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勇者吧 > 不被祝福的生命 间幕其二:偶遇、图书室、走廊

不被祝福的生命 间幕其二:偶遇、图书室、走廊

    打开门后,出现的是一个赤发的少年,以及一个黑发的女孩。

    黑发的女孩——想必她就是那个泽妮娅,跳着想要拿到赤发少年手中的书。

    女孩的瞳孔是如同鲜血一般的赤红,比起那位赤发少年的发色还要更深一点。

    而少年则是暗灰色的瞳孔,宛如灰烬一般,已是燃尽了全部热情后的姿态。

    “……啊啊,真没想到,明明还没开学就有人来图书室了啊,不过,那个是犯规的来着”

    那两人似乎忙于争夺那本书,完全没有看见珂莱默缇丝。

    这样,只有让珂莱默缇丝抢先一步开口了。

    “哈?为什么会有人?”

    那个赤发的少年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皱着眉头转过了身,气呼呼地质问道。

    “啊?这个问题不该我问吗?图书室,现在是没开放的状态吧……嘛,大概是感觉不会有人来,似乎没锁啊”

    “……什么,不是吗,啊对对,泽妮娅,有人来了,赶紧躲”

    赤发少年刚刚暴躁的样子在听到珂莱默缇丝解释后一下子就没了,接着就像恍然大悟一样,对他身边那个女孩说道。

    “不用躲,我都看到了,不如说,瞎子才会看不到吧?那么,这位是谁?”

    这所学校,珂莱默缇丝可是还记得不允许无关人员入内的,而那个女孩大概是十岁出头的样子吧,反正不会超过十二岁,怎么想也不该来这里。

    这里入学的年龄是十四岁,这样的小孩子怎么会在这个学校里?

    “呃,这个嘛……”

    正对面的那位少年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并后退了半步……然后又走回来了,是在装作自己很镇定吗?

    “啊,是女儿吧?”

    “是个什么啊!才不是咧!”

    被这过于迷惑的发言所震惊,赤发少年瞪大了眼睛,用手比划着反驳起来。

    “哦?反应挺激烈的嘛,那就是了”

    “怎么会啊喂!我几岁啊?我十四岁啊,我怎么会有女儿”

    “……年、年纪那么小就有那种经历了吗,真是后生可畏啊!”

    “不要那么装腔作势地说话行吗?好恶心的”

    “转移话题了!就是吧!”

    抓住了那一瞬的时机,珂莱默缇丝又把脏水泼给了那位赤发少年。

    “泽妮娅是西昂的女儿?”

    那个大概是叫泽妮娅的女孩好像是被这段对话带歪了,也朝着那个赤发少年问道。

    “……我说你”

    但赤发少年没有去回答泽妮娅,他怒视着珂莱默缇丝,但表情又渐渐缓和下来,最后用一种生无可恋的语气说道。

    “你,有病吧?”

    “啊啦真遗憾,我没有哦?而且不管那个人是不是你女儿,你都违规了啊

    图书室,这个时间段可是不能进的”

    前半句还是那样轻快的语调,后半段就从刻意惹恼人的语气中转变回了格外冷淡的语气。

    “你什么人啊,管那么多”

    大概是真的被珂莱默缇丝刚刚的行为惹恼了,赤发少年没有了刚刚的心虚,很是气恼地与珂莱默缇丝争吵起来。

    ……不,并没有吵起来,毕竟珂莱默缇丝没有接下他的愤怒。

    “你,名字是?”

    “啊?哦,西昂.弗……弗流林戈,对了,那个人的话是叫泽妮娅”

    “我是珂莱默缇丝.斯莱德,是「执行者」的一员,在必要的时候也会负责你们这堆废物的纪律问题,你是外来者?”

    介绍完自己的名字,珂莱默缇丝突然问起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

    “珂莱……啊好长,咳、外来者?我倒确实不是这个城本地的人,也就才来没几天,怎么了吗?说起来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不认识大名鼎鼎的珂莱默缇丝.斯莱德大人啊?”

    照常摆出得意的笑,珂莱默缇丝俯视着名叫西昂的赤发少年,再次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啊?你还真是够有自信的啊”

    “——开玩笑的,不过说是开玩笑,其实也不是开玩笑,毕竟很难想象这个城市的人,会连本大人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到底是什么?”

    “你,头发是红色的对吧?这个城市里,红发可是王族的象征,而我可没听说过还有你这号人”

    “呃,嗯,我们那地方,红头发的人还挺多的”

    摸了一把自己头顶的红色头发,西昂有点尴尬地解释道。

    “是吗?很偏远吧,那种地方”

    “呃,大概?”

    “很多都是吗吗?还是偏远的地方,很适合你啊,超——平凡的”

    这人,还特意用延音强调了一把,偏偏要在这个时间点唐突插一句不相干的话来嘲讽,该说不愧是珂莱默缇丝吗?

