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王镇魂 > 第九十八章 无涯路

第九十八章 无涯路

    实际上,如今的云晓天,随着体内魔血被引动凝练成虚纹,他的心性,已经在潜意识发生变化,虽然他自己以为正常,但是面对任何惹恼他的人,他都丝毫没有怜悯,唯独他神秘胎记牵涉因果,会有一些警觉,而这也是在事情发生之后。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心中的怒火积淀得太深。

    离开清风国的他,直接前往中土,目标之地,直指天涯。

    经过了上一次的简单试探,他此次天涯之行,并未打算硬刚,除非是迫不得已。

    半个月后,自西向东的庞大山脉断臂山上,断臂城依旧如巍峨巨城般耸立,时隔这么久,曾经云晓天让天涯出现的话题,还有少许延续。

    这日,阳光明媚,断臂城中一处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一个面戴花色面具的青年,手持长箫,席地而坐。

    “来来来,走过路过,有钱捧个钱场,无钱捧个人场,本人精通箫律,只为赠他人快乐,寻觅世间佳音!”

    他自然是云晓天,虽然他不会硬闯夜,但目前也没想到什么好的法子,原则上,他在寻找一个突破口,如果能有一个不会引起任何夜中人警觉,从而进入天涯之内的机会,那其实是他最想要的方式。

    要进入天涯,必须对天涯有一个足够的了解,此地靠近天涯,他相信,潜伏在这里的夜中人,一定是最多的地方。

    “哟,这谁呀?看起来好像是一表人才,怎么就街头卖艺了?”

    “可不能这么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擅长,世人都追寻修道,但也有些人,喜欢陶怡情操,对修道一事,并不感冒!”

    “嗯,此人没有修为气息波动,多半就是一闲散人士,作为一个凡人,自有他们追求生活的方式!”

    ......。

    这么多人路过,云晓天倒也成功吸引了几人,他也不在乎这种悲催的场面,只顾着将漆黑的九箫放于唇边。

    九箫乃是混元龙凤石铸就,如今的云晓天,得到圣龙魂血,经过与他的磨合,随心而演奏的曲子,都犹龙凤鸣响天地,龙吟为主,凤鸣为辅。

    然而他今日演奏的一曲,却不是随心而发,乃是他在这断臂城中逗留时,无意间在一杂货铺看到,听老板说,这是从天涯之内流出的曲子,因为很少有人能演奏,故而存放了许久无人购买,此曲名为:无涯路。

    一曲无涯路,箫音空洞悠扬的声音,如有一对龙凤夫妻,本可傲视一方,结果因为意外,双双走上了末路,极度苍凉悲伤。

    开始即高潮,无数路人被吸引,短短数息就沉醉其中。

    渐渐的,断臂城中不少有雅兴的人,也闻声而来,也有不少就近的人,站在不同的地方观赏。

    无涯路,由悲而起,高潮一段接着一段,似乎有不曾完结之意,不知道多久,箫音气氛悄然转变,似有龙凤之子,逆天出世,一路横推,征战八方,激情挥洒,听得让人心向神往。

    “好,好!”

    “此曲堪称旷世,听得人热血沸腾,朋友,不知此曲何名?”

    “没曾想,音律一道,竟有如此震撼的效果,不知朋友是哪里人?”

    ......。

    曲终,无数人意犹未尽,掌声雷动。

    云晓天淡笑道:

    “曲名:无涯路,在下一闲散人,喜好音律,在一铺子中偶然得到的,也不知是谁所创!”

    “好了各位,如果没尽兴的,明日再来,此时此地,我会重新给大家演绎,只要大家喜欢就行!”

    “告辞了!”

    一曲十分钟,云晓天就这样突兀的出现,然后突兀的离去。

    城中,万风酒楼,五层之上的靠窗隐秘雅间,屋内彩帘垂掉,灵气缭绕,云晓天手持一壶浊酒,半躺窗边,俯瞰大街人群。

    “这十里香,当真是绝酿,饮着便让我回想起故乡,轻泯一口,即便走过十里,也能残留香味,看来下回得多要些!”

    “断臂城,天涯,无涯路,会不会有人因为此曲而来呢?”

    “若是不行,我该想什么样的法子进去?”

    看起来,自言自语的云晓天,几多悠闲,实际上,他的内心却是有些焦虑,毕竟他的弟弟已经是夜中人,说不得还会生死相向,虽然逮到时机,他就想痛击夜,但如今一桩桩困难摆在眼前,他如何不烦恼?

    第二日,同样的时间和地点,不少凡人以及雅兴十足的人,早早等待,云晓天拨开人群,走到场中,再次演绎曲子。

    一曲终,满场掌声,依旧喝彩,正当云晓天准备离去时,人群中,一个青年女子,身穿荷色衣衫,面戴蓝色薄纱,曼妙窈窕,清香四散,挡住了云晓天去路。

    “朋友留步!”

