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 > 第239章:返厂第一枪 老婆逃跑了

第239章:返厂第一枪 老婆逃跑了

    第二天秦淮如的双眼充满了羡慕的目光,看着还在睡觉的娄晓娥。

    雨水的眼里却是充满不解和无奈,这些都不影响许大茂吃饭。

    吃完饭以后让雨水照顾好娄晓娥,自己挎上包就走了。

    他今天还准备帮老科长出气呢,这就是知恩图报的人设,一个很重要的加分项。

    在说了自己只要开了这第一枪,后面根本不用他出手。

    几位老厂长的人就能把他压死,这位想要起来估计就难了。

    许大茂来到督查办,房间已经打扫好了。

    阿姨给自己把泡好的茶端了上来,刘丰和庆嫂在一旁等着。

    林翠卿:“主任,一会你根本没用必要出面。”

    “庆嫂和刘丰他们两个去打草惊蛇就可以了,他们要是跑了更好。”

    “反正证据咱们也全都有了,晚点您提交给厂领导就好。”

    许大茂想想也是抄他们一个吃喝玩乐的老窝,自己确实没用必要亲自去。

    这位板报科的科长拉拢人心也是下了本钱的。

    把一个废弃的仓库简单收拾了一下,隔三差五的带着科室的成员在里面小聚。

    这才让刘丰他们两个到时候看情况处理。

    另外在从别的车间抓一两个典型出来一块上报,这样就不会显得针对性太强。

    安排好以后许大茂安心的看书喝茶就好。

    一直等到将近11点点时候,庆嫂和刘丰拎着一大堆东西回来了。

    刘丰:“主任,圆满完成任务,和之前预估的一样,他们全都跑了,不过这些东西全都留下来了。”

    许大茂拿过袋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都是很一般东西。

    除去那两瓶酒和半只风干鸡,其它的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下酒菜。

    “好~你们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我这就去找厂领导汇报。”

    许大茂骑着自行车拎着袋子就往办公楼赶去。

    为了效果更好一点,他特意让半只风干鸡变成了两只。

    花生米给加上一包,酒也增加了两瓶这才让袋子里好看了一点,要不然也太瞧不起干部了。

    “杨厂长您现在忙吗?我想找您汇报点事。”

    杨厂长:“我们许主任可是很少汇报工作呀,这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这可是太难得了,再忙也要先等你说完。”

    面对杨厂长的调侃,许大茂只能摇头苦笑。

    杨厂长办公室。

    许大茂:“杨厂长是这样的,我昨天刚回来就接到同志的举报。”

    “说咱们厂有人经常公然在上班时间,聚众饮酒大搞山头主义。”

    “今天督查办巡视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这个场景。”

    “他们人虽然跑了,不过东西全都留下来了。”

    “后来经过林翠卿她们的回忆,把这些人的名字全都写了下来,这是证物和那些人的名单。”

    说完许大茂把东西和名单全部交了上去。

    “根据举报的同志说,他们几乎每隔几天时间就会小聚一下,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绝不是今天的这一次。”

    杨厂长打开袋子一看,好家伙还真是丰盛呀。

    把名单拿到手看来一眼,就知道大概是这么回事了。

    这不就是前一段时间跟老张下绊子的那位吗。

    许大茂这是刚回来,就要帮他老领导出气呀。

    不过没有那个领导会不喜欢这样懂得感恩的下属。

    特别是自己也曾对他有过帮助的前提下。

    现在这种情况,别说那人不是自己派系的。

    就算是自己也要敲打一下,不能让许大茂这样的人心冷才好。

    杨厂长:“这样的情况真是太恶劣了,这是什么情况。”

    “尸位素餐并且公然破坏厂里的秩序,这样的一定要给予严惩。”

