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方外法内 > 五十九、若清观神医断长发 血印山师徒造蛇祸

五十九、若清观神医断长发 血印山师徒造蛇祸

    再回白云洞天,众人聚到一起,再次商量着青柳该如何处置。

    青柳杀害灰袍青年现在无根无据,但是又不能说青柳就是完全没问题的。至于蛇军围攻大巴车,青柳肯定是有责任,可是青柳的离开又是那个灰袍老人逼迫的,这样下来,整个事情就陷入了僵局。

    和光很为难,戒来也很为难。这件案子还真的不好判了。龙行天倒是挺高兴,不好判那就不判呗,反正他认为青柳没问题。

    最后权衡再三,还是至柔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先把青柳送到若清观去,方水守孝的时间不短了,终归要回京城去治病救人。暂时先让青柳过去照看若清观,算是软禁,也算是赎罪。

    三道梁的事情就这么暂时解决了,善后的事戒来又和和光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从聚仙阁和白云洞天分别拿出一点资金,偷偷补偿车祸中死难乘客的家属,能做一点努力就做一点吧。

    热河山脚下,若清观。

    近两个月没见,方水清瘦了许多,精神状态倒是还算不错。刘小丰还是口不能言,但是开朗了许多,和方水在一起这段时间,也小有成就,小筑基完成。道法一途,算是颇具天赋。

    孙建华正在院子里煮粥,见方报一行人进来,默默又加了两勺子水。等大家寒暄过后,讲明来意,孙建华每人给盛了一晚稀饭,算是待客了。

    方报看着眼前的稀饭,无奈的笑了。

    “戒来的佛法确实高深,他说的他心通我一直以为是他忽悠我的,这下彻底信服了。”方报喃喃自语,方水和何木豪莫名其妙。

    “昨天晚上,我和戒来闲聊,想着他能跟过来帮我们剪发。他故作高深的给我讲了几句谶语:和尚不剃头,大夫一碗粥,来人加瓢水,青丝观中留。哈哈。这花和尚越来越有意思了。”

    孙建华听了方报讲出的谶语,尴尬的一笑,连忙解释道;“刚才看你们进来,匆忙之间不方便再加米煮粥了,只能又加了一瓢水。大家凑合着喝点稀饭吧,一会我出去买点主食和小菜。”

    “孙老师,你别误会,看来戒来法师说的对,我们三个的长发还要麻烦您了。二哥,师父带话过来,说你尽孝之心以足,不可荒废事业,该跟孙老师回去了,我们三个把头发剪了留在观里,就用这三缕长发陪至若师叔吧。”说着,方报散开发髻,跪坐在地上,伸手掏出一把剪刀递给了孙建华。

    孙建华接过剪刀,给何木豪、方报、方水剪了长发。剪发时,三人皆沉默不语。往日种种,涌上心头,历历在目。如今物是人非,天人两隔,个中滋味,每个人心中,都是无尽的思念。

    刘小丰站在一旁,伸着双臂,接过三人剪下的长发,慢慢放到案台上面。

    青柳在来的路上,大致听龙行天讲述了天行宗的事情,至于若清观是什么地方,至若师叔是什么样的人,龙行天讲的尤为详细。

    此刻的青柳就站在一旁,看着三个年轻人依次剪完长发,脸上一副悲戚的表情,青柳的脸上竟流下两行热泪。

    龙行天悄悄走过去,给青柳擦了擦眼泪,低声问道,“怎么了。”

    “我在地宫住了近百年,从未感受过世间亲情,看到他们的样子,我觉得真好。以后不管在哪,我们都不要让彼此找不到好不好?”

    龙行天看着青柳,狠狠的点了点头。

    离开若清观,方水和孙建华回了京城。刘家人把刘小丰带了回去,告诉方水他们会安排人照看若清观和青柳。

    方报何木豪还有龙行天三人则回了白云洞天,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这个暑假方报过的惊心动魄,该收收心了。离开前,方报按照师父和光的意思,给青柳留下了修行心法,嘱托她一定要静心在观中清新修行,龙行天被获准七天过来一次。

    一切仿佛又回到正轨,平平淡淡的日子下,方报如同一个普通学生一样,生活学习,按部就班。唯一的一点变化就是凌业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枚木环,死死的嵌在方报胸前的那块玉石上。

    而在百里外的血印山上,两个落魄的的灵魂却正在发愁。

    山口仓介自从收了李川做徒弟,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九菊一流的邪法根基有一项很耗费的支出就是炼毒和用毒。

    山口仓介夺舍以前,也是靠着炼制尸毒维持自身不灭,学了坨坨的秘法夺舍之后,原本以为可以摆脱炼毒一法,没想到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进补。

    本来坨坨就是靠吞食天山雪莲成的精,因此他的心法里面的根基是如何运转神药补药,与九菊一流的邪法恰恰相反。

    夺舍重生,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是器官移植一样,就算成功了,也要经常服用一些抗排异的药物。山口仓介夺舍之后,原来的炼毒强身的招数都不能用了,只能满世界寻找珍贵补药,维持自身不死。

    血印山不像白云洞天,有着药田、旅游还有很多其他的产业。除了这师徒二人和几十亩无主的荒山,他们没有一点产业。李川拜师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师父漫山遍野挖草药换钱。

    因为山口仓介是夺舍重生的,轻易还不敢见外人,所以李川就成了血印山的对外代表。也正是因为如此,那里根本就不被江湖门派认可,甚至很少有人知道。

    因为山口仓介每隔三天就要进食补药,师徒俩被吃的越来越穷,甚至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只能常年穿着一件白袍。加上山中缺水,两个人也没换洗的衣服,白袍穿到现在,已经成了灰袍。

    前几天听说三道梁闹蛇灾,有人靠抓蛇赚了不少钱,这对师徒就打起主意,想着趁着夜色偷偷干一票。

    李川依旧负责出面冲锋,山口仓介负责断后打闷棍,这一套仙人跳的把戏师徒二人早就练就的炉火纯青,没想到碰到了蛇王青柳。

    这次李川都不用演,直接就吓的吐出一口黑气,昏死了过去。山口仓介倒是还念着几分师徒情份,拼死上前,洒出雄黄粉,这才镇住了蛇王,救下了李川。最后逼的青柳被龙行天救走。

    青柳被救走,倒是让山口仓介胆子大了许多。他心里明白,这妖修在当世处处被高人针对,像自己一样,轻易不敢露面。如今又以为自己杀了人,肯定不敢回来了。所以施展控蛇术,想赶着蛇军下山大赚一笔。

    哪成想,自己的控蛇术好久没用,生疏了很多,蛇军赶到半路就暴动了。其实也不是山口的控蛇术有问题,而是他昨晚撒的药粉太多了,很多药粉都灌进了当时昏死过去的李川的长袍里。

    太阳出来后,山间行走的李川觉得太热,准备脱下长袍凉快一下,谁知道一抖长袍,里面的药粉全都被抖了出来,四周的蛇闻到药粉味,顿时凶性大发,如同一股洪流,涌上了公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