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七幕:战术、偶遇、堕入回忆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七幕:战术、偶遇、堕入回忆

    一片绿叶轻轻随风飘落而下,但还未等它落地,只见一道残影,便被分成了两半。

    “挥剑的速度和精准度都很优秀,不错嘛”

    克莱尔手中握的是一把木剑,图恩克则被倒插在不远处。

    当然,它的指导并没有因为不在克莱尔手中就停下来。

    “是吗,瞄准的是对方对于新剑的不适应吗?不错的计划,如果是习惯了自己武器的话,即使眼睛看到了实际的战况,也会有一瞬愣神吧

    大致来说,就是所谓的大脑跟不上身体吗?

    从这方面来说,我也是你刚刚拿到的,你还没有习惯吧,这样他们愣住的时间就成了你的优势

    不过本来我就不适合给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用,你换用木剑或许更好”

    “我并不是小孩子,图恩克”

    这里是一片少有人经过的空地,因此克莱尔也可以没有顾忌地和图恩克谈话。

    “是吗,哈哈哈,先不谈那个,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了吧,之后打算去干什么?要再去见见那个魔王吗?”

    “……诺依忒小姐?不想去”

    图恩克的问题让克莱尔愣住了,她像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一般,好不容易才将不想去三个字从嘴里挤出来。

    “哈?什么啊,你那反应,怎么,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出了什么事吗?”

    对克莱尔的态度感到迷惑,于是图恩克又问。

    “不,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诺依忒小姐不是说了是魔王吗?我看以前哥哥给我读的那些故事里面,那种角色不是很恐怖吗?果然不太敢去”

    “哈——?之前你表现的很像害怕的样子吗?既然如此就不要帮那家伙了嘛,说到底,看她一副拒绝配合的样子,真的像是希望你帮她申冤吗?”

    “我相信诺依忒小姐,和我害怕魔王,我认为这是两码事,至少在诺依忒小姐,和大家面前,我不能把害怕表现出来,所以,这件事只在这里告诉您

    至于申冤……很遗憾的是,即使是诺依忒小姐不愿意,我也要做这件事,我要让真正的犯人绳之以法,如果真凶就是诺依忒小姐,那也一样的”

    说到自己的目的时,克莱尔刚刚眼中的犹豫已然消失,只留下了坚定的目光。

    “你还真是过分正直地活着啊,咳,那这个也不聊了,说起来你昨天晚上的体能训练也干得不错,也不知道你的剑术是在哪里练的”

    现在是四月十三日,大概上午九时左右,克莱尔和图恩克大致已经在这里为大赛练习了三个小时。

    今天下午的比赛赛程,克莱尔已经去看过了,好像是个普通人,并不是雇佣兵,她并没有太在意对方。

    但是往后的对手按理说该是越来越强,为了得到第一,虽说只是临时训练,不过也不能松懈。

    这次的参赛者正好是有六十四名,也就是正好五轮,等到第三轮也就剩十六人了,那时留下来的人实力肯定不俗。

    “剑术的话,包括之前的训练,是我哥哥指导的”

    “是吗?对了,你出来这件事有和家人说吗?我不会像艾瓦梓那样赶你走,但是克莱尔,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虽然我们之间已经签订了契约,但仅仅是保留那份契约,你自己离开也行”

    “……没关系的,哥哥的话,现在已经死了”

    沉默着,沉默着,克莱尔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个她并不想面对的事实。

    “好!没人,克莱尔?赶紧跟上来”

    即使是如今,也认为是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再次涌上。

    阴冷的地下室,连墙上挂着的火把都不知道熄灭了多久。

    轻轻踏上下一级台阶……不过因为是地下室,称之为「上一级台阶」也许更为合适。

    潮湿的空气简直令人感到恶心,不过那对克莱尔来说,是早已习惯了的事情。

    不对,对克莱尔来说,那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在迈上最后一级台阶时,那扇曾经遥不可及的门就被那样轻易地打开了。

    未曾见过的刺眼阳光灼烧着眼睛,克莱尔不禁捂住了眼睛,让世界重回黑暗。

    “好,克莱尔,出去吧!”

    但身旁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克莱尔的状态,一把拉住她,就将她拉了上来。

    许久之后,她才习惯了那过分夺目的光芒,然后她看见了。

    草地是绿色的,天空是蓝色的,然后周围盛开着鲜花。

    花瓣的触感是从未接触过的柔软,只在故事中见过的世界,如今成为了现实。

    “这就是……世界?”

    面对不曾见过的世界,克莱尔除此之外再也说不出任何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头顶的太阳。

    比起一切事物,更加夺目的那个存在,比起故事书中,更加真实地观测到了它的存在。

    温暖的日光洒下,于是克莱尔想,自己在地下室所过的生活,那是真实存在的记忆吗?。

    如果肯定了那段记忆的真实性,就像是要否定掉在这里看到的一切一样。

    “不好,时间到了,克莱尔,赶紧回去!”

