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十八幕:夜空、结论、认可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十八幕:夜空、结论、认可

    “对不起图恩克……竟然忘记你了什么的”

    又留下了诺依忒,克莱尔很是尴尬地跑回去取回了图恩克。

    “都说了,不用对我道歉,不过你突然闯进来,还吓了艾瓦梓一跳啊,这还挺新奇的”

    “诶?那是被吓到了?”

    “不知道,我猜的”

    “这样啊”

    “……啊,虽然我料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不过克莱尔,我在逗你笑哦?别做出这么无聊的反应嘛”

    “想要我笑吗?虽然不清楚您的想法,但既然是您的愿望……啊,抱歉,让你久等了,诺依忒”

    这边还没有答完话,望见了背靠墙壁站在旅店前的诺依忒,克莱尔又急着打了一个招呼。

    “……嘁,我倒是无所谓这点时间,但是你要是有事,就赶紧说”

    同样走出了旅店,克莱尔抬头看到了今夜的天空。

    和有些阴郁的白天不同,因为傍晚吹过了一阵大风,云层已是皆被吹散。

    数不尽的明星在天穹之上倾泻下光辉,代替太阳为这片大地上生存着的一切生物指路。

    “诺依忒,您是那个组织「尤格多拉希尔」里的人,宝石也是那个组织的东西,既然如此,您是为什么要来偷呢?”

    在星光之下驻足,克莱尔朝着站在旅店阴影之下的诺依忒问起。

    “什、什么啊,怎么变成问我问题了?”

    回答之人眼神游离着,想要把这个问题混过去,但这是不会成功的。

    “更何况,诺依忒,主办方也是组织的人,他为什么要装出一副不认识您的样子,来审问您呢?”

    因为这绝非是疑问,这是、

    “当时您哭了对吧?我不是很了解您,但即使是艾瓦梓前辈,您也并非是立即哭出来的,而是被连续质问才哭出来的

    但是、那个时候您一直在哭,您是个惯犯,我是知道的,但暂且不提这个,您害怕的不是被抓包,而是那个主办方吧?”

    这是、将人逼上绝路的话语。

    “……我……”

    是会想要生气的吧?于是那孩子皱着眉猛抬起头,但即使那样,却不能说出些什么,只能再次灰溜溜地低下头。

    “所以、我得出了结论,从一开始您就在说着「会被组织丢下」而加入了我们,但我猜想,那个说不定不是未来进行时,而是过去完成时

    您已经被当成弃子了吧,拿着的那颗宝石,是组织要求你去替换真货,是后悔把真货给出去了吧

    既然已经确定是真货过了,之后看到差不多的,也不会突然就发现被替换成假货了吧,我猜

    已然被抛弃了,但还是想得到组织认可的您,盯上了……大概是艾瓦梓前辈吧?希望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而重新获取组织的认可

    但理所当然的,您赢不了艾瓦梓前辈,结果您还是回到了这个镇子,拿着假的宝石打算去替换

    然而,您没想到的是,大概也没人想到,那颗宝石被另一股势力偷走了,甚至和您刚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那里

    结果,您任务失败,见到了和您在同一个组织的人,因此感到害怕而哭起来了吧?

    而那个时候,他也十分「配合」地装作不认识你,这样一场闹剧就上演了”

    一口气说完了关于相遇那一天、宝石被偷的那一天的全部猜想,克莱尔看着诺依忒,希望她能够有什么回应。

    但诺依忒只是沉默,于是克莱尔继续说。

    “我所说的东西,夹杂了我大量毫无根据的猜想,如果您可以指出一些错误,那可以大大帮助我还原真相,当然,您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侮辱您「拒绝」的选项”

    “……不用了,哼,可以称之为全对吧”

    “那就再好不过了”

    “嘁,那又如何,话说,我现在是彻底被组织抛弃了,要笑就尽管笑吧,但我……我是不会透露任何组织的事的”

    “我猜您也不知道组织的什么机密情报吧”

    虽说是无心,但克莱尔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个事实。

    “什——”

    “我说的「再好不过」,是指的您愿意协助我了这件事,谢谢您的回答”

    “都什么啊……这、这才不是协助啊!”

    “谢谢您”

    “……”

    “谢谢您,无关其他事,只是单纯地感谢您而已”

    一开始好好说出来不是会让我们都轻松很多吗?克莱尔心中也有这样的部分,但现在,她是在为了另一部分而诚恳地道谢。

    “哼,结果还不是没查出到底是谁在偷”

    被克莱尔说地又把头往下面埋了一点,再次发言时她已经强硬地转换了话题。

    “说起这个,克莱尔,宝石的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见我们的讨论,门的隔音貌似还不错来着

    总之,宝石的事交给我和艾瓦梓调查吧,你就安心去得第一吧!”

