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五幕:魔王、傲娇、成功

不被祝福的生命 第五幕:魔王、傲娇、成功

    就像昨天那样,把装着图恩克的亚麻袋子背在了身后。

    不过比起昨天,袋子里少了很多东西,只有一把剑而已,于是克莱尔又找来一根绳子绑了一圈收紧,防止它掉出去。

    图恩克的剑柄正好摆在克莱尔耳朵边上,它要是悄悄说话,克莱尔也正好能听见。

    早上起来,出门,克莱尔先去看了看大赛的时间安排。

    自己的第一场比赛,似乎就在早上。

    至于比赛规则,也有写在上面……把对手的武器击落,就可以判胜利吗?

    “是新历三百二十二年四月十二日九点开始吗?刚刚我已经听到九点的铃声了,赶紧出发吧,克莱尔,你的比赛就在第七场吧”

    还没等克莱尔去确定时间,图恩克先报了出来,而旅店中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并没有什么人去在意这声音的来源。

    “从昨天开始就是了,那是什么声音?”

    但旅人不在意,不代表所有人都不在意,比如说,突然出现在克莱尔身边的诺依忒,现在就问了出来。

    “缪小姐?为什么在这里?”

    “怎么?我们不是在一个旅店吗?为什么说得像我就不能在这里一样?话说,你倒是回答我的问题啊!”

    诺依忒对克莱尔没好气地说。

    “真是欺软怕硬啊”

    趁两人说话的空隙,图恩克在一旁吐槽道。

    “所以说,这是什么声音?”

    “……是图恩克,我的剑”

    原本克莱尔打算拔出剑来示意,但握上剑柄的一瞬她又觉得在旅店拔剑出来不妥,最后只能用语言来描述。

    “哈?剑?你说,说话的是你的剑?开什么玩笑,剑怎么会说话?”

    “什么……剑……原来是不会说话的吗?”

    诺依忒脸上写着不屑,而克莱尔脸上却是写满了震惊,好像受到了什么世界明天就要毁灭一样的冲击。

    “嗯嗯嗯,不过我真的会说话啊,那个叫诺依忒的”

    为了给克莱尔说的话充当证据,图恩克再次说话了。

    “真的不是腹语吗?话说,缪小姐缪小姐的,叫我诺依忒就好了,才不是因为昨天你帮我解围,所以才特意优待你的哦?”

    “是,诺依忒小姐,那么这边也要做一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克莱尔.尤利,然后昨天那个……呃,那个威胁您的人名字是艾瓦梓”

    恭敬地鞠了一躬,克莱尔做起了自我介绍。

    “喂喂,克莱尔,你最近遇上的傲娇多过头了吧?这可怜啊,感谢我吧,我可不是”

    仍然是趁着两人说话的空隙,图恩克见缝插针地吐槽道。

    “克莱尔……真是有够烂的名字,既然都开始自我介绍了,顺便问一下,你是雇佣兵?”

    “不是”

    “那是什么?”

    “大概……是勇者”

    “勇者?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听到克莱尔的回答后,诺依忒突然大笑起来,直接捂着肚子跪倒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气。

    “勇者?那么,我是魔王哦?”

    “诶?”

    “信吗?”

    “不,并没有不信任您的意思,只是,如果您是魔王,为什么昨天还会……”

    “啊啊啊啊啊!闭嘴啊!不要提昨天了!

    哼,那么就说吧,我还没有成为魔王,不过我的梦想是成为魔王,理解吗?梦想,可不是像你一样直接把勇者报出来”

    用手也不知道在比划着什么,总之诺依忒在用手比划着。

    “是吗?梦想?但是,为什么会想成为魔王?”

    “不是总是有笨蛋想要当勇者吗?果然没有魔王的勇者只是自大的大笨蛋而已吧”

    “这样啊,诺依忒小姐,真是有奉献精神啊”

    “哈?谁有奉献精神啊,不是魔王总是为了拯救世界,所以要去打败最恶的勇者吗?我要是不去成为魔王,谁去打败勇者啊”

    很有自信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呢,诺依忒……

    “这家伙,世界观是不是有点问题?”

    而图恩克,还是在一旁吐槽,虽然根本没有人理他。

    “喂,克莱尔,比赛要开始了吧?赶紧出发吧”

    刚吐槽完,图恩克突然又想起了那件事,于是向克莱尔提示道。

    “知道了,告辞了,诺依忒小姐”

    收到图恩克的提示,克莱尔便又鞠了一躬,向诺依忒告别。

    “哦、哦,再见”

    与克莱尔从容的告别不同,诺依忒明显有点不自在。

    “其实和你聊得很开心吧?果然是傲娇啊,最近遇上的傲娇好多,傲娇浓度是不是太高了?克莱尔,谢谢你也不是傲娇啊”

    等走到诺依忒听不见的地方时,图恩克对克莱尔吐槽道。

    但走到比赛举办处时,克莱尔也该和图恩克告别了。

    为了公平性……虽然让雇佣兵出来和普通人战斗本来就不公平,总之要用大赛方准备的木剑战斗。

    “是雇佣兵的话,带的武器放到这边,放心,我们会妥善保管的”

    比赛的场地是一个木质的圆形高台,在高台的一侧,站着一个守卫扯着嗓子吼道。

    “小心不要说话哦,图恩克先生”

    挤过紧紧围着的人群,虽说感觉这种事,图恩克一定明白吧,但克莱尔还是小声向图恩克嘱咐道,接着把它交给了守卫,又从守卫手上接过了一把木剑。

    “……”

    “……真的啊,普通的剑不会说话,是图恩克比较特殊啊”

    回忆着图恩克的触感,克莱尔又望了一眼已经被守卫保管的图恩克。

    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克莱尔盯着那把剑,希望能把它盯到会说话,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没过多久,另一名守卫就叫到克莱尔的名字,这代表自己该上场了。

    自己的对手……克莱尔想着自己之前看的大赛时间安排,好像是一个叫莱茵.尼特的人?

