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间幕其五:代课、教学?打架!

不被祝福的生命 间幕其五:代课、教学?打架!

    “要我去猴子杂技团教猴子?如果是说笑的话就原谅你”

    一大早就能听到珂莱默缇丝的暴言,真是……一如既然的一天。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平常的,那就是奥克那.阿尼克斯,现在一年级年级主任,因为家中有事而请假走了。

    但今天一大早就有他的课。

    这种时候不用说,自然是要找代课老师,于是,校方找上了珂莱默缇丝。

    老师缺人时,让在学校巡逻的执行者暂时顶上,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稀奇就稀奇在于……偏偏找上了珂莱默缇丝。

    “为什么说得好像我需要你的原谅一样?”

    对面坐着的人是不久前从执行者那边退下来的捷德,也就是现在的学校理事长。

    他还是之前珂莱默缇丝看到的那个样子,闭着眼睛,看得珂莱默缇丝很是不爽。

    “明明不只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作为执行者巡逻,却偏偏找上我,除了渴求我的原谅以外,还有别的理由吗?”

    “……”

    面对珂莱默缇丝的暴言,理事长还是沉默着微笑,仅仅是这样而已。

    也够没趣的,要是一直单方面谈话的话,是会那样没意思。

    但珂莱默缇丝没有觉得无趣,她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我找到你了,十年前,学生的档案,你在那里登记过

    那一届,啊啊,我是听说过的,只有两名学生,而那两名偏偏都是以全优成绩毕业的

    其中的一名、那是我以前的老师,奥尔黛西雅,而另一名就是你吧?

    这样的人物,以后我却从未听说过,不觉得很奇怪吗?明明之前说是执行者的一员?”

    “所以说?”

    面对着言语里净是挑衅的珂莱默缇丝,理事长还是以微笑淡然地回应,当然,任谁都能理解他微笑中的恐吓。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恐吓能吓到珂莱默缇丝?那才是天方夜谭。

    而另一边,自然学生们也是再等着老师来上课。

    “我在想,老师旷课该怎么算”

    眼看着这节课已经上了,老师却来都没来,科洛伏顿见状只能那么说着并长长叹了一口气。

    “最好别来”

    西昂趴在桌子上假寐着,时不时抬个头看看门外。

    “这节课不是我们那个年级主任吗?明明之前外面的人还没敲钟他就会来的,什么啊,被洛贝莉亚老师传染了?”

    摔了甩头,卡菈向科洛伏顿抱怨道。

    “那种东西会传染吗?话说起来,你之前去找学校申请更换星导器了,对吧?新武器感觉怎么样?”

    果断特意找错了卡菈话里的重点,并熟练地一转话题,只能说真不愧是科洛伏顿。

    “嗯?不会传染啊?”

    这人也找错重点了!莫非也是故意的吗!?

    “你有那么不想谈你的新星导器吗……?”

    再次叹气的科洛伏顿,回忆起了卡菈那把星导器。

    本来是巨剑的,但对她来说实在是不适合,于是在老师的建议下,她很不情愿地去申请换了。

    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呢。

    在他为卡菈担心的时候,门哐地一声开了。

    “啊、老师你来……啊?”

    话说到一半,他立刻愣住了,因为走来的人不是他们的老师——奥克那.阿尼克斯。

    那个人是、这个学校的执行者,珂莱默缇丝.斯莱德。

    为什么会在这里,科洛伏顿心中冒出疑惑,而西昂则是直接把他的疑惑吼了出来:

    “那个珂……珂什么什么来着的,你为什么会在上课时间来这啊喂!?”

    自然,珂莱默缇丝理都没有理他,径直走到了讲台。

    “啊呀,这就是老师看学生的角度吗,不错,我喜欢居高临下”

    这下不仅是西昂,连科洛伏顿和卡菈都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她。

    “可我不喜欢啊!?特别是不喜欢别人那么看我”

    不过,在这个时候去怼上珂莱默缇丝那么一句话的,还是只有西昂。

    “咳咳、执行者斯莱德,你……您今天是为了什么才来我们这?出什么事了吗,而且老师今天也没来”

    不过科洛伏顿可不会放任他们两个开始毫无意义地争吵,于是他强行插进来把话题转了回去。

    “嘿诶~既然老师没来,换成我来了,知道了却还不明白意思,你的脑子又是用什么做的啊?”

    就算是那样,科洛伏顿还是吃了珂莱默缇丝一记嘲讽。

    冷静……要冷静,科洛伏顿在心中那么告诫自己。

    “哦哦,是珂莱默缇丝来给我们上课啊”

    这个时候还是卡菈率先敢把那句话说出来。

    这个学校,确实是有如果老师都有事,执行者会来代课的情况发生过。

    但是就离谱,科洛伏顿那么想,毕竟那人是珂莱默缇丝啊,在短短几个星期的相处里,科洛伏顿已经完全摸透……不,完全摸不透那个人。

    正因如此,他不敢相信珂莱默缇丝会出现在课堂上,还要给他们教书?太离谱了吧?

    “嗯嗯,让我来看看你们要来上什么课”

    不是吧?现在还用这种语气翻开了教科书?科洛伏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超——没——用——,这不是超没用吗,这堆废纸”

    接着他就看到珂莱默缇丝把讲台上的教案一把全撕掉了。

    “……”

    果然还是那个人啊!

