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覆秦从计划开始 > 第一百七十二章公子昆急了

第一百七十二章公子昆急了

    “哥!你快看!有仙人在施法!等会仙人就要来了!”

    某处高楼上,王雅欢呼了一声,蹦蹦跳跳的指着天空中的烟花。

    王离撇了撇嘴,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他是不忍心打击自己妹妹的心情。

    不就是放烟花吗?

    实验烟花的时候,自己不知道放了多少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阿离.......”

    就在王离腹诽自己妹妹的时候,一道略带磁性的呼唤,突兀在他耳边响起。

    “嗯?”

    王离愣了下,旋即回过神来,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却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正缓缓朝自己这边走来。

    女子面容姣好,清秀温婉。

    乌黑靓丽的头发,以玉簪扎着发髻。

    在秦朝,这代表女子已经成年,可以婚嫁了。

    王离望着女子,不由头皮发麻。

    甚至,勾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女子姓蓝,名雨菲。

    是蓝氏嫡长女,也是九卿之一,中尉蓝扈的长女。

    而蓝氏源于嬴氏,乃秦献公之子,蓝田君的后裔。

    虽然是老牌贵族,但在秦国举足轻重,不仅驻守蓝田大营,而且与王氏素有姻亲。

    蓝雨菲正是王离的未婚妻。

    对于这个未婚妻,王离从小都敬而远之。

    虽然蓝雨菲长得是不错,但姣好的容貌下,隐藏的却是个女汉子的心。

    小时候,王翦带王离去蓝田大营玩,结果被蓝雨菲揍得哭爹喊娘。

    十足的暴力女!

    她比王离小两岁,却天生神力,剑术造诣更是连王翦都夸赞不已。

    寻常山匪流寇,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所以,王离从小就怕她。

    当初赵昆要看他怀中的画像,他死活不肯,那是因为画像早已被他涂成了“凶兽”模样!

    由此可见,蓝雨菲在王离幼小的心灵里,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雨菲姐姐!”

    王雅见到蓝雨菲,兴奋地跳了起来,然后扑腾着跑到她面前,挽住手臂撒娇道:“雨菲姐姐怎么才来呀,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路上有事耽搁了.....”

    蓝雨菲笑了笑,旋即望向王离:“好久不见!”

    王离:“.........”

    什么情况啊这是?

    她怎么突然转性了?

    王离对蓝雨菲的性格非常了解。

    那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暴力女,那是一拳都能将铜门打个坑的凶兽!

    她怎么会对自己轻声细语?

    不可能!她绝对是装的!

    王离现在非常懊悔,早知道王雅要见的是蓝雨菲,他打死都不会旷赵昆的工来陪妹妹。

    但事已至此,他只能硬着头皮,涩声回了一句:“.....好久不见。”

    蓝雨菲:“........”

    王离:“........”

    两人互相对视,皆是不语。

    半响,王离暗叹了口气,追问道:“你怎么来频阳了?”

    “随我父亲一起来的!”

    蓝雨菲脸上浮现出红晕,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离。

    也不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注视着他。

    王离只感觉背脊骨发凉,心说别看了好么,要打就打,长痛不如短痛!

    其实蓝雨菲父女来频阳的目的,他也猜到了,恐怕是为了亲事而来。

    小时候蓝雨菲就说过,要想娶她,就必须打过她。

    这么多年,王离虽然有些长进,但面对曾经的噩梦,他还是有些发怵。

    关中地区的女子,民风彪悍,可不比男儿弱多少。

    每当有战事,关中十室九空。

    家里的大小事务,基本都是女子操持,不少妇人既当娘,又当爹。

    所以养成了民风彪悍的性格。

    虽然蓝雨菲是贵族子女,但依然强势,以至于王离从小就怕她。

    “咳,咳.....”

    眼看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王离轻咳了一声,迟疑道:“那.....那个我还有点事,你们先玩,我去帮公子昆送乐器!”

    说完,也不管自己妹妹诧异的目光,拔腿就跑。

    “我哥他怎么了.....”

    看着王离狼狈的样子,王雅歪头望向蓝雨菲,蓝雨菲怔了怔,旋即噗嗤一笑,嗔道:“还是跟以前一样,胆小鬼!”

    王雅:“........”

    ..........