    站上那个圆台时,对手已经到了,从外表来看,是个黑色短发,绿色瞳孔的女性。

    从性格来看……这个人克莱尔都不认识,怎么知道呢?不过看时间安排那里的备注,好像是个雇佣兵。

    ……别,不会第一场就被淘汰吧?

    看到参赛者上场,底下响起了巨大的喧闹声,自然也有加油声和喝倒彩的。

    不过那些克莱尔倒是没有兴趣去听。

    往圆台下看了一眼,底下人山人海,但不管克莱尔怎么找,都看不到艾瓦梓的身影。

    “……没来啊”

    其实也没有想过她会来,明明她来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但克莱尔就是莫名失望。

    “三……”

    担当裁判的守卫已经开始倒数,克莱尔不得不把视线移回自己的对手上。

    “二……”

    那人已经举起了剑,看那架势,是打算一开始就冲过来攻击吧。

    “一……”

    同样把剑架好,与对手不同,克莱尔摆的是防御的姿势,毕竟对手一看就没有防御打算,她要攻击的话,这边也攻击,在互相都不了解对方实力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开始!!!”

    裁判高亢的声音宣判了开始。

    而那个人果然攻了过来,只不过是斜着冲过来的。

    也是,毕竟肯定是盯着对手的缝隙打。

    这把木剑比图恩克短了不少,刚刚拿到新武器,克莱尔手感还不是很好。

    但这对对手也是一样的!反手挥剑,撞上了对手的那柄木剑

    同样是没有习惯这把剑的长度吧,克莱尔抓住那一瞬的愣神,后退一步,主动结束了刚刚那一击。

    ——结束,也就意味着下一个开始,克莱尔迅速开始为下一击蓄力。

    有了刚刚的那一次碰撞,克莱尔对于她的力度也差不多有了一个了解。

    对方毕竟也是雇佣兵,自然也不会为此愣神太久,在克莱尔后退的那一刻,便挥剑朝克莱尔砍过去。

    那一瞬间的愣神能为克莱尔争取到多少时间呢?一秒?零点一秒?不,是比那更少的时间吧。

    但就在那不足零点一秒的空隙间,克莱尔正中了那柄直砍下来的剑,她的剑与那把剑的剑尖相撞。

    ——赌对了,果然这个距离的话,就会选择砍过来啊,那么,正好!

    克莱尔在心中暗喜着,而那两把木剑相撞所发出的,沉重的声音,仿佛是为她答对题所发出的祝贺。

    对手的剑几乎是在相撞的同时,就从她手中被打飞了出去。

    “莱茵选手失去了武器!克莱尔选手获胜”

    裁判普通地宣判着那句话,这种话,接下来的一天,他还要这么说上很多次吧。

    “赢了?”

    过程有点简单过头了,导致克莱尔总觉得有什么还没做,又觉得这不太像现实,该说是空虚还是虚幻好呢?

    听到了笑声,往圆台下一看,观众笑成了一片。

    啊,对,对方是个雇佣兵啊,而且看样子,年龄也比自己大,被自己打败的话,那确实很没面子吧。

    “呃、那个……”

    还想给那个对手道个歉,可再把眼神飘回圆台上时,上面早就没有人了。

    “赢了哦,克莱尔,恭喜,对面好像也是个雇佣兵吧?看来我低估你的实力了啊

    话说,为什么还是摆出那副面瘫样啊,笑一个开心点嘛”

    拿回图恩克后,克莱尔带它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它也高兴地为克莱尔送来祝贺。

    “不,虽然这么说对那个人还抱歉,不过只是她太弱了吧?

    我对一般人实力什么的,不是很了解,不过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了解

    接下来还有好几场比赛,就这么笑出来也太放松警惕了”

    推脱着,克莱尔向图恩克说,停顿了半刻,她又说起。

    “不过这一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下一场比赛还在明天下午吧,今天下午去处理诺依忒那边的事吧”

    “啊,真的要调查啊?”

    “嗯”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我们还对那件事完全不清楚吧,其实交给艾瓦梓就好了,她那个项链,想必比真正的奖品价值还高吧”

    “不行,就算靠那个摆平了,诺依忒小姐的罪名也没有洗脱吧?”

    “哈哈,是我疏忽了,再问一次吧,那么,你打算怎么办?从哪里开始调查?”

    “首先要去找大赛主办方问清情况,然后是诺依忒本人,抓住她的守卫也不能忘记询问,我对那些事还不是很了解,有不足的地方,就拜托您了,图恩克”

    “什么啊……说得像是我很了解一样……啊,没事,会尽可能帮你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