    “喂!你这家伙!”

    第一个沉不住气而站出来吼道的人自然是西昂,随后科洛伏顿也默默站了起来,只有卡菈还一动不动地坐在位置上。

    “直接开打吧”

    但那个执行者只是很轻巧地将这句话说出了口。

    「直接开打吧」

    “开、开打?”

    西昂震惊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实战才更方便理解吧,真不知道教那些有的没的到底有什么用”

    这就是当今天才少女的发言吗?科洛伏顿不禁在心里吐槽着。

    但结果大家还是跟着她来到了操场,这里是全校最宽广的地方,因此大多数时间会用作训练场。

    卡菈、科洛伏顿、西昂,三个人并排成一列,光说气势倒是足了。

    而珂莱默缇丝一个人站在他们对面,连一个正眼都不肯看向他们。

    那个人向来是讨厌在开战前说些有的没的,不然她也不会一手撕了教案。

    于是,她单手挥出背在背后的巨剑,那把剑比之前卡菈的星导器还大了有那么几尺。

    但她却毫无压力地重重砍来。

    稍微谦让一点如何?至少让我们先出手?科洛伏顿还在想这些没什么意义的事之时,那一把巨剑直直打掉了他手中紧握的武器。

    “该怎么说呢,是从基本功开始就太弱了吧?至少学会把武器握紧如何?就这样还敢分神吗,以为我会让你们先?”

    是的,那一瞬间科洛伏顿眼中只有挥出巨剑的少女,那个少女明明是很纤细的身体,却能挥动如此巨剑。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想,身体都完全动不了,只能想到那些当作饭后茶谈才可尚作理解的词句。

    那么,接着主动攻过来的卡菈又如何?

    答案是,就算是从背后偷袭,也被简单地打倒在地。

    乌黑的头发与澄蓝的瞳孔,精致的面容与完美的身材,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美人。

    如果是珂莱默缇丝的话,即使是简单地转了个圈,也足以让人体会到动态之美。

    黑色制服的下摆也随着她的动作飘舞,但这一场景带来的只有残忍的结果。

    卡菈直到被狠狠地一脚踢翻在地时,都没有想通珂莱默缇丝是怎么察觉到自己从背后袭来,并躲过攻击,反倒是还了一个果断地回旋踢。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天真”

    那个高傲的执行者意简言赅地评价了卡菈。

    “自漆黑的深渊中显现,于洁白的光辉中诞生,呼应吾之召唤吧,雷鸣!”

    剩下的人,只有西昂了。

    从刚刚开始,他就在低声咏唱着,与咏唱同时进行的,是他的星导器上一道道金色光纹闪现。

    他的星导器是一把枪刃,这是足够特殊的武器,尽管当下的资源无法造出大量子弹供枪使用,但其特殊就特殊在,共鸣的效果也与其他星导器有所不同。

    在卡菈被打翻的瞬间,咏唱完成,那把枪刃发射出一颗闪着雷光的子弹朝珂莱默缇丝打去。

    斟酌之下,西昂还是没有把子弹打向要害,而是选择了小腿。

    那一枪打中了。

    子弹穿透了制服的下摆和裤子,在她白哲的腿上生硬地打出了一道焦黑的伤口。

    但那又有什么用。

    下一个瞬间,那人俯身冲刺,以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又一刀砍飞了西昂的武器。

    就像那次攻击没有给她造成任何影响一样。

    不,不对,于是被强大的冲力打愣住的西昂意识到、

    那个人只是根本没有在意这样的伤口罢了。

    “你使用共鸣的决意我并不讨厌,但是,弱就是弱而已”

    简短的评价说完后,那人轻巧地转了个身,朝于三人相反的方向离开。

    “没劲,下次不来了,吊打也不带这么简单的,还不如去巡逻”

    走前还那么嘲讽了一句,三人皆是无言,同样也离开了这里,回了教室,只有卡菈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珂莱默缇丝离开的方向。

    至于珂莱默缇丝,倒确实是巡逻去了,这一闲逛……啊不,巡逻,就走到了校门口前,在那里,她看见了一个亚麻发色的少年站在门口。

    他不是这里的学生,她立即判断出,于是拔出剑走了过去。

    那把巨剑拔出来的气势可足够非凡,人还没走到,那个人直接腿都吓软了,跪倒在了地上。

    “呀,来干什么的?”

    手上拿着把巨剑,而珂莱默缇丝自己倒是用一股轻佻的语气开了头。

    “唔哇啊啊啊啊啊……”

    自然,那个人被吓得更狠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三、二、一”

    没有人知道珂莱默缇丝在倒数什么,但那也足以给人压迫感了,于是那个人在重压之下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我我我只是想给学校的大家送点东西吃,那个那个,嗯……我我我一直很憧憬还是该怎么说这个学校、所以,呃……”

    一阵胡言乱语后,珂莱默缇丝差不多是理解了他的意思,于是她说:

    “语言障碍吗?超好笑”

    话是这么说,可她反而没笑,这句话自然也只能理解为一次嘲讽。

    “对、对不起?呃,我同学也经常那么说我,我、我大概真的有什么地方不正常?”

    “是吗?我倒是觉得只有不正常的人才会思考自己也好,别人也好正不正常”

    绝杀。

    那个少年被珂莱默缇丝说得完全愣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