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 > 第161章 知己难求【1/2,求订阅】

第161章 知己难求【1/2,求订阅】

    “只要你告诉我,你是如何在不被国安部门发现的情况下,杀掉慕容元膺的,我立刻就走。”

    徐榕年这一句话,可以说,半是请教,半是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秦垣只能是装傻充愣,抵死不认:“杀掉慕容元膺?什么意思?慕容元膺不是在市外死的吗?”

    徐榕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显得高深莫测,好似他知道一切。

    两人对视间。

    秦垣依旧装作懵懂无辜。

    渐渐地,秦垣给徐榕年整不自信了。

    徐榕年渐渐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的确,当时瑞教授只说刀口一样的齐整,却没有说就是同一人所为。

    【在徐榕年的想象中,您好像真的没有一刀击杀慕容元膺的实力;想象力转化成功,生命力+32】

    眼见到这一条信息,秦垣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不由暗喜。

    其实,秦垣之所以还需要装傻充愣,其问题的根本,还是秦垣打不过徐榕年。

    根据多方面信息综合来判断,徐榕年必然是练脏的先天武师。

    如今,凡是练骨武师,秦垣都敢碰一碰,可是,先天武师,秦垣着实是没有信心。

    徐榕年看着秦垣的表情,他眼中露出了我早已经知晓一切的淡定:“别装了。”

    简单的三个字,让秦垣微微慌了一下。

    可,秦垣很快又是想到了方才徐榕年的想象。

    他是在诈我!

    如果不出所料,徐榕年这应该是在搞最后一波尝试。

    秦垣不禁是一脸疑惑地歪了歪头。

    徐榕年眉头皱起,觉得他似乎真的是搞错了。

    视线在秦垣身上扫视了一圈,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李赟峎和叶少北,要是打起来,他们立刻就能发现这边的情况。

    最终,徐榕年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说实在的,徐榕年非要出手,也不是不行。

    可有李赟峎和叶少北在,他又不可能杀人。

    下手重了,叶少北给他那个富商老爹一个电话,自己难免会被报复。

    下手轻了,又没有什么意义。

    就在徐榕年一无所获,打算先离开的时候,秦垣却忽然问道:“你申请进入苍穹,为什么会失败呢?”

    听见这个问题,徐榕年回头,蓦地深深看了秦垣一眼。

    秦垣则是坦荡荡地和徐榕年再次对视。

    徐榕年想了想,直接来到了秦垣的身边,坐在了秦垣旁边的石头上,沉吟一二后,他问道:“你知道苍穹是什么?”

    这就是秦垣的知识盲区了,秦垣连连摇头。

    徐榕年不禁是露出笑意:“是不是你问别人,别人都神秘兮兮地不告诉你?”

    秦垣点头。

    徐榕年摸了摸下巴,开口道:“你知道,为什么人类总是等域外天魔来袭,却从来不主动出击,甚至没有主动出击的计划吗?”

    “不知道。”秦垣很想说你别卖关子了,赶紧直说。可徐榕年好像是第一个愿意告诉他,苍穹是什么的人,他也不好把话说的太绝太直接。

    好在徐榕年也没有继续卖关子。

    整理了一下思路,徐榕年道:“人类之所以不主动出击攻击天魔,除了人类实力尚不足够之外,更重要的其实便是,域外天魔的身上,很可能藏着长生之秘。

    众所周知,我辈武者,哪怕是到了宗师之境,也仅仅只能有三五百年的寿命。而域外天魔,仅目前所知,便有活过千年之久的!

    所以,为了从域外天魔身上得到长生之秘,目前人类的计划是,示敌以弱,吸引更多域外天魔过来,让我们从他们的身上,发掘出长生之秘。”

    顿了顿,徐榕年道:“而苍穹,便是人类对天魔进行防守和示敌以弱的最前线。

    苍穹,由各国最有天赋的年轻武者,和层层选拔出来军队武者组成。所以,玉京大学和水木大学这两所最高学府的学生,到了大四,便可以去苍穹见习。

    在见习后的考核中,如果能通过,便可以正式在苍穹实习,再次通过实习考核,就可以正式成为苍穹的一员。”

    听到这些,秦垣却仍然疑惑,不明白苍穹让人趋之若鹜的原因:“那这苍穹有什么好处呢?”

    徐榕年沉默了片刻,随后道:“域外天魔死后的魂蜕,若让武者以特殊方法使用,可以让武者的生命力暴增。”

    听见这话,秦垣脸上瞬间被惊讶布满。

    徐榕年笑了笑:“据说,天赋越强的人,在苍穹中,便会进步越快,所以,想要去苍穹见习,我们华夏目前只有两个条件,第一,水木大学、玉京大学、国防武道大学三校的大四学生;第二,所有在21周岁之前,破入练脏先天武师之境的华夏公民。”

    突然,徐榕年脸上露出一丝落寞与失意:“我在21周岁前,便是先天武师境了,可惜,苍穹方面以我非正常渠道破入练脏先天武师境为由,拒绝了我前往苍穹见习的申请。”

    听见这话,秦垣也不禁是从脸上挤了一抹同情,道:“这也是时代的弊病了。若是你晚生几年,新武道被官方接纳,说不得,还有机会。”

    徐榕年却没想到会得到秦垣的安慰,他不禁讶然地看了秦垣。

    秦垣则是对徐榕年假装露出了善意的笑容:“在我看来,无论黑猫白猫,只要抓得到老鼠就是好猫!

    同理,无论新武道旧武道,只要能够让人变强,就是好武道!

    徐榕年你也不必太过执着于苍穹,说不定,苍穹的秘法,还不如你们新武道来的提升快呢!”

    听见这句话,徐榕年先是一愣,随后,他整个人都有些豁然开朗。

    目光带有激动看向秦垣,徐榕年却是从来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从一个比他小几岁的男生嘴里听到这样的道理。

    人生知己难求!

    “受教了。”徐榕年忽然起身,对着秦垣躬身一礼。

    徐榕年无比认真地说道:“以往,对于秦垣你,我徐榕年总是怀着些嫉妒和不服气,甚至还有些敌意。可今日这简单几句,我却觉得,难怪你能有这么般天赋。只以你的想法,你的胸襟来说,这等天赋,不给你,又能给谁!”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