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谢谢你,点亮了我整个花季 > 她的守护神.2

她的守护神.2

    回学校的路上,蒋璐挽起白清的胳膊:“乖乖,你今天人品大爆发呀,单裴后来那个表情绝了哈哈哈哈哈,可算给姑奶奶出了口恶气,我们清清这么可爱,怎么能让她欺负!”

    哪里有那么多巧合呀,白清嘴角微扬:“可能是我的守护神舍不得我受委屈。”

    付菁挑了挑眉:“几天不见,清清这是被小愿传教了?”

    陈愿闻言扶了扶眼镜,利落的短发在阳光下闪着金光,满脸写着“专注自家莫cue我”,涉及“传教”问题,陈某人绝不退让:“这锅我不背!此教非彼教,我教的教义里没有守护神!”

    四个女孩说说笑笑。

    白清听到了,一声散在风里的低笑。

    *

    最近有个学长向白清表白了,她拒绝了。不过这学长还挺有毅力,白清桌子上每天都有不少小玩意儿。收到一众艳羡的目光,白清无奈扶额。

    自从学长坚持不懈追求她,她好像得到了厄运女神的青睐——平整的路上突然多了石子,害她差点绊倒,上课偶尔“干坏事”总会被教授抓包,差点被扣学分;喝水的时候手不知怎么的抖了一下,袖子全湿了......

    “清清,你最近怎么回事儿呀,”蒋璐敷面膜时把头偏向白清,“听说周学长最近也特别倒霉,啊——怕不是天意不愿意让你们在一起!”

    “或许吧,本来就不可能在一起的,”白清揉了揉眉心,顾先生怎么越来越幼稚了,却是笑出了声,“大概我惹我的守护神不开心了吧。”

    学长是个万人迷,在学校里小迷妹一抓一大把。他的迷妹们在他开始疯狂追求白清并且疯狂倒霉后对白清同学放狠话了。

    课代表白清同学总结了一下:她们的男神,她不配,拒绝是错,接受更错。

    白清: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于是,白清同学的守护神又显灵了。她发现自己的好运气回来的时候,嘴角悄悄翘起。

    *

    陈愿是个人。

    陈愿不是个普通人。

    她是地府的编外人员,算个不大不小的阴差。

    她能看到自己要带走的亡魂。

    2014年6月3日。

    今天,陈愿的死亡名单上显示一人,翻开却空白一片。

    名单指引她来到白清身边。她要带走的人......哦不,魂,大概是好友的......“守护神”?

    那天她住在白清家里。

    2014年6月4日00:00。

    陈愿坐在沙发上,看到顾聂从房间里飘出来。

    “你是谁?”陈愿想了想,“清清曾经查过‘顾聂’这个人,如果我没猜错......”

    “对,我是顾聂。至于为何查无此人,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我走了之后,清清......麻烦你多照顾照顾。”顾聂向陈愿鞠了一躬。

    “没什么好谢的,应该做的。”陈愿摇摇头,“你不去道个别吗?”

    半梦半醒中,白清又听到了一声碎在风里的叹息。

    “清清,我走啦,要乖乖照顾好自己。”顾聂摸了摸她的脑袋,在她发顶轻轻落下一吻。

    睡意全无。

    白清强迫自己闭着眼睛,枕巾已然湿透。她听到玄关处传来关门的轻响,这才睁开眼。

    白清走到客厅看了看四周,良久,她坐在沙发上,斜靠着墙,眼睛里好像失去了光彩。

    天亮了。

    陈愿轻轻打开门,把早餐放到餐桌上,转身便看见白清微闭着双眼。

    “怎么睡到这了?”她轻声咕哝,走过去想给白清披个毯子,刚走到白清身边,却见白清睁开双眼。

    “吵醒你了?”

    “他走了?”

    陈愿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不等陈愿回答,白清又接着说:“我知道,他......应该会有一个崭新的、更好的人生吧?有爱他的父母,也有爱他的妻子......我其实真的不想他走,可是我已经耽误他这么久了,他、他保护了我那么久,我不可以再拦着他......万一去晚了好的人生又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我当时都不敢睁眼......”说着说着,她把头埋进自己的臂膀。

    陈愿蹲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嗯,他会拥有更好的人生的。”

    后来,陈愿陪着白清去北山陵园——白清梦里的位置,给顾聂买了块墓地,立了衣冠冢。

    白清几乎每个月都要来这里看她的顾先生。

    “顾先生,我真的很想你啊......”

    *

    顾聂是个孤儿,因为先天性心脏病,没有人愿意收养他。

    白清是顾聂生命中最温暖的光。

    他的生命终结时,带他走的阴差是陈愿。

    “我放心不下她。”

    “倒是有一种办法——代价是消失——彻底的消失。你愿意吗?”

    “我愿意,

    “没有她存在的生命,于我,毫无意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