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最强医婿 > 第十九章 群众的力量

第十九章 群众的力量

    林峰只是干扎煞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

    被大肠荣狠揍一顿后,兰止芸凄惨的跑到附近医院,正看到兰于浩也鼻青脸肿的坐在凳子上处理伤口。

    两个患者一交流才知道,他是下楼梯时候跌下来摔的。

    于是,兰止芸咧着烂嘴苦笑:“咱们姑侄真够倒霉的,我是在洗手间摔倒的。”

    直到赵行长推门走进包厢,兰一军也没等到大孙子的通报,只得抱歉的和赵行长请罪。

    人家赵行长可不缺这一顿饭,却由于兰一军一家人礼数不足,心里很不痛快。

    根本没有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谈话进入正题。

    赵行长以迟到为由,跟每个人碰一杯酒赔罪,连兰一军的二孙子兰于铭都没落下。

    放下酒杯,赵行长抱拳作个圆圈揖说:“各位,实在对不住,赵某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不等兰一军说话,赵行长一甩袖子,走出包厢。

    房间内突然静的吓人,只听见兰一军的怒吼声:“卡呢?办的铂金卡在哪?快送过去呀。”

    “让小浩去办的,肯定在他身上。”

    “不知道死哪去了,快打电话问呀!”

    一番折腾下来,等兰一军忍痛拿着仅有的两百万银行卡追出去时,赵行长在门口站半天,实在等不及,就气呼呼坐车走了。

    坐在车上,赵行长恨恨的想:这一家人太没有意思,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大家都很忙,没时间墨迹,里子面子都给你们了,你们让我来的意思我也明白,你给我意思意思,我也就勉强接受你们的意思,办事时候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没想到你们这么不上路子,进门不知道迎接,我敬酒你们也敢接,我出门不知道送,知道我生气,你们也不知道给我意思意思,这样就没意思了。

    既然你们这么没意思,很抱歉,以后就不会给你们意思了。

    医院里,兰于浩姑侄很惨,本来就受伤了,又被追到医院的兰一军一顿胖揍。

    “他奶奶的,你们摔伤来医院,都不知道打个电话说一声?都不知道先把铂金卡送回去。”

    兰于浩觉得自己很冤枉:“被大肠荣他们一顿狂揍,身上疼痛难忍,心里又恐惧继续被报复,谁他妈还记得铂金卡的事情。”

    在兰一军几人凄凄惨惨回家的时候,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林峰高举的双手终于小心翼翼的放在兰芷溪腰上。

    软软的,暖暖的,就是太瘦,只有一张A4纸那么宽。

    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感慨,兰芷溪的电话铃声催命一样响起来。

    两人条件反谢一样迅速分开,都害怕刘巧娥推门大喊一声:“林峰你个王八蛋,放开我家芷溪。”

    兰芷溪一接通电话,刘巧娥那特有的大嗓门隔着老远从听筒里传出来。

    “芷溪,你在哪?怎么这么晚还有没回家。告诉你呀,今天妈妈挣钱了,挣了一百万……”

    这一唠叨,就是半个多小时,直到兰芷溪说:“妈,我快忙完了,回家说吧。”

    心有余悸的挂掉电话,两人对视尴尬一笑,没得游戏玩了,回家吧!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林峰带着小肖背着大包小包的糖果,走遍了丰城方圆几百里的大山,问山上的村民需要什么紧俏货,等把家里的药材送到山下,吃饱喝足就可以拿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家了。

    林峰懂这些山民朋友,他们不需要钱,因为有钱也买不到需要的东西,很多人还保留着以物换物的古老习惯。

    山民扛着百十斤药材下山后,真的是大碗白米饭大块红烧肉随便吃,整箱的烧酒随便喝,有人在厂里吃上三天后,倒是不好意思拿走换来的货物了。认为老板亏了,非要回去再背一趟药材才好意思取走换来的货物。

    有感于山民的质朴,工作人员不但强迫他们一定带走货物,还要偷偷塞进去一包孩子们喜欢吃的糖果,山民可舍不得换这稀有而贵重的糖果,因为糖果除了哄孩子没啥大用。

    当这些山民千辛万苦回到家,还没顾上歇口气,就被孩子们找出来的糖果感动了。

    那美女兰厂长太够意思了,没得说,让孩子们连夜打包家里的药草,歇一晚上,明天继续下山。

    “老大,你也去通知山里的舅舅家,让他们也下山送药草,酒饭管饱随便吃喝,还有甜甜的糖果送。”

    林峰这一顿操作把习惯等在家里收药材的其他饮片厂惊呆了。

    什么意思?你们用很低的价格收购到大批的野生药材,不带这样玩的,大家利益均沾吧!

    再次背着药草下山的山民被惊呆了,这是要干啥?想抢劫吗?

    不怕你们,山上的豺狼虎豹老子都不怕,开揍吧!

    被揍几次后,这些饮片厂的人都学乖了,文明竞争只动口不动手。

    可惜,这些山民太笨,明明给的价格很高,就是不卖,只认兰氏饮片厂的大货车。报个名字把药材往车旁边一扔,就跑去吃肉喝酒了。

    直接拿着换来的货物回山也行,跟着车子回厂里吃住几天更欢迎。

    这些山民大都愿意跟着去厂里逛逛,回去好跟别人吹牛。

    “这兰氏饮片厂有个漂亮的像花儿一样的女厂长,每次都要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辛苦了,她笑起来可真好看,她的手真软,身上真香呀!”