    这一刻,云晓天内心又惊又喜,惊的是眼前之人,竟有八十一道虚纹波动,这气息他可是再熟悉不过,喜的是,他所期待的事情,正在发生。

    “姑娘是?”

    女子淡笑道:

    “可否借一步说话?”

    云晓天假装想了想道:

    “姑娘不会对有有图谋吧?”

    女子被云晓天当众这么一说,神色明显有些尴尬,不过她最终笑道:

    “呵呵,我一女子都不怕,你怕什么?”

    云晓天点了点头:

    “倒也是,不过世间修者横行,我还是很珍惜小命的,姑娘,那就走吧!”

    随即,女子带着云晓天,远远离开了人群,最后来到城外一无人的悬崖边,女子停下,声音冷冷道:

    “朋友,刚才的话,你可敢再说一遍?”

    显然,对方有些生气,不过云晓天却是嬉笑道:

    “姑娘莫生气,一看你就是人龙凤,我不过是受宠若惊,一时玩笑罢了,不知姑娘芳名?寻我来可有事?”

    女子淡淡道:

    “落兰,我不想再听到任何玩笑之语,否则,别怪我无情!”

    “至于找你,只是因为你演绎出了无涯路奥义,我师尊想见见你。”

    云晓天故作疑惑道:

    “罗姑娘师尊是?”

    落兰看向万丈绝崖之东的那片广袤沙漠道:

    “我乃天涯人,师尊是天涯强者,你听过天涯吧?”

    云晓天也看了眼天涯道:

    “嗯,偶有耳闻,据说那里是一方如梦似幻的国度,强者无数,只是神秘天涯极少现世,我一个凡人,能进去么?”

    落兰摇头:

    “当然不能,但我可以给你一个身份,只要得到允许,你可自由出入。”

    “天涯乃是世间第一修道圣地,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进入的,因为天涯有天涯需要遵循的规则,凡被允许进入的人,需要接受圣地统一的道魂种心,从此成为天涯人,无数修行资源加持,但凡你勤奋,皆可走上修行之路!”

    “你可以自行斟酌,但我劝你,若是选择拒绝,最好想清楚。”

    夜中人的行事准则,已经初步显现,云晓天自然早就知晓,所以他扯开话题询问道:

    “我很好奇,你们既然是修道者,并且你师尊实力强大,为何就要见我?是因为无涯路有什么奇特?”

    落兰解释道:

    “无涯路,乃是师尊早年创出的曲子,他四处留下曲谱,不过是希望有人能演绎出此曲精髓,从而择入道脉,传其衣钵,你虽然演绎出了曲谱奥义,但明显对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

    “其实,世人修炼有很多个方向,但大多都隶属天道与人道两大范畴,一个顺天而为,一个逆天而修,人道之内,有一些特殊的,例如有人修行七情六欲,他们将其细分精修,成就非凡。”

    “而我所传承,乃是人们最常见的琴棋书画,这既属天道,也属人道,我们的修炼,全靠悟性,天人合一,是最佳之境!”

    “师尊以音律入道,窥探真义,世俗少见,传承更是不多!”

    “说这些,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能以平凡之身,演绎无涯路,虽然错过了最佳入道时机,但应该可以塑造,若你能被师尊收为弟子,那会是你天大的机遇!”

    云晓天点了点头道:

    “这确实是我的荣幸,只是,我这人不喜约束,天涯内的行事准则,究竟是什么?道魂种心,听来就有些神秘难测,就没有其他方式么?”

    落兰有些不耐烦道:

    “你事事儿真多,如此机会摆在眼前,竟然犹犹豫豫,当真不识好歹,不成天涯人,你不可能知道天涯内的规则,至于道魂种心,那不过是让你与天涯一心,想那么多干嘛?”

    “去还是不去,给句准话。”

    云晓天想了想道:

    “天涯虽神圣,但我还想考虑数日,我想,应该不会急于此刻给你答复吧?”

    落兰无语道:

    “随你,你若需要考虑,我给你三日时间,若你想通,可到断臂城妙音堂,说明缘由,她们自会通知我!”

    “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拒绝,最好是想清楚,因为你知道的已经触碰死亡底线,再见!”

    说完,落兰一步踏空,瞬间消失不见。

    一曲无涯路,让云晓天得到了他最终想要的东西,由此他断定,妙音堂一定是夜中人的其中一个据点,同时,成为夜中人,必须要接受道魂种心,至于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就是他接下来需要研究的东西,毕竟他最终是要覆灭夜,而不是要成为夜中人,那不是等于羊入虎口,自投落网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