    但却听到了那样的话语,就像是从美梦中醒来之时般,克莱尔不得不去面对现实。

    “喂?克莱尔,听得到吗?话说啊,不要一直盯着太阳看,妈妈以前说过,眼睛会瞎的”

    即使被那么说了,克莱尔仍然是注视着那个橙红色的火球,不想将视线移开一秒。

    “有那么喜欢吗?只是太阳而已,对了,你没见过海上的日出吧,我有个朋友有船,以后带你去看看好了!”

    直到今日,这也仍然是被克莱尔无数次咀嚼般回忆着的片段。

    已经从那个黑暗的地下室走了出来,明明不需要抱着那点短暂的记忆渡过漫长的时光,但依旧是将那些零碎的记忆收集起。

    越是回忆,原本的记忆就越是被扭曲,即使如此,也要去一遍遍回忆着。

    但正当克莱尔陷入回忆时,突然她好像感觉到被什么东西撞上了。

    是什么?她警觉地从回忆中回到现实,却发现一个人撞上了自己。

    ……等等?诶?诶?

    “啊?”

    “什么?”

    两个人同时发出了惊异的叫声。

    ……怎么说,虽然不太能准确地描述出来,但就是那个、好尴尬啊?

    而且这个身高差,简直就像是自己撞上去的一样,怎么会?明明自己就站在这没动。

    于是克莱尔想要往后退一步,但在那之前,对方就抢先一步往后退了。

    “停一下等一下!我没撞到你!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话说回来,我可不会赔钱啊!绝对不会!”

    那个人拿着书往后退了几步,想必就是因为一边看书一边走路才撞上的吧。

    嘴里却在碎碎念着意味不明的话,那时克莱尔也正好抬头看到了她的正脸。

    好像,有点脸熟?

    渐渐的,那张脸和记忆中的某张脸重合上了,而显然,对方也从支离破碎的言语中突然醒悟了,那双瞳孔逐渐染上了震惊。

    “你是——”

    “不要啊!为什么?”

    克莱尔认真地回想着那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则是一脸不可置信地大叫。

    “莱茵.尼特,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说起上次比赛……”

    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克莱尔想起了她的名字,正是昨天与她比赛的对手。

    而与克莱尔不同,那个人——莱茵.尼特又后退了几步,埋着头远离了克莱尔。

    “等等,我我我,我不会赔钱的,虽说我我我打不过你来着”

    啊,那个人,抱着头蹲下了?

    “抱歉,尼特小姐,我是不是有点吓到您了?我没有恶意,也没有让您赔钱的打算,说到底,我为什么要让您赔钱?”

    说完这话时,那个人才抬起了头,克莱尔盯住她翠绿的瞳孔,莱茵被她所注视着,忽然又像不好意思一般,再次低下了头。

    “尼特小姐?”

    再一次轻声呼喊她的名字,而莱茵仍然是埋着头。

    “什么事……?”

    不过,克莱尔可以听见她小声地说。

    “没事的,尼特小姐,这里没有任何危险”

    “真讨厌啊,为什么我要被年龄更小的家伙安慰”

    “……尼特小姐,我听得见”

    “呜哇、等等,对不起,呃,也不是,呃,那什么?”

    于是莱茵又往后退了几步。

    “尼特小姐,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话的”

    “嗯、哦”

    于是莱茵尴尬地起身,尴尬地笑了笑,又尴尬地问到。

    “什么事?啊,呃,你是那个叫克莱尔.尤利的?呃,你好,尤利”

    结结巴巴地,她总算是向克莱尔打了声招呼,当然,尤利并非克莱尔真正的姓氏,不过作为克莱尔.尤利而生活的日子,她已经习惯了。

    “您好,上次我赢了比赛……”

    “什么啊,是来嘲讽?”

    话还没说完,克莱尔又听见莱茵在小声地碎碎念。

    “尼特小姐……我听得见,这句话我说过了吗?”

    “呃,抱歉抱歉,继续,继续”

    “所以我是正好想借此机会,与您道歉的,上次您恐怕是很没面子吧?”

    “都说的啥啊,确实很不爽,但是那是我自己弱的问题而已,你道什么歉,倒是你,之后还有比赛吧,不要大意了”

    好像是克莱尔那句话有些惹恼了莱茵,她把头往回一转,不想看到克莱尔似的,将言语干净利落地吐出。

    “我知道的,啊,并没有侮辱您的意思,但是实力这方面,我还是有清晰的认知”

    “唉……”

    这时却听见莱茵突然叹了一口气,克莱尔停下来,没有继续说,留给莱茵讲话的时间。

    “我果然就是个半吊子中的半吊子,算什么来着,四分之一?不,要不三分之一吧,赢不了比赛也是当然的,不过第一场就淘汰什么的……

    啊,不过我有个朋友也在参加,我先给你下定论吧,你会输”

    提起她的那位朋友,莱茵的眼里突然就像是有了光一样,不过说的话对克莱尔来说,倒不是什么好话。

    “……是吗?对不起,但我不得不去成为冠军,那么话也就到这了,告辞”

    拾起图恩克,朝着旅店的方向,克莱尔默默转身离开,但意外的是,她被莱茵叫住了。

    “你也回旅店吗?既然如此,不如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