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 第七十一回 苏玉珊的小伎俩

第七十一回 苏玉珊的小伎俩

    苏玉珊的反应,他预料不到,但他却赌气来此,让金敏靖陪他饮酒。

    金敏靖知他心情郁郁,但她却不多提,假装自己不晓内情,只一个劲儿的给他斟酒。

    他要喝,她便陪着,也不相拦,尽如他意。

    眼看他喝得差不多时,金敏靖适可而止,凤目轻转,娇声劝道:“四爷,您醉了,妾身扶您入帐安歇吧!”

    说话间,她走过来扶着他往帐边走去。

    素日里弘历酒量尚可,但今日他一杯接一杯,喝得太急,难免有些头晕。不舒坦的他歪倒在帐中,闭着眼不愿应声。

    金敏靖倚坐在帐边,伸出纤细的手指,替他解着颈间的盘扣。虽说这不是头一回,但她已有许久未接近弘历,再与他亲近时,她难免会有些紧张。

    凝望着他那俊美的容颜和滚动的喉结,轻嗅着他身上独有的男子气息,金敏靖不禁心生涟漪。

    算来她已有几个月没有感受过他的温存,此刻弘历就在她身边,离她那么近,她不禁开始期待着今晚的甜蜜。

    弘历已然醉酒,不能为她解衣,她便自个儿动手,缓缓解开了外裳,而后在他身边躺下,主动侧过身子,拥住他,献上香吻。

    感觉到身侧有细腻柔软在不停的触碰,他心念微动,抬臂回拥着她,轻声呢喃。

    起初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仔细听了许久,她才意识到,他喊的是“玉珊”!

    已然出了这样的事,他居然还没有厌弃那个女人,还在念着她!

    金敏靖妒火丛生,却又舍不得将他推开,只能选择无视,安慰自己不要介意,只要他在她身边,她便心满意足。

    当她预备继续为他解盘扣时,外头忽然传来李玉的声音,“四爷,四爷?您歇了吗?”

    他不住的呼唤着,金敏靖恼羞成怒,披衣起身下帐,立在窗前低嗤道:“四爷已然安歇,李公公莫再唤了,打扰四爷休息,你吃罪得起吗?”

    李玉却不罢休,说是有要事回禀。

    金敏靖恼道:“四爷醉了,无法处理任何事,天大的事也等明日再说。”

    此时的弘历已被惊醒,扶额缓坐起身,眯眼啧叹了一声。

    李玉一向有分寸,若非要事,他断不会随意打搅。弘历还以为是宫中出了什么事,便忍着不适下了帐,出得里屋,到门外去。

    此时的金敏靖已然褪去氅衣,她不便跟出去,只能待在里屋候着,暗自祈祷着千万别是宫里出事,否则四爷又要走了,她又会被冷落。

    夜里风凉,弘历才出门,便有一阵风吹来,吹得他头痛欲裂。捏了捏眉心,他疲惫的倚在廊前的褚褐色柱子上,哑声道:“何事?”

    为防金格格听见,李玉压低了声道:“爷,苏格格她独自在房中饮酒,喝醉了。”

    苏玉珊居然会饮酒?是为他?还是为郑临?弘历虽有疑惑,却不愿多问,不屑皱眉,“醉了便让下人照看,此等小事何须通报?”

    “爷您息怒,常月说苏格格醉酒之后,她扶格格入帐歇息,格格却说自个儿身上有酒气,不肯歇着,定要去沐浴,哪晓得才洗一半儿便睡着了。

    常月和小茹皆去相扶,怎奈水桶太滑,她们力道不够,根本扶不动,人也喊不醒,格格她一直睡在木桶中,常月担心格格会受寒,实在没法子,这才来找奴才,说想请四爷去一趟,将格格抱回帐中。”

    李玉是想着,丫鬟抱不动苏格格,总不能让小厮去抱,那就只能由四爷出马,是以他才会大着胆子来此通传。

    画棠阁之事,他能帮则帮,但四爷是否愿意过去,他就不敢保证了,端看苏格格在四爷心底究竟是什么地位。

    两人才吵过架,他暗自发誓再也不要去见苏玉珊,这才没多久,她又给他出难题。

    迟疑片刻,最终弘历又进了里屋,李玉暗叹不妙,看来四爷是不愿过去了啊!

    进得里屋,弘历只道有要事需处理,让她先歇着,不必等他。

    坐在帐中忐忑等候的金敏靖一听这话,肺都快气炸了!心生不满的她红唇微撅,忍不住抱怨道:“究竟是有什么要事?这天儿都黑了!”

    当她询问时,弘历已然转身,并未给她任何交代。

    这人都已经入帐了,她以为今晚势在必得,没想到到了嘴边还是飞了!心下窝火的金敏靖赶忙嘱咐梨枝,跟着四爷,瞧瞧他到底去往何处。

    梨枝悄然跟随,很快便回来了。

    目睹她垂头丧气的模样,金敏靖顿生不祥预感,“他不会又去画棠阁了吧?”

    默默点了点头,梨枝小心翼翼的抬眸,暗自观察主子的反应。

    若真的是为公事也就罢了,偏偏又是画棠阁!得知真相的金敏靖怒摔枕头,忿然尖叫,“啊---这个苏玉珊,到底哪里好?四爷怎就着了她的道?”

    梨枝也觉得这不合常理,“苏格格都要跟人私奔了,四爷不可能不介意吧?定是她又耍了什么手段,故意将四爷叫走。”

    这是金敏靖能想到的最好的离间二人的法子,她以为这次万无一失,哪料人算不如天算。

    弘历的举动已经超乎她的理解,她甚至觉得此事很诡异,咬牙恨斥道:“妖精!她简直就是个妖精!定是会妖术,勾了四爷的魂儿,否则四爷怎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连是非都不分?”

    眼下再怎么抱怨也于事无补,梨枝只能往好处去想,“格格勿忧,四爷精明着呢!他若是发现这是苏格格耍的把戏,定会更加嫌恶她,您稍安勿躁,暂且等一等,看是个什么情况,兴许还会有转机呢?”

    真会有转机吗?人都走了,他还会再回来吗?弘历让她安歇,她怎么睡得着呢?

    她只想让他陪她一晚,怎就那么难?

    且说弘历匆匆赶至画棠阁,直奔净室而去,隔着绢纱屏风,他一眼便瞧见苏玉珊正斜倚在木桶边,如瀑青丝散于木桶外沿,露出窄瘦的香肩。

    守在一旁的常月见状,暗舒一口气,“四爷,您终于来了,格格醉得厉害,已然昏睡许久。”

    这个女人,从来不让他省心,弘历眉头渐渐皱起,“好端端的,她喝那么多酒作甚?”

    四爷既然肯来,常月便心里有底了,小声嘀咕道:“那还不是因为四爷您跟格格吵架,格格心里难受,这才借酒浇愁。”

    “她真的是为我吗?”弘历的眼中写满了质疑,苏玉珊对他如此无情,他才不信她会为他而醉酒。

    “那肯定是为四爷,”常月十分笃定,“格格喝醉那会子,一直在念叨着您的名字,还说……”

    弘历正等着听下文,她却不再吭声,他忍不住问了句,“说什么?”

    轻咬唇,常月顿感为难,“奴婢不敢说。”

    她越是这般胆怯,弘历越是好奇,苏玉珊究竟在背后怎么编排他,“说!恕你无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