    随后杨厂长就让人把几位副厂长都叫来了。

    人到齐以后让许大茂把事情的经过又讲了一遍。

    然后就让许大茂下去了,下面的事情就不适合他参与了。

    关于处罚这位科长,在证据确凿面前,大家都表示一定要处罚。

    虽然同意处罚,但是最后的处罚结果上新旧厂长之间,产生的很大的分歧。

    新厂长怕自己手下的人兔死狐悲,坚决不同意重罚。

    这里面可能夹杂着那位科长的后台。

    老厂长对这些来了就想争权夺利和破坏规则的人,恨不能一棒子全部打死。

    到这里厂长们的讨论再次僵持住了。

    但是政治永远都是交换,没过多久厂领导的意见就已经统一了。

    撤销厂内宣传科(也就是板报科),原科长暂时保留职位,但是不在参与科内的一切决策安排。

    另外这件事的所有参与者,只要符合下乡标准的。

    将被特别批准作为钢铁厂响应国家号召的首批人选。

    但是在手续走完之前,全部发往锅炉房工作。

    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但是领导们是如何交换的,那就暂时不为他人知晓了。

    上午负责宣传科的郭副厂长,亲自到科室下达厂领导的通报。

    并且要求宣传科马上进行自我反省,并将厂领导的处理结果进行连续三天的全厂广播。

    其中张科长最高兴,没有想到许大茂上班第二天,便替自己把面子拿回来了。

    郭副厂长走后,宣传科马上安排广播时间。

    第一次就在今天下午刚一上班的时候,明后天是是午饭时间。

    许大茂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被办公楼里的人围起来。

    打听他在外面学了什么,许大茂只是呵呵一笑就应付过去了。

    办公楼里的全是人精,那里还不知道这情况是不能说呀。

    于是心里对许大茂将来的情况,更加的高估了几分。

    吃完饭以后照例午休,但是他刚刚起床就听见,厂领导对于厂内宣传科的处理广播。

    许大茂不由感叹到,这次速度真够快的呀。

    厂里现在已经炸窝了,许大茂刚回来的第二天。

    就把一整个科室的人连锅端了,一个没留。

    厂里的老人还多少知道点什么,新人完全就成了矛盾结合体。

    一方面祈祷自己千万不要被督查办盯上。

    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自己也能进入督查办工作。

    大院里的众人也是反应各自不同,一大爷反应平平。

    二大爷是各种的羡慕,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晚上去许大茂那里活动活动。

    贾飞只能苦笑,许主任被来对他们家挺好的。

    这让老妈一股劲给弄成不相往来的样子,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特别难受。

    阎解成心里最兴奋,心想锅炉房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人。

    自己应该能够换个车间了吧,毕竟一个高中生整天拉煤车,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

    傻柱一副反应平平的样子,好像许大茂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但是他和许大茂都忘了,房租到现在还没交呢。

    原先的厂内宣传科的全体成员,现在都跟死了妈一样。

    宣传科~那怕别人叫自己板报科,那也是文化人呀。

    突然要去锅炉房上班,这其中的心里落差,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其中有的是原本宣传科的老人,现在也明白过来了。

    许大茂和张科长的关系他们这些老人全都知道。

    可以说是张科长亲手把许大茂,从放映员的位置上拉起来的。

    人家这是回来帮张科长出气来了,自己不过是殃及池鱼。

    当这些老人把猜测结果说出来的时候,板报科里的人把这口气全扣在原科长头上了。

    里面什么样的心思都有,老人都去找张科长求情去了,表示上次的事情自己毫不知情。

    莽撞一点的已经堵在那位科长门前骂起来了,并嚣张的叫他出来。

    其中最牛逼的一个人直接跑到督查办,举报原先的科长。

    只是希望能够待罪立功,千万不要把自己弄到锅炉房去。

    你还别说人家这位举报人手里还真有货,而且想的也很明白。

    但凡领导有一点能耐,也不会全军覆没一个也保不住,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完了。

    许大茂把这位同志说的详细记录下来,让对方签名、按手印,随后让他回去等候通知。

    资料马上上交,至于后面的事情就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许大茂把火点起来以后,他彻底清闲下来了。

    喝着阿姨帮忙泡好的茶,看着图书馆换来的书,日子不要太过自在。

    这样的生活有过了两天,事情开始逐渐找上门了。

    先是杨厂长带他出诊两次,郭副厂长带他参加了两场酒局。

    李副厂长带着许大茂和他连襟聚了一次。

    街道办的梁主任找了过来,两人晚上小聚一次。

    酒席见梁主任说他确实想往区里去,也活动了一段时间。

    但是半路让人给挤掉了,说到这里他郁闷的连喝好几杯。

    最后梁科长问许大茂,秦淮如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那下面要是有了转正指标,还需不需要考虑她。

    许大茂义正言辞的摆道理、讲事实,说明秦淮如现在是多么的困难,所以转正梁科长还是要继续帮忙的。

    一场酒喝到最后,还是要靠许大茂把他送回家。

    饭钱?他都醉成这样了那里还掏的出钱呀,所以许大茂等于应约前来付了次账。

    当晚回去的时候酒劲上涌,所以娄晓娥第二天提出了,想要回娘家住两天的要求。

    下午娄晓娥带着挺不情愿的雨水回娘家休息去了。

    许大茂当天晚上在雨水房间安歇,第二天应阿姨的邀请在那边休息了一晚。

    第三天上班的时候,刘丰带来昨晚四合院最热闹的话题。

    贾张氏在外面挨打了,并且被打的不轻。

    昨天下午贾张氏脸上就被挠的一道道的血印,一瘸一拐的从外面回来的。

    后来经过大家的打听才知道,贾张氏昨天又跟着李媒婆,去帮贾飞看老婆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李媒婆,已经把他家的问题还有在四合院的情况全都摸清楚了。

