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总裁前夫别惹我 > 第20章 看清内心

第20章 看清内心

    帝都机场。

    飞机滑翔落地,出口处缓步走出一名英俊的男人。他推了推眼镜,一眼看到远处西装革履的秦墨寒。

    “好久不见!阿墨。”他一拳砸在秦墨寒胸口,两人相视一笑,碰了下肩头。

    “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秦墨寒把叶样新行李拿上车,道。

    “回来就不打算回去了,家里催的紧。”叶样新看了他一眼,神情忽然有些复杂,“我听说了你跟沈家的事,你和童颜现在还好吧?”

    听到这两个字,秦墨寒动作顿了一下,“我跟她很好。”

    叶样新却是不信,神情担忧欲言又止。

    秦墨寒为叶样新接风,两人坐在席间,光是俊逸非凡的侧脸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你回来正好,可以来我公司。”秦墨寒道。

    叶样新却摇头,我是没什么野心,随便找家小公司安安分分当个设计师也就心满意足,倒是你……”他深深看了秦墨寒一眼,叹了口气,“童颜是个好姑娘,你不要辜负她。”

    “我有分寸。”秦墨寒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想起沈童颜冷漠的神情,他心中就压不住的怒火。

    “你对她哪来的分寸,沈家的事我听说了,阿墨,你这回可有点欺负人。”叶样新皱眉道。

    秦墨寒却放下刀叉,“沈天华死有余辜,至于沈童颜,我会补偿她。”

    他顿了顿,捏紧拳头,“我不会跟她离婚。”

    叶样新叹了口气,这哪是离不离婚的事,“阿墨,你真的有看清过自己的心吗?”

    秦墨寒抿唇,心底闪过与沈童颜之间的种种,薛夕的哭诉和沈童颜的冷漠交错,一时间慌乱不已。

    他刚要回答,目光一滞,死死盯着门口处。

    “阿墨,你怎么了。”叶样新顺着他目光看过去,看见门口一对俊男俏女走进来。

    是沈童颜,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英俊男人。

    他立即反应过来,想要拉住秦墨寒,后者已经起身快步过去。

    “沈!童!颜!”

    经过几天加班,沈氏公司项目清算完毕,而股东们大部分亲信都被肃清,公司也逐渐注入新的血液,慢慢恢复运转。

    沈童颜的计划顺利进行,刘成远资金注入空壳公司,资金被套牢,现在不得不对她服软示好。

    “终于有机会请你吃饭了。”沈童颜表情轻快,脸上带了笑意。祁北洺盯着她的笑容有些愣神,心头竟有些悸动,背后却传来一道熟悉的怒喊。

    沈童颜身体僵硬一瞬,转过身来脸上恢复冰冷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儿?”

    “该是我问你,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你看不出来吗?我和童颜来吃饭。”一旁的祁北洺接话,挡在沈童颜身前并把她往后拉了拉。

    这一幕让秦墨寒心中怒火更盛,他越过祁北洺,一把抓住沈童颜的手臂把她拉出门口。

    祁北洺眸色一暗,想要去追却被一个人拦住。

    叶样新扶了扶眼镜,“哥们儿,他们夫妻之间谈事情,你就不要过去打扰了吧。”

    秦墨寒死死抓着沈童颜的手往前走,他步子迈的很大,沈童颜跟在身后踉踉跄跄。

    “秦墨寒!你给我放手!”

    “不放!”

    “松手!你拽疼我了!”沈童颜皱眉痛呼,秦墨寒脚步一顿,松手转过身来。

    “你又发什么疯!”

    “我说过什么,离祁北洺远一点!”秦墨寒脸上带着怒意。

    沈童颜冷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权利管我?”

    “我是你丈夫!”秦墨寒低吼,眼中怒意翻腾,他扳过她的肩膀,恶狠狠道,“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离祁北洺远一点!”

    “我要时光倒流,我要我父亲回来!我要薛夕去死,!你能做到吗?”

    秦墨寒顿住,抿唇不言。

    半响他才轻声开口,“其他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

    疲惫涌上心头,沈童颜不想再和他继续这些无意义的争吵了。

    时光不能倒流,她父亲不会起死回生,而秦墨寒也不会放弃薛夕。

    她垂下手,只想离开这里。

    “我和祁北洺什么都没有,沈氏与祁氏合作,我请他吃饭,这样的解释你满意了吗?”她迅速说完,没有再看秦墨寒一眼,低头往停车场快步走去。

    秦墨寒僵硬在原地,只觉得心口闷得慌。

    离开餐厅,沈童颜缓缓松了一口气,医院的电话却打过来。

    “沈女士,您母亲病危,快来医院一趟。”

    沈童颜赶到医院,抢救室的灯灭了,医生走出来看到她皱了皱眉,“你就是顾静的家属?”

    沈童颜点头,“我妈妈怎么样了?”

    “你母亲这次情况比较严重,但好在抢救过来了,病人最近情绪不稳定,你要多多陪伴。”

    沈童颜沉默,来到病房看见脸色苍白的顾静,眼眶瞬间湿润。

    “妈,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顾静看着沈童颜的模样,也十分心疼,虚弱道,“你最近怎么样,秦墨寒有没有欺负你?”

    沈童颜摇摇头,她不想再让顾静为她担心。顾静却一眼看出她心思,拍拍他的手,叹气道,“当初都是我不好,没有拦着你,如果当初你没有嫁给他,那我们沈家也不回落得这幅场面。”

    “我现在一身病痛,沈氏又有危机,是我拖累你了。”顾静长声叹气,脸上全是悔恨。

    沈童颜赶紧拉住她的手,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妈,我长大了,童颜长大了,一定可以救您还有沈氏。”

    “当初是我看走了眼。我早就知道他不爱我,可还是抱着希望。”她摇摇头,抹掉眼泪,“以后我不会了,我会和他离婚的。”

    病房外男人脚步顿住,手僵硬地停留在把手上。

    助理跟在身后小心翼翼地发问,“秦总,您来都来了,不进去吗?”

    秦墨寒抿唇不言,刚刚病房内的对话他一字不落全部听见了,心底泛滥起密密麻麻的疼。

    他想起几年前与沈童颜初遇时,女孩脸上明媚的笑脸,心中忽然生出些后悔。

    他是不是,真的做的太过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