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焚天神尊 > 第九十五章-赌局

第九十五章-赌局

    “行,这事儿我不跟你掰扯,好不容易见面了,怎么样,找个地方玩玩?”

    柳朝尘不屑道:“玩什么,跟你这种没人品的人玩,败兴。”

    百里子游道:“此一时彼一时,今天我保证不耍赖,你要是有本事,就把我身上的钱都赢光我也不怕。”

    “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绝不反悔。”

    “好,走着。”

    话音一落,柳朝尘便飞身而去,百里子游笑了笑,也随后跟上。

    两人就在附近的江阳城里停了下来,稍微收拾一下,这俩人就成了普通人,摇摇晃晃就进了城,直奔赌坊。

    江阳算是大地方,挺繁华,而且城中有三条水道贯通全城,很多人的出行都是坐车,所谓一河两岸的奇景就是从这里发源的,一艘小舟,懒洋洋地在河道中行驶着,船上的上时不时和岸边上的人打个招呼,距离近的,还能嬉笑一番,很是惬意。

    在一条最宽阔的河道中间,停着一艘特别的大的船,其实说起来这都不能叫船了,得叫舫,反正人家名字也叫逍遥舫。

    逍遥舫是江阳最大的赌坊,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在这里,几乎每天都上演着一幕幕悲喜剧,赢了钱的人,那笑声能把水里的鱼儿都给吓出来,输光的人,站在船头,一个想不开之后,就一猛子扎到河里,再也没有上来。

    柳朝尘和百里子游两人坐着岸边的摆渡船进了逍遥舫之后,一个妖艳女子就马上走了过来。

    这也是逍遥舫的一大特色,在里面别管是博头,还是端茶送水的,或者是迎客送客的,都是清一色的美女,当然,也有男的,只不过男的一般都不出现,只有在有人闹事或者输红眼要玩命的时候,才会出来解决麻烦,不过逍遥舫接待的客人那都是非富即贵的,不是那种街头小赌徒,这些人都很要面子,输了宁肯跳河也不会不认账。

    “两位公子真是英俊潇洒,不过好像是头一次来吧。”妖艳女子笑着问道。

    柳朝尘不想跟她废话,直接一甩手,一个手指甲大小的碎金子就抛了出去,正好落在女子的衣襟上。

    女子低头一看,马上笑吟吟地将金子放好,然后恭敬地说道:“两位是想热闹热闹,还是想找个地方单独切磋?”

    百里子游看了一眼柳朝尘,笑了笑,随后说道:“给我们准备一间上房留着,等会儿就用,我们先在下面玩玩,热热手,等一会儿就上去。”

    “好嘞,两位公子里面请!”

    走进去之后,百里子游就说道:“还是老规矩,半个时辰热热手。”

    柳朝尘道:“行啊,不过咱先说好,不能用法力,也不能耍赖,如果你惹了别人被人家打了,你也不准还手。”

    百里子游不解地问道:“这算哪门子规矩。”

    柳朝尘哼了一声道:“你懂个屁,要玩儿,咱们就痛痛快快地玩,就当个凡人,那才痛快。”

    “行,随你。”

    说完之后,两人的身影就淹没在了人群之中。

    半个时辰之后,柳朝尘手里就多了一个小布袋,里面都是赢回来的筹码,等会儿走的时候就可以去换成现钱。

    不过,等他进了二楼的一个雅间之后,却发现百里子游早就坐在里面了,桌子上还放着一壶茶,八味拼盘点心,还有几碟精致小菜。

    “这才刚到半个时辰,你怎么就过来了?又耍赖是不是?”柳朝尘将布包扔到桌子上,不满地说道。

    百里子游将茶杯放下道:“快尝尝,正经的君山银叶。”

    “哦?”柳朝尘眼睛一亮,端起茶壶就倒了一杯,但灌进嘴里之后,却喝不出美味了。

    这君山银叶也是当世名茶,柳朝尘也没喝过几次,可怎么今天一喝,就觉得很一般了呢。

    “一般,太一般了。”柳朝尘摇头道。

    “哼,装腔作势,这茶还一般?”

    “你不懂,你是没喝过真正的好茶。”说到这里,柳朝尘就想起了在泰极岛齐祯的住处所喝到的那个云母茶。

    百里子游显然是不信的,他白了一眼之后,就将一个布包扔在了桌上。

    “看看吧,不比你少。”

    “你小子,有长进啊。”柳朝尘眼神不善地说道。

    “这不算什么,一会儿看我怎么赢你的。”

    喝了一会儿茶之后,柳朝尘就拍拍手将外面的一个女子叫了进来,交待几句后没一会儿,一副骰子就送了进来。

    “要说玩,还是这个最刺激,咱们今天就用这个定胜负,如何?”柳朝尘问道。

    “奉陪到底。”百里子游道。

    这时候,柳朝尘眼珠子一转,突然说道:“今天咱们不妨换个规矩,咱们不赢钱,如何?”

    “不赢钱?那赌什么?”

    “赌问题。”

    “什么?赌问题?”百里子游一下子懵了。

    柳朝尘点头道:“对,谁赢了,就可以问一个问题,被问的一定要如实回答,怎么样?”

    百里子游对这个提议显然是觉得非常新鲜,他琢磨一下后,用手摸着下巴,笑呵呵地说道:“新鲜,有一次,更刺激了,行,就这么办!”

    “那好,开始了!”柳朝尘突然抄起罐子,在手中快速翻转了起来,随后将罐子往桌子上重重一磕,问道:“来吧,大还是小?”

    “大!”百里子游说道。

    柳朝尘将罐子拿开,里面的三个骰子分别是二三四。

    “哈哈,你输了。”柳朝尘高兴地说道。

    “这有什么,让你一局罢了。”

    “好,你可听清楚了,我问你,你爹到底是怎么死的?”柳朝尘眼神闪烁地问道。

    “不知道。”百里子游答道。

    “你又耍赖是不是!”柳朝尘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百里子游赶紧解释道:“我没耍赖,我是真不知道,而且我比你更想知道。”

    “你真不知道?”

    “真的。”

    看百里子游的样子,确实不太像是撒谎,柳朝尘不禁很是气恼,心说这是白浪费了一个问题.

    “该我了!”说着,百里子游就将罐子弹到了半空中,接着他手中涌现一股气流,气流带动着罐子来回转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