    “……是是是,平凡,怎么了?那么,可以放过我了吗,叫珂莱什么的”

    “珂莱默缇丝,珂莱默缇丝.斯莱德”

    “……好,可以放过我了吗?珂莱默缇丝?”

    “不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你,我明明说过了吧,你违规了,西昂——”

    “呃,那么处置……你打算怎么处置”

    像是有点害怕自己提出来的那个「处置」,西昂目光游离着,没敢直视珂莱默缇丝,连泽妮娅也没敢看。

    “不行啊,完全——不行”

    “哈?”

    “珂莱默缇丝?认真的?本大人可是珂莱默缇丝啊,区区一个外来者就像直呼其名?起码也得是珂莱默缇丝大人吧”

    “……”

    怎么回事啊!这个人,西昂没有说话,但从他的表情中,还是可以读出他激烈的感情。

    “对不起,好好好,天上地下唯您独尊的珂莱默缇丝大人,请问要如何做才能让您放过我呢?”

    过了有那么一段时间,西昂才用扭曲的表情,生硬地读出这段恭维话。

    “这还差不多,那么告诉你吧,看在你是外来者,大概不清楚这里规矩的份上,这一次就放过你,下次可别再做这种蠢事了”

    没想到什么惩罚也没有,西昂紧绷的面部表情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哦,没想到啊,你还挺温柔的嘛!那我们走吧,泽妮娅?”

    “但是非校内人员不得入内可别给我忘了,赶紧把这个傻瓜送回去,还有,天上地下唯您独尊的珂莱默缇丝大人太长了,叫我珂莱默缇丝就好,小鬼”

    说完,珂莱默缇丝就转身离开了图书室。

    “你有病啊!而且小鬼是叫谁啊?你怎么看也不像比我大了多少的样子吧?!”

    只留下了原本还打算出去,结果听她说话直接听傻了的西昂怒吼而出的声音。

    先不说在那里无能狂怒的西昂,珂莱默缇丝今天的偶遇还没有到此为止。

    在转角处,珂莱默缇丝看见了一道蓝紫色的背影。

    然后那个身影,就像是感应到了珂莱默缇丝一样,转过了身。

    毕竟珂莱默缇丝可是有自己行动绝对悄无声息的自信的,那个人回头什么的,只能归咎于直觉这种缥缈虚无的东西。

    “诶?珂莱默缇丝?你也在这?”

    那个人在看到珂莱默缇丝的一瞬间,便惊喜地说。

    “……哦,你谁?”

    “啊……我们、我们是同学啊?珂莱默缇丝,你不记得了吗?就在三个月前还是,我是洛贝莉亚啊,洛贝莉亚.贝利亚

    现在在这里当实习老师,虽然正式开学还在明天,不过,果然对这里很怀念呢,就算只过了三个月,所以就又来看看了”

    “是吗,既然是我的同学,那不该早就知道,我不喜欢和废物说话了吗?”

    在这个学校毕业之后,就业的途径也就两条,要么进入骑士团,要么继续留在学校当老师。

    ……但还有第三条,太弱会导致没骑士团收,学校也不会留下,这种人基本都出城去当雇佣兵了。

    其实,和洛贝莉亚第一眼就认出珂莱默缇丝一样,珂莱默缇丝自然也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洛贝莉亚。

    但这和她打算惹那个人生气这一点没有任何关系。

    “……诶?”

    嘴唇扬起一个微妙的角度,嘲讽性地眯起一只眼,吐露出的也是残酷的言语,面对那样的珂莱默缇丝,洛贝莉亚也只能傻了眼。

    “不该早知道了吗?啊,我想起来了,因为你和我完全不熟啊,毕竟我可没兴趣和你这样的废物谈话

    既然如此,刚刚为什么又做出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贝利亚同学?还有,珂莱默缇丝?啊啊,我和你很熟吗?”

    “唔……呜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斯莱德!”

    刚刚碰见时的开朗模样瞬间就消失了,在咄咄逼人的珂莱默缇丝面前,名叫洛贝莉亚的少女只得连连道歉。

    “嗯……实习老师,是吧?”

    但珂莱默缇丝却又一下子收起了那副强势的面孔,稍稍垂下眼眸,她问出了一个和之前不相关的问题。

    “是的!是老师!实习老师!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教哪个年级?我,当上「执行者」了哦?负责在这里巡逻,姑且想要了解一下”

    毫不放过炫耀的时机,珂莱默缇丝见缝插针地向洛贝莉亚说。

    “这个,姑且是在一年级那里当实习老师,还有和我们……和我!和我之前是同学的斐利希亚,他去二年级那边实习了”

    “那么,现在一年级的年级主任是?”

    “啊,是奥克那.阿尼克斯老师”

    “哦?是那个废物啊,那么我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