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最强医婿 > 第十八章 你要抱紧我

第十八章 你要抱紧我

    “你是……”

    林峰一下子没想起来这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到底是谁。

    “我,大肠荣,肚子,你看……”

    说着这家伙把衣服撩起来,露出肚子上的大伤口。

    看到胖子肚子上一尺多长的伤口,兰芷溪惊叫一声,害怕的靠在林峰身上。

    “哦,是你呀!我想起来了。”

    林峰不著痕迹的帮大肠荣把衣服拉下来。

    他是洪五爷的一个小弟,上次打架的时候肚子被砍出来一个大口子,送到药铺时,大肠都流出来了。

    林峰很是费劲的帮他补好肚子,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好了。

    因为这件事,他还得了个大肠荣的外号,成了洪五爷的嫡系小弟。

    “荣哥,你也是来吃饭的?可是这里没位置了。”

    大肠荣愣一下,看看空荡荡的大厅说:“不会呀!今天星期二,不忙的,阿黄,你过来。”

    那个大堂经理小跑着溜过来:“荣哥,您叫我?”

    阿黄看到林峰两人,马上不悦的说:“你们两个怎么还不滚?竟然还挡住荣哥的路,想挨揍是吧!”

    “啪!”

    大肠荣一个耳光打在大堂经理脸上:

    “他妈的,怎么跟林医生说话呢?”

    想想这个人刚才和兰于浩狼狈为奸让兰芷溪难堪,林峰故作奇怪的说:“荣哥,没错,就是这个人说今天没位置,让我们赶紧滚的。”

    大肠荣抬起肥腿,一脚把大堂经理踹倒,骂道:“他妈的,连五爷都对林医生客客气气的,你他妈竟然想赶走他,磕头道歉,然后卷铺盖滚蛋。”

    听大肠荣这样说,大堂经理阿黄差点吓尿,连洪五爷都要给这个衣着普通的年轻人面子,这下可死定了。

    他忍住肚子上钻心的疼痛,跪爬两步抱着林峰的腿说:“大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都是那个兰于浩,是他让我赶你们走的,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

    说着他又啪啪的自打耳光:“大爷,阿黄给您磕头了,求您放过我吧,我要是被赶出明月轩,明天就会被人弄死,求您让荣哥放过我吧!”

    林峰心有不忍,看向大肠荣,大肠荣却是理会错了意思,一脚把大堂经理踢开,问道:“哪个是兰于浩?”

    此时,听到门外打起来,兰于浩快步跑出来看热闹,准备奚落林峰两句。

    那大堂经理躺在地上指向走过来的兰于浩。

    大肠荣薅着兰于浩领子就是两个耳光:“妈的,你竟然敢插手明月轩的生意,老子今天一定废了你。”

    林峰在后边喊:“荣哥,小声一点,你们这里是做生意的,不能像在大街上那样吵吵闹闹的影响生意。”

    想想也对,大肠荣吩咐两个小弟:“把他弄到安静的地方,好好收拾一顿。”

    被两个耳光打懵掉的兰于浩发疯的喊:

    “踏马的,我是兰氏房产公司的兰于浩,你竟然敢打我!”

    大肠荣又是一脚踢过去:“我他妈管你是兰氏还是黑氏,今天全给你变白事,把他弄出去收拾狠一点。”

    嫌兰于浩太吵,两个小弟拿破抹布塞进他嘴里,拖死狗一样把他弄到员工更衣间。

    林峰指着大堂经理说:

    “荣哥,这个人也被你惩罚过了,就放过他吧。”

    大肠荣一脚又把刚爬起来的大堂经理踢翻:“妈的,还不谢谢林医生,以后你就滚去洗厕所吧!”

    本来以为自己今天要没命,没想到这么轻易就逃过一劫,大堂经理磕头如捣蒜,不停的说:“谢谢林医生,谢谢荣哥。”

    看大堂经理那个怂样,大肠荣觉得还不过瘾:“林医生,我就不请你吃饭了,今天你们所有的消费都算在这孙子头上,钱不够了我把他卖去做鸭还账。”

    大堂经理马上说:“对,就当小的给您赔罪了,请两位一定赏脸。”

    在一间精致的小包厢里,大肠荣给两人安排几个精致的小菜,茅台香槟红酒每样送来一瓶,陪着喝一杯酒后,他就退了出去。

    此刻,兰芷溪依然懵懵懂懂靠在林峰怀里,她毕竟才二十岁出头,还没经历过这样打打杀杀的场面,真是被吓坏了。

    喝下一杯温开水后,兰芷溪才缓过劲来,她紧张的问:“怎么回事啊?那个荣哥又是谁?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客气。”

    林峰不在意的说:“上次他被人划破了肚子,我帮他补好了,他觉得欠我人情。”

    吃一口菜,林峰又补充说:“嗐,这些江湖人士义气重,欠人情就一定要还上。

    不谈他了,我们吃饭,你喝白酒还是红酒?”

    “红酒吧!我只喝一杯。”

    “干杯!为了明天。”

    “干杯!为了未来。”

    “干杯!为了,嗯,为了喝酒。”

    林峰被兰芷溪的豪爽惊呆了。

    原来她说只喝一杯的意思,是一口气只喝一杯。

    碰杯三次,她痛快的喝光了三大杯红酒。

    摇晃着空酒瓶,兰芷溪喊服务员要他们送红酒来。

    这一天的经历,让兰芷溪感到绝望和崩溃,自己家亲二叔和亲侄子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算计她,也让她心里很冷。

    大肠荣将兰于浩狠狠教训一顿,她心里感到畅快,可被惊吓到的成分更多。

    三杯酒下肚,兰芷溪觉得自己心情好了很多。想起大肠荣打人时那抖动的肥脸,兰芷溪还是有些害怕,就叮嘱说:“林峰,答应我,你以后不要和荣哥这样的人来往,他太危险了。”

    “好的,他只是我的一个病人,没有来往。”

    “林峰,谢谢你!”