    有山民取笑道:“二狗啊!你看你的狗爪子黑的像锅底,粗糙的像树皮,都不怕把人家闺女的手抓疼呀!

    二狗立即跳起来说:“我洗了好几遍,还把老皮都抠掉的。我可不像你,兰厂长握住你的手时,你的脸都红得像猴屁股了。”

    对方立即回骂:“你不是也一样,跟被火烫一样赶紧缩回你的狗爪子,把人姑娘吓一大跳。”

    “哈哈哈……”

    “明天到家我就再回来一趟,这次一定多喝几口酒,多跟兰厂长握一下手。”

    “你是想着酒壮怂人胆是吧!我保证你狗爪子缩回来更快。”

    一个老成的山民感叹道:

    “兰芷溪,这女娃的名字真好听,我回家也给俺闺女改名叫芷溪。”

    “就你姑娘那黑瘦的样子,把这好听的名字都给叫脏了。”

    “我打死你个狗*娘养的……”

    “他叫二狗,他可不是狗*娘养的嘛!”

    “你个二蛋,难道你是狗蛋养的呀。”

    ……

    一路说笑着,众人的脚步越发轻快,都憋着劲多跑一趟,心里想这一趟定要多握一下那香喷喷的小手。

    眼看药材就要收割了,那些大种植户左等右等没见兰氏饮片厂的人来收购药材,终于坐不住了。

    到厂里一看,这些人直接晕倒了,这人山人海的小黑个子都站得整整齐齐等候兰芷溪检阅。

    握一下手,笑呵呵道声辛苦,在他们脖子上搭一条白毛巾,这些人就像打了鸡血,嗷嗷叫着跑车上搬药草了。

    拉住一个人问才知道,背三趟药草就是名誉合作商,送一条大毛巾;背五趟药草就是优质合作商,送一条兰氏独有的红马甲;要是送十趟药草,哈哈哈……

    这个小黑个子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笑得眯上眼睛,露出一嘴大白牙了。

    几个种植大户决定推举一个代表,要和兰芷溪展开谈判。

    按既定的策略,兰芷溪直接把他们扔给林峰处理了。

    林峰回答很干脆:山民朋友送来的优质野生干药材,仓库已经装不下,你们那不耐储存的新鲜药材,我们就不收了,你们就高价卖给别家吧!

    这些种植大户直接疯了。

    你们有通风设备还怕坏掉,我们更是存储不住,不能让我们多收了三五斗又亏个底掉吧!

    一顿哀求后,林峰勉为其难的以低于市价三成收购回来,定金也一并核算入内。

    晚上的卧谈会,聊到种植大户那吃苍蝇还要感谢的难堪表情,两人都笑得像第一次偷吃到肥鸡的小狐狸。

    “喂,你也该买一套新衣服了,到时候和那些特级合作商朋友吃饭也不能太寒酸了。”

    “你不会也嫌我寒酸吧!我觉得这中山装挺好,你没看见那些老乡见到我就很亲切嘛!”

    兰芷溪急忙否认说:

    “哪有,你喜欢穿中山装,咱们就量身定做几套换着穿。总是穿我爸爸的旧衣服,实在不好,连咱妈都不好意思的跟我说几次了。”

    林峰一愣,喃喃说:

    “原来是咱妈呀!”

    兰芷溪隔着布帘子要伸手拧林峰,不小心碰到铃铛。

    门口传来重重的咳嗽声:“咳,该睡觉了。”

    窗外的月亮很亮,也见不得这有些尴尬的场面,悄悄的躲进云层里。

    月光下的山路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手电筒照亮前方的羊肠小道。

    这些终年忙碌的人们突然发现,来回跑几趟山路,竟然比往年全年挣到的东西都多,这一趟货物带回家,不但中秋的节礼备齐,连过年的年货都准备好了。

    还有漂亮女厂长送这手电筒太好用了,不但照的远,还不用电池,下一趟还直接给换一个新的拿回家,以后走夜路都不用火把了。

    这时,有个叫富贵的二流子贱兮兮的说:“我今天把药草送到另外一个厂里,那女厂长虽然没有兰厂长好看,可她不但跟我握手,还和我拥抱呢!我大着胆子摸她奶奶,她还跟我笑呢。

    回来时,她还给我好多钱,让我跟你们说,送三趟就可以和她跳舞,跳舞知道吗?就是搂在一起蹦跶。我……”

    二流子富贵话还没说完,一帮人放下货物就把他狠锤一顿,不但把兰芷溪送的手电筒抢走,还把他身上的干粮和钱全给扔山沟里。

    “你个狗日的不是人。”

    “让这个龟孙自己摸黑走吧,最好摔死他。”

    “要不是兰厂长给你个活路,你龟儿子还在山上喝稀粥呢,恩将仇报的东西。”

    “回去让他媳妇虎妞收拾他。”

    “以后不带他下山了,让他自己去给骚狐狸送药草吧!”

    “你自己送一趟就算了,还给别人当说客,真不是人,我呸!”

    人群渐渐走远,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富贵欲哭无泪的躺在地上。

    走在最后的一个老人骂道:“别躺尸了,赶紧滚起来走吧,以后可不敢给祖宗丢脸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