    就涉了一个简单的套,如果贾张氏嘴不贱的话一点事没有。

    但李媒婆就是针对的贾张氏的嘴贱。

    通知她的时候连带着那位姑娘的家人也通知了。

    这个你偷看我家姑娘,我们也偷看下他家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没一点毛病。

    毕竟姑娘嫁过去过的好不好,婆婆能占很大一部分原因。

    这个姑娘贾张氏还是有点钟意的,但是一听李媒婆说的价钱就不淡定了。

    贾张氏:“什么歪瓜裂枣也敢要40斤粮票,她们家都是傻子吧。”

    “没见过钱的乡下人,40斤粮票娶她这样的能娶好几个了。”

    然后就开始把这位姑娘和她的家人往死里贬低。

    李媒婆拉都拉不住呀,这下捅了马蜂窝了。

    这位姑娘家的两位姐姐和一个婶子,就在旁边不远处呢。

    贾张氏的话一句不落,全被人家听到了。

    三打一人家以绝对的优势,彻底碾压贾张氏。

    李媒婆拉架的时候都被推了一个跟头,弄了一身土。

    然后李媒婆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心想5块钱已经落袋子了。

    跑两趟腿就能赚5块钱,李媒婆也是吃准了贾家现在的情况。

    除非她家不要一点面子,娶一个还不如秦淮如的。

    她也不怕贾家绕过她去娶媳妇,要是让她知道了。

    拆散一对对于她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等别人打完以后,李媒婆上去对贾张氏说:“贾家嫂子,我是拦都拦不住你呀。”

    “今天你害的我也被人打了,所以上次的鞋底钱没有了。”

    “你要是想让我继续帮你说呢,就需要在拿一份钱出来。”

    李媒婆说完就走了,只留下贾张氏在原地使劲的骂着。

    晚上贾飞跟贾张氏也吵了起来,可怜的棒梗在一次成为他奶奶的替罪羊。

    许大茂在心里替棒梗默哀一秒钟,然后很开心的喝了一口茶。

    刘丰接着说:“三大爷昨天一直在找您,估计还是阎解成的事。”

    许大茂:“你也看见了,我最近光厂长的应酬都忙不过来。”

    “我是真的没有时间呀!在说阎解成死活不承认自己惹过人。”

    “这孩子年纪不大心眼挺多呀,他这是摆明了要让我帮他抗雷呀!”

    “这也说明他得罪的这个人来头不小,所以他才不敢明说呀。”

    “这件事暂时不用理会,咱们先把自己工作干好在说。”

    打发走刘丰以后,许大茂继续看书打发时间。

    这时候保卫科的梁科长过来了,进门也不客气从桌子上抓起茶叶罐子。

    就往自己的搪瓷杯里倒了一些,泡上茶这才坐了过来。

    梁科长:“还是许主任这里的茶叶好喝呀!”

    许大茂:“行了~不就点高碎吗,你又不是喝不起。”

    “哈哈~许主任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那个姐夫想约你吃个饭。”

    “说是上次回来好长时间了,也没聚一下。”

    “另外还有铁道署上次送你们上车的那位候段长,刚好也有时间。”

    许大茂一听这个就有点翻白眼,什么叫他也有时间呀?

    这分明是王厂长把自己说了出去,侯段长让王厂长搭桥来了。

    许大茂当然不反对拓展客户这样的事情。

    当下就答应了下来,梁科长说一会他去打个电话,让那边等下班以后来车接。

    随后没待多少时间,梁科长就抱着他的陶瓷杯走了。

    梁科长走后许大茂也没有清闲下来,客人基本不断。

    各车间主任有蹭茶的、有闲聊的,总体上都透露这一个意思,打听督查办什么时候在收人。

    许大茂也纳闷呢?难道他们收到了什么消息吗?