    同样的时刻,石川湖主场后台,参与表演的春眠楼姑娘正在一间屋子里补妆,换衣服。

    今晚能来表演的,大都是春眠楼小有名气的女子。

    若是普通的聚会,她们随便一人,都能成为全场焦点,但自从春眠楼培养《纯欲女子天团》以来,她们只是被挑剩下的。

    可即使是挑剩下的,她们依然与众不同。

    因为赵昆为她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那就是服装模特,美妆达人,以及伴舞团成员,舞台剧演员,等一系列新职业。

    今夜来这里的姑娘,都是以后娱乐业的先驱,所以她们表演十分敬业,即使外面天寒地冻,也从未抱怨什么。

    其实除了她们,《纯欲女子天团》的成员,也是如此。

    这时,在隔壁房间中,苏锦儿正捧着铜镜,左右顾盼自己的妆容,只见精致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很有灵性.....

    使得身后正在为她梳头的丫鬟绿儿,都不由抿嘴轻笑:“小姐,你方才表演的时候,那刘家少主可一直盯着你看呢......”

    “我坐那么高,他们自然会抬头看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苏锦儿笑着瞥了她一眼,打趣道:“倒是绿儿你,却只看到刘少主一个人,莫非春心萌动了?”

    “哪有啊小姐.....”绿儿羞红着脸,抗议道:“我就瞧他盯着你,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哦!”

    “你若不盯着他看,又怎知他盯着我?”

    苏锦儿继续笑着打趣丫鬟绿儿。

    绿儿撅了撅嘴,想起什么似的道:“小姐,今夜这场活动,公子昆筹划了好久,你说他想做什么呢?”

    听到丫鬟提起赵昆,苏锦儿美眸眨了眨,然后拿起一朵花钗,插在发髻上,蹙着眉头道:“公子昆才华洋溢,所思所想,皆让人眼界大开,此次活动又精心策划,想必很是非凡....”

    说着,她又拿起桌上的软帕:“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公子昆能写出这样的词曲,当真世间少有.......”

    “小姐喜欢公子昆吗?”绿儿好奇的问。

    苏锦儿眼神灵动地反问:“你不喜欢他吗?”

    “呃,倒不是不喜欢,只是公子昆身份高贵,绿儿高攀不上.......”

    “说的倒也是......”

    苏锦儿眸中黯然了一瞬,随后放下软帕,呆呆的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沉默不语。

    绿儿似乎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然后撅着道:“若能有公子昆相助,今年的除夕夜,小姐或许有机会在陛下面前表演,到时候.......”

    “知道了。”

    面对绿儿的滔滔不绝,苏锦儿笑了起来,然后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又拿起软帕看了起来。

    其实在秦朝,倒没有太大的门户之见,只不过身份不同,地位不同罢了。

    比如正妻要身份相当,而妾室则比较随意。

    对于青楼女子来说,看起来众星捧月,但能给她们选择的机会,并不多。

    不过,若是能赎身自救,倒可以另谋一番天地。

    比如春十三娘,就是离开咸阳娱乐场所后,自立门户,开了春眠楼。

    就在苏锦儿反复吟唱《水调歌头》的时候,门外忽然嘈杂起来,她不由秀眉微蹙:“绿儿,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诺!”

    绿儿应诺一声,然后轻灵的跑了出去,片刻,又折返回来,兴奋地道:“小姐小姐,似乎有仙人在施法,咱们去看看吧!”

    “仙人?”

    苏锦儿愣了愣,旋即噗嗤一笑:“这世上哪有仙人,公子昆说......”

    想到前些时日,赵昆说的那种烟花,苏锦儿会心一笑,然后放下软帕,与绿儿一起出了门。

    ..........

    与此同时,石川湖岸的高楼上。

    “陛......头领,您快看!”

    李斯惊呼了一声,连忙抬手指着夜空说道:“天上有一个人形头像,刚刚我一直看着,烟花是呈花形道,可现在居然呈现出人形了!”

    嬴政抬头看去,的确如李斯说的一样,夜空中有一道稍纵即逝的人形头像。

    看到这一幕,嬴政心里咯噔了一声,暗道这莫非是赵昆的师傅?

    那小子的师傅是仙人,自己该如何与他相处?

    又如何与他交流?

    这样想着,嬴政扭头看向正在整理发髻的赵昆。

    赵昆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朝李斯道;“老李,多大个人了,怎么还一惊一乍的?吓唬谁呢!”

    李斯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赵昆。

    倒是旁边的王贲开口了:“这人形头像是怎么回事?莫非真有仙人降世?”

    “仙凡有别,就算仙人降世,也不会在人前显像,这只是我烟花呈现的图案罢了!”

    赵昆解释了一句,忽又话锋一转,扫视嬴政三人道:“不过,你们猜得不错,这确实是我师傅的样子!”

    “真是你师傅?”

    嬴政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消失的人形头像道;“你师傅长这样?”

    “不,这只是他幻化的一面罢了!”

    赵昆笑着摇头道:“我师傅化凡的时候,可以千变万化,有时候化作孩童,有时候化作老翁,也有时候化作妇人,总之,仙资飘渺,不见其形!”