    “别说傻话,我们是夫妻。”

    “呃,我要去洗手间一趟。”

    喝酒太急,兰芷溪只觉得酒气上涌,急忙跑去洗手间。

    在兰芷溪喝醉酒去洗手间的时候,兰一军他们所在的豪华包厢里,左等右等没见兰于浩通知迎接的信息,就让兰止芸出来查看情况。

    到处找一下,也没发现兰于浩的踪迹,兰止芸就骂骂咧咧来到洗手间。

    在洗手间门口,她看到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正在纠缠兰芷溪,等着兰芷溪醉倒去捡尸。

    “哟,兰芷溪,你那入赘的男人满足不了你吗?竟然跑到外边打野食。”

    那男人看到兰芷溪同伴出现,转身就想走,兰止芸却叫住他说:“你继续啊!这还是个原装的,她那入赘男人没用,就只能到外边找男人了。”

    那男人大喜,过来拖着兰芷溪要进男厕所。

    兰止芸刺耳的讽刺让兰芷溪清醒一些,看到有个恶心的男人在搂抱自己,就大声的呼救起来。

    兰芷溪出去很久,林峰担心她醉倒在洗手间,寻路找过来就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那男人,扶住兰芷溪。

    眼看到嘴的肥肉要被抢走,那个蝌蚪虫上脑的男人冲过来怒骂道:“他妈的,是我先发现的,你想玩女人也要等我爽完再玩。”

    看林峰扶着兰芷溪,依旧面色淡淡,好似有些害怕,兰止芸抱着膀子笑呵呵说:“是啊!反正你这个入赘的窝囊废也没什么用,干脆把这个女人让给别人用不更好?”

    《东周列国志》记载,怒而面红者,谓之血勇;怒而面青者,谓之气勇;怒而面白者,谓之骨勇;怒而面不改色者,谓之神勇。

    血勇之人可于市井殴斗;气勇之人可从军杀敌;骨勇之人可冲锋陷阵;神勇之人必成大事。

    外表看起来林峰面色木讷,实则内心已愤怒不已,他扶着兰芷溪,让她斜靠在洗手池边,转过身来,右手取下花瓣戒子,顺手撸直。

    他本不愿用医术害人,但又觉得这种喜欢祸害女人的人都有病,都该收缴他们作案工具,预防他们害人害己。

    这时那油头粉面的男人看林峰果然如兰止芸所说,老实巴交的样子,就叫嚣着冲过来要打林峰。

    “我日你妈,去死吧!”

    听到消息急匆匆赶来的大肠荣一个飞脚把那男人踢倒,又狠狠踹上几脚。

    林峰淡淡的说:“荣哥,我要这人渣下半辈子做不成男人。”

    “好嘞!”

    大肠荣用力一脚踢在那男人裆部。

    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后,那家伙直接昏迷过去。

    林峰弯腰帮那男人切脉,确认他已经鸡飞蛋打了,就用金针连刺两下,让他苏醒过来,却发不出惨嚎声,只能像离开水的鱼那样在地上不停咯咯咯的翻滚。

    林峰又冷冷的指着兰止芸说:

    “我不打女人,可这个牙尖嘴利不说人话的女人太可恶,你去把嘴给她打烂。”

    “好嘞!我最喜欢干这种辣手摧花的事了,尤其喜欢收拾她这种长舌头的喇叭花。”

    大肠荣笑呵呵从衣服里拿出一把虎指套在手上。

    兰止芸早已经被大肠荣的凶狠给吓呆了,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哭喊着说:“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林峰,我是你大姨子,你放过我吧!”

    听说这女人是林峰大姨子,大肠荣扭回头跟林峰确认。

    林峰只是淡淡的说:“荣哥,你记住,我欠你一个人情,要打到这个女人不敢说话为止。”

    说完,他扶着兰芷溪走回包厢,身后传来兰止芸呜呜啊啊的惨叫声。

    几分钟后,大肠荣乐呵呵走进来,递过一张房卡说:“林神医,尊夫人喝醉了,去房间休息吧!”

    林峰架起兰芷溪说:“多谢荣哥了。”

    来到房间,林峰把兰芷溪放在床上,取出金针准备让她清醒过来,想一想又收回手叹口气说:“醒来也是痛苦,就多睡一会儿吧。”

    帮兰芷溪脱去鞋子除去外套,清洁一下她身上的呕吐物。看看房间只有一张床,林峰只得盘膝在地板上打坐。

    没过多久,兰芷溪呓语道:“水,我要喝水。”

    林峰从饮水机接一杯温水喂给她之后,她就抱着林峰不肯松手了。

    其实呕吐过之后,兰芷溪已经慢慢清醒过来,刚才的经历让她很是后怕,如果不是林峰及时赶到,自己就会被……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依偎在林峰的怀里,心里找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望着躺在怀里昏睡的兰芷溪,林峰也很纠结,念叨着:“我是正人君子,我不会趁人之危,不然我跟刚才那色狼何异?”

    听到林峰的自言自语,兰芷溪躺在林峰怀里抱得更紧,呓语道:“我冷,你要抱紧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