参见陛下,苏姑娘突然腹痛,让太医诊治了也没查出缘由,她说陛下会知道,要见陛下。”

    凌斯晏沉着脸急步往里面走,一边低声吩咐一旁的明月姑姑:“找墨染拿解药来。”

    走进殿内时,他却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