    “那这......”

    “我师傅曾说,能观其一面者,将会有大机缘,所以我就想试试效果!”

    “试试效果?”

    嬴政愣了下,有些不解。

    赵昆笑着摆了摆手:“机缘这种事,只可意会,不可多说。”

    “这......”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

    赵昆也不多言,径直下了楼。

    很快,他便拿着扩音筒,来到了高台中央,面对抬头仰望的嘉宾和百姓笑了笑:“诸位——”

    “嗯?”

    听到扩音筒传来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不由打了个激灵,然后环顾左右,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时,高台上的赵昆再次开口道:“诸位,我是赵昆,你们当中有人听过我的名字,也有人不知道我是谁;

    但说起长寿锅,说起治好通武侯的那小子,说起长乐坊的赌局,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吧?”

    此话一出,台下的众人瞬间回过神来,齐刷刷地望向高台。

    “是公子昆!就是他救好的通武侯?”

    “哇!他就是公子昆啊!我可买了他三口长寿锅!”

    “赌神!是赌神!是公子昆挽救了我的家,挽救了我老婆!公子昆我爱你!”

    渐渐地,呼喊的风向开始歪了。

    “啊啊啊!公子昆看我这里!我是你的粉丝!”

    “你走开!你个假粉丝!”

    “每个人都有追公子昆的权力,来,我们公平竞争!”

    “好啦好啦,我是公子昆的好友,想要和公子昆深入交流的,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我来统计一下.......”

    赵昆来频阳这段时间,可谓家喻户晓,所以场面变得异常热烈。

    就在这时,不知谁大声喊了一句,使得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你们都别争了,公子昆身边没有女人,只有男人!”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惊醒。

    “是啊!那王离好像跟公子昆走得很近,他们并肩作战,他们同生共死,他们羁绊应该很深,说不定真是一对.......”

    角落里听到这话的姜潮微微蹙眉,狠狠咬了一口红薯。

    但是,仍有不死心的粉丝,纷纷抬头望向高台........

    高台之上,赵昆脸皮抽了抽,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旋即定了定神,再次朗声道:“今天站在这里,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第一个,为了让频阳变得更好,本公子上奏父皇,修建新城,新城的地址,就在你们脚下!”

    哗——

    听到这话,众人哗然。

    “什么?!公子昆要建新城!这是要舍弃频阳城了吗?”

    “为什么要建新城啊!我不想离开祖宅!”

    “对啊!频阳城好好的,干嘛要建新城?”

    “修建新城又要徭役了吗?我们才刚回来,这算什么好消息.......”

    随着议论越来越多,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不过这都在赵昆的意料之中,好在维持秩序的频阳守军,没有让现场出现哗变。

    等议论声渐渐平息,赵昆又拿起扩音筒,高声道:“诸位的想法,我都知道,且听我把第二个消息说完!”

    “第二个消息,频阳新城只是初步规划,搬迁入住全靠自愿,且不征用徭役;

    不过,王家商铺会集体搬迁到新城,建立更大的狮子楼,胭脂铺,酒坊,织衣店,陶坊等等;

    另外,春眠楼也会搬迁到石川湖,打造水上乐园!”

    话音刚落,频阳各大商铺的掌柜,不由皱起了眉头,同时心中有了一番盘算.......

    .........

    “这小子什么时候上奏朕了?”

    嬴政满脸懵逼的望向王贲,王贲苦笑着摇摇头:“咱们又被他骗了!”

    “他搞这活动,主要是为了哄抬地价.......那些大家族商铺一听要建新城,肯定会想办法占利!”

    “你是说.......一夜五千万钱?”

    “不错!”

    王贲点了点头,然后瞥了眼嬴政,叹道:“他恐怕瞧准了你缺钱,所以先圈一波钱,扔给你,到时候你拿到钱,就变相的承认了新城!”

    “这......”

    嬴政瞪大了眼,满脸错愕的道;“难怪他要跟朕二八分成,原来早已打好了主意!”

    “他也是急了......”

    王贲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其实赵昆担心陛下会赶他回宫,存粹是想多了。

    以他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赶胡亥回去,都不可能赶他回去。

    但事已至此,就看陛下怎么处理了。

    想到这,王贲抬头望向嬴政,嬴政若有所思,半响,才皱眉说道:“若是朕不要这笔钱呢?他该如何?”

    还没等王贲开口,一旁的李斯忽然说道:“假传陛下旨意,死罪也!”

    王贲:“.........”

    嬴政:“.........”

    好家伙!

    好小子!

    又特么来这一套!

    真当朕不敢杀你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