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焚天神尊 > 第五章-奇怪的书信

第五章-奇怪的书信

    眼看双方都要玩命的时候,在下面观战的五岳宗华山分舵舵主典仲忽然飘身来来到百里莫玄身边说道:“百里先生,你应该出面制止他们,不要再打下去了。”

    “典舵主,这是为何?”百里莫玄反问道。

    “观星山庄加害百里谷主,我以为,应该让今天在场的同道一起,带着柳时风到观星山庄问个明白,区区一个柳时风,绝对不是主谋,即便将其杀死,也没多大意义,待日后再去观星山庄时,反而会因此而没了底气,况且这件事也不该寸方出面,这有损澜月谷的颜面,你看寸帮主已经要出绝招了,他的幽冥摄魂大法一旦施展开,场面就不好控制了,。”

    听完典仲的话,百里莫玄瞬间冷静了下来,他略一思索道:“典舵主说的对,柳时风算个什么,冤有头债有主,要偿命也得让柳公常那个老东西偿命!”

    话音一落,百里莫玄便飞到半空中,高声喊道:“都住手!”

    话音落下没多久,黑雾就逐渐散去,寸方的身影重新出现在空中,同样,柳时风也收起了风雷锤,两人停止了争斗。

    “爹,为什么不杀了他!”百里玉京走过来喘着粗气问道。

    百里莫玄高声道:“诸位同道,家兄今日惨死寿宴之中,实为我澜月谷几百年来未有的大难,然而人死不能复生,况且柳时风身为观星山庄一个小辈,估计只是一个帮凶,背后真凶是谁,一目了然,还请诸位同道能够不辞辛苦,押着柳时风同去观星山庄,帮我大哥和澜月谷讨回公道,望诸位同道看在我大哥平日里对诸位多有敬重的份上,不要推辞。”说着,他抱拳弯腰,对着众人施了一礼。

    “百里先生千万不要这么说,百里谷主德高望重,不能如此不明不白就被人暗害,你就算不说,我也会去讨个公道,凡人尚且知道杀人偿命,况且我们修仙的人,这是自古的规矩!”典仲率先说道。

    紧跟着,寸方也说道:“典舵主说的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不会糊涂,今天的事大家都亲眼所见,定是那柳公常害怕丢掉神尊之名才来派人加害百里谷主,可怜我那大哥,竟然没有一点防备之心,就这样......就这样。”说着说着,寸方又扑到百里莫奇的尸首旁,哭了起来。

    他对百里莫奇的感情不是装出来的,这其中缘由虽是众说纷纭,却也让人无话可说。

    对于澜月谷的其他弟子来说,都已经没了主意,谷主突然惨死,群龙无首,以后可怎么办?

    “各位前辈,晚辈柳时风,愿对天起誓,我们观星山庄绝无加害百里谷主的心思!”柳时风说道。

    “放屁!你们和我百里大哥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交情,为何今日突然前来祝寿?还要拿上你们的宝贝来贺寿?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大方,原来那竟是毒药!”寸方怒骂道。

    “寸帮主,观星山庄平日里和百里谷主却无瓜葛,但今日前来贺寿,也并非一时兴起,来的时候我也说了,是家祖有事与百里谷主商量,还特意修书一封,诸位想想,如果我们真有害人之心,何必多此一举?”柳时风说道。

    他说的这话也是真,刚才他确实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三株天星草和一封信一起交给了百里莫奇。

    “什么信?什么商量?你们能有什么事和百里大哥商量,全是托词!”寸方根本不信。

    这时候,百里莫玄说道:“寸帮主别急,我澜月谷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眼里不揉沙子,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当场看看信上写的是什么。”

    说着,他俯身先对着百里莫奇的尸身施了一礼,接着便在其身上摸索了一番,很快就拿出一封信。

    他将信举起来,扬了扬,接着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打开后就看了起来。

    不到片刻,他忽然冷笑一声,对柳时风问道:“敢问柳公子,这信是谁给你的?”

    “家祖亲手给我的。”柳时风道。

    “给你的时候,有没有说这里写的什么?”

    “那倒没有说,只说反复叮嘱我,这是非常重要的事,要我一定亲自亲手交给百里谷主。”

    “哈哈哈!”忽然间,百里莫玄开始大笑起来,笑声非常瘆人,听到人毛骨悚然。

    “百里先生,信上说什么?”柳时风也有些心慌了,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何而来。

    “这信上,只有一句话。”笑声停住,百里莫玄淡然地说道。

    “哦?什么话?”这一下,马上把在场中所有人的胃口都吊了起来。

    百里莫玄看了看四周,然后转身道:“洪远大师,您是得道高僧,更是修仙界的大前辈,不妨您来给大家念一念,免得有人不服。”

    “也好。”洪远大师接过信,仔细看了一遍后说道:“这信上只有一句话,天星草趁着新鲜服下,功效最佳,还请百里谷主尽快服用。”

    听到这话,众人均是目瞪口呆。

    “就这句话?”寸方疑惑地问道。

    “不错,确实如此。”洪远大师道。

    “这不可能!”柳时风忽然喊道:“家祖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就在一旁,我是亲眼看着家祖写了整整一张纸装进了信封里,不可能只有这句话!”

    “柳公子,出家人不打诳语,诸位请看。”说着,洪远大师将信翻转过来,在场的很多人纷纷凑上去看了一下,一看之下,果然如此,只有这么一句话。

    “老衲平素里和神尊也有书信来往,这字迹,确实是神尊的,想必柳公子不会不认得吧。”

    柳时风将信将疑地走过去,拿过信一看,傻眼了。

    自己爷爷的字迹,那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信上的字,确实是柳公常的笔迹,他冷静了一下又仔细看了一遍,依然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自己是亲眼看着爷爷写的信,虽然看不到内容,可确实是实实在在写了很久写满了一张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