    一直到吃饭的广播响起的时候,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在食堂吃完饭以后,防止别人打搅自己午休,让阿姨把门直接从外面锁上了。

    一直睡到半下午阿姨过来叫他起床,在睡下去的话晚上真就别想睡觉了。

    起来洗了把脸彻底清醒过来,看看还有点时间。

    就把自己的工具好好整理了一下,不太好的直接换新的。

    一切弄好以后和阿姨打个招呼,让她把小黑带回家。

    许大茂就直接往保卫科那边,找梁科长聊天等时间去了。

    和梁科长在屋里聊着天,下班的广播还没响起。

    王厂长的车就来了,看了一下表还有10多分钟。

    本来梁科长打算直接离开的,结果被许大茂一把抓回来了。

    往侧方使了个眼色,梁科长转身才发现是保卫科一位副科长。

    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提前从别的门过来了。

    “梁科长你这是要准备下班呀?现在好像还没用到时间吧?”

    “路副科长今天来的挺早呀,我这么可能提前下班呢。”

    “外面来了辆车,我过去训问一下,路副科长要不要一起呀?”

    “我还没有到时间上班呢,就不抢梁科长的工作了。”

    “不过您也要注意一点吧,万一这辆车把您拉走了,不知道您算早退呢还是算擅离职守呢?”

    梁科长:“这个就不劳烦路副科长操心了,毕竟这不是你的权限。”

    “这手要是伸过界了,万一被别人打断了,我这作为你们科长是管呢还是不管呢?”

    “你……。”

    梁科长丝毫没有理会这位路副科长,直接走向了那辆汽车。

    聊了两句以后就返回来了,拉着许大茂在一旁说话。

    把这位姓路的副科长气的冲许大茂发起了脾气。

    “你是那个车间的,上班时间谁让你在外面转悠的。”

    许大茂看着这位路副科长,指指自己的鼻子说:“你在问的是我吗?”

    “就是你,快说你是那个车间的。”

    许大茂转过头说两个字:“傻逼。”

    没等这位发火呢,旁边保卫科的其他人就拦住他了。

    在旁边嘀咕几句以后,只见这位路副科长脸红的和什么似的。

    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许大茂都有点失望。

    他要是过来就道歉,许大茂反而不好弄了。

    就这水平许大茂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没有特殊关系的话,用不了多久梁科长就能把他给玩死。

    这时候下班的广播响起来了,两个人笑了一声。

    谁都没用在提起那位副科长,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用发生一样。一起坐上车就走了。

    汽车一直开到一个连招牌都没有的饭店门口。

    王厂长和那位侯段长在偏厅喝茶闲聊,看到许大茂他们来了。

    这才迎上来招呼大家往后面走去,许大茂这时候才注意到。

    这应该是一个小三进四合院改成的饭店,怪不得刚才进门的时候感觉怪怪的。

    旁边有一个专用走廊,基本上可以保证各房间的人不会碰面。

    许大茂始终保持着,不好奇不多嘴的好习惯。

    几个人一直来到中院的东厢房,从侧门进入。

    院子中间竹子和花木,完美的把东厢房分割了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空间。

    等到大家全部坐好以后,王厂长一边招呼点菜。

    还一边介绍这家饭店厨师的拿手好菜,看来平时他没少来。

    侯段长到是挺热心的,但是他的话题比较冷僻。

    一般人还真接不上来,大部分都是有关俄罗斯的风土人情。

    许大茂能接上来这个没什么问题,就是心中有点好奇。

    王厂长可能是看出许大茂的疑惑了,笑着介绍道:“大茂别在意呀,他最近一直这样。”

    “上头打算派他接待一个俄罗斯的代表团,最近有点魔怔了。”

    “经常聊些这些话题,生怕记不住一样。”

    王厂长:“不过大茂你到是能跟他好好聊聊,你不是还有一个俄罗斯的女学生吗?”

    “风土人情方面,应该知道的比旁人多一点。”

    侯段长:“许主任还有个俄罗斯的学生?”

    听到老同学的疑问,王厂长笑着把许大茂在长安,收娜塔莎的事讲了一遍。

    侯段长:“许主任还真是多才多艺呀,竟然连俄语都会。”

    许大茂:“都是互相学习的,口语方面人家也教给我不少。”

    接下来侯段长更加热情了,拉着许大茂一直聊这方面的话题。

    最后还是菜上齐了,王厂长用喝酒才把他给打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厂长才把这次的拜托许大茂的事情说了一下。

    随后许大茂给这位侯段长,把完脉把药方写好。

    还是嘱咐什么时候喝够天数,什么时候找他做最后的治疗。

    最后这位侯段长一定要亲自送许大茂回家,还说顺便认一下家门。

    这位侯段长开的竟然是辆伏尔加汽车,这可就太难得了。

    说伏尔加汽车大家不太熟悉,但是说它的大夏名字“金鹿”,这个大家可能会有点印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