    说到这里,反倒是由图恩克开口解决了这个问题……到时候实际上会是艾瓦梓去解决吧

    “我会得的,第一……现在说已经迟了也说不定,但没有得到第一的准备,我也一直是有的,请您相信

    向那只怪兽复仇的事,我现在才明白,不管有没有跟着艾瓦梓前辈,我都会去做的”

    “——才不相信”

    “诶、诶?”

    得到了完全意料之外的回答,克莱尔整个人被震得思考不能。

    “克莱尔,你会为所有可能性做准备这件事当然已经了解了

    但我才不要相信你不会得第一这件事,而且,好不容易坚定赢的希望了,别在这个时候又退回去啊

    我还是更喜欢之前明明板着脸很有礼貌却随时一副自信满满样子的克莱尔

    再来说啊,「我会得第一」,这样…告诉我吧”

    脱口之言是「不相信」,但话语中蕴涵的意义则是将全部的「相信」交给了克莱尔。

    “我——会得第一”

    为了不辜负那样的期待,于是克莱尔那么说了。

    “嗯,果然这样才比较像克莱尔嘛,不过要是真的有一天,你和艾瓦梓分开行动,我会相信你能先一步报仇的,就算对方是艾瓦梓”

    “嗯,能得到您的信任,真是我的荣幸”

    “别这么说啊,是克莱尔先来相信的,我要是不去相信的话,不就像我输了一样吗?仅仅是这样而已哦,不要在意”

    用着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图恩克那么说,尽管克莱尔并不需要哄,即使她的的确确还能算个孩子。

    “相信来相信去的,嘁,到时候被什么人背叛了可别来找我哭鼻子啊!”

    图恩克和克莱尔两人交谈之际,被晾在一旁的诺依忒偏偏倒是挑了这个时候发表自己的看法。

    “哭鼻子?但是,现在哭出来的,是您啊”

    直接提出了这个事实,诺依忒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么说的克莱尔。

    “什么啊……怎么会、我、我为什么哭了”

    连着眨了好几下眼睛,但这样只是在满是泪光的眼中快速凝了几滴眼泪落下来罢了。

    “您现在从眼睛中正不断流出水来,这难道不是「哭」吗?”

    “都说……呜、都说没有啦”

    慌忙用手擦去了落下的泪水,但又是几滴流下来,这样可忙不过来。

    “……嗯,您没有哭,那么,您很悲伤吗?”

    “呜……”

    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能从嘴里说出来,诺依忒只是努力忍住自己抽泣的声音。

    “没有悲伤的必要,宝石的事,既然艾瓦梓前辈和图恩克那么说,就请相信他们吧”

    “……呜呜……”

    “被组织丢下了的话,尽管这样无法改变那个事实,但是、”

    迈步走到了诺依忒身前,克莱尔握住了她的手。

    “请到这边来”

    她那么说着,一把将诺依忒从旅店的阴影下拉出来,两人共同沐浴在星光下。

    “……呜……嘁”

    好不容易止住了抽泣的声音,诺依忒结果确实咋了下舌。

    “今后也一起行动吧,和我、然后是艾瓦梓前辈,当然还有图恩克”

    “什、什么啊……我才不稀罕呢,就算你那么说我也不会透露组织的情报哦”

    “嗯”

    “……但是、宝石相关的事,有问题就问吧,我会尽力答的”

    “嗯,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嘁”

    趴在克莱尔的肩膀上,诺依忒擦了擦脸上剩下的泪水,然后她望向天空,说道。

    “今晚、星星很多的样子”

    “因为确实很多吧,说起来你的名字,在以前的语言中,有「夜」的意思吧?”

    虽然看不见,但图恩克简单地用一句话破坏了现在的氛围。

    “啊,是夜幕,是不会带来光明,只有黑暗蔓延的夜

    明月是照亮大地的灯塔,烁星是指引道路的路标,而我只有黑暗”

    自嘲地笑了笑,撇过头,诺依忒回答说。

    “夜?但是,我听哥哥说过,月亮也好星星也好,不是太阳离开后才存在,而是一直都在,只是太阳的光芒过于耀眼才看不见

    所以、是黑夜支持着星星和月亮存在,为不够耀眼之物提供了这样的舞台,我认为这是十分适合您的名字,魔王”

    “……区、区区勇者说什么呢”

    “为什么「自称」被您省略了?”

    “我这是说明认可你了啊笨蛋勇者!”

    生气地吼着,但是,诺依忒说完又笑了起来,脸上满是泪痕地笑了。

    已经没有能再说的话了,接下来宝石相关的事就靠图恩克他们吧,于是,两人各自回答了自己的房间。

    “喂,克莱尔”

    半睡半醒之间,克莱尔听到图恩克在说话。

    “我在很多年前,还是个人类的时候,在出发旅行之前,曾经有一个占卜师对我说过一句话”

    “占卜师?那是什么?”

    “这个真不好解释……大概就是预言未来的人?总之,他给了我一个预言

    「如果想要的话就会得到,但作为代价,你会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克莱尔,如果是你的话,会期望着这个预言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