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最强医婿 > 第十六章 小肖的故事

第十六章 小肖的故事

    众人一听,什么?感情这么半天,林峰没帮他们要钱,胡老板也没去拿钱。

    有人气愤的大骂起来,台阶上的赖八大声呵斥:“谁他妈嘴欠,再敢哔哔,拉过来打耳光。”

    仰头看着店门口正被啪啪打脸的李正平,这些人脖子一缩,躲在人群不敢出声了。

    现场鸦雀无声,噼噼啪啪的耳光声听起来更是渗人。

    所有人心里都五味杂陈,心痛后悔,暗骂自己嘴欠,为了过嘴瘾跟着一起数落林峰,要是刚才自己稍微说两句公道话,那现在不是也能要回来钱了。

    完了,全完了,钱要不回来,棺材本都没了。

    “啪啪!”

    有人后悔的给自己两个耳光,蹲在地上呜呜哭起来。

    刚走出人群,刘巧娥压抑不住兴奋,谄笑着问:“林峰,你怎么认识洪五爷的人?他们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看着刘巧娥一路上的得瑟样子,林峰暗暗摇头,这要是说他救过洪五爷的命,以后她还不得上天去,还是瞒着点好。

    于是,他打着哈哈说:“那个疤哥前几天在我那看过病,我没收钱,他觉得欠我人情。

    这些混社会的最怕欠人情,今天就顺水推舟把人情还了,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了。”

    没想到,林峰随便编个理由,刘巧娥竟然信了,顿时像一个泄气的皮球,没劲了。

    她还以为林峰有什么不得了的大本事,没想到只是凑巧碰到一个欠人情的大痞子。

    好在把钱都要回来了,还赚了一百万。

    想到钱,她一拍大腿说:“你跟我去银行看看卡里有没有钱,别被胡老板那个王八蛋骗了。

    那个光头一看就不是好人,万一他表面上对我们客气,实际上坑我们一把,给我一张空卡呢?

    一定是,这一定是一张空卡。”

    越说越紧张,刘巧娥一路小跑,找到一家银行查看银行卡的余额。

    直到银行职员把这两百万转到自己卡里,刘巧娥才算放下心来,看林峰也没那么不顺眼了。

    一路想着回去要怎么跟兰一民吹嘘,自己赚到一百万,是多么厉害。

    刘巧娥就回头对跟在身后的林峰说:“今天这事,你得替妈守住秘密,谁都不能说,连芷溪都不行,妈这么大年纪,还是要脸面的。”

    呵,这就改口自称是妈了。

    林峰一脸无奈的笑着点头答应:“阿姨,我今天一直都在药铺,哪里都没去过。我想起来了,下午还有几个病号要看,我先回药铺了。”

    刘巧娥又尊尊教导说:

    “自己要聪明点,以后要多给光头八哥那样的人免费看病,多让他们欠人情,你看这一次不是全赚回来了。”

    告别刘巧娥,林峰骑着电动车回到药铺时,小肖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洪五爷已经等在后院客厅。

    洪五爷哈哈笑着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来:

    “林峰兄弟,最近一直忙于内务,上次救命之恩还没有来得及感谢,这里是一千万,小小心意,请笑纳!”

    已经知道钱的重要性,林峰也没客气,接过卡放在兜里。

    先帮洪五爷把脉,然后检查骨伤处,林峰沉思片刻说:“骨折愈合的很好,可以适当做些活动,我帮你开两剂药,一剂泡澡,一剂内服,再有半个月就大好了。”

    洪五爷拱手感谢。

    招手把小肖喊来,把脉查看后,林峰紧皱着眉头问:“你这寒毒可不是一朝一夕积累的,能说一下原因吗?”

    洪五爷叹口气:“五年前我在山上捡到他时,他就不会说话,似乎也失去了以前的记忆,这几年就一直待在我身边。

    每到月圆之夜,他就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苦捱,我也带去看过很多医生,却没有什么效果。”

    拍拍自己的伤腿,洪五爷接着说:“有小肖保护我,这几年我一直顺风顺水,慢慢的就变成了丰城的地下老大。

    前一段因为叛徒出卖,金三利用小肖寒毒发作独自养伤那两天,突然偷袭我,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的。”

    林峰闭目沉思许久才说:“要彻底根除他这寒毒需要很久,他只能住在我这里时时针灸和服药,药方还需要根据身体状况经常调整。”

    洪五爷回答说:“我一直把小肖当成自己的孩子,能治好他的伤最好不过,金三已经死了,丰城也没什么成气候的势力可以威胁到我,就让他安心在这里疗伤吧!”

    看着洪五爷渐渐远去的汽车,两人重新落座后,林峰突然对小肖说:“说吧,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了。”

    “你知道我能说话?”

    小肖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清冷,却很有磁性,也很悦耳,像一只温柔的小手在人心底抓呀抓的,让人心痒痒。

    林峰不自在的掏掏耳朵说:“脉象里可以摸出来,洪五爷说你不能说话,我想你肯定有苦衷,所以等到现在才问你。”

    小肖突然变得警惕起来,语气冰冷的质问道:

    “一面之缘,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体内有寒毒?你到底是谁?想知道什么?”

    他冰冷的语气让林峰有些发寒,可这悦耳的声音又抓挠的让他心里发热,这感觉很是怪异。

    林峰没有回答,急忙打坐调息,保持灵智清醒,心境澄明。

    这下林峰也终于明白小肖为什么不愿意开口说话了。

    普通人可经受不住他这种软糯糯的声波攻击,还好小肖出口就是冷冰冰的询问,要是开口就来个软绵绵的嗲语问候,说不定连林峰也会心智失守任凭摆布了。

    “你是修士?”

    见林峰竟然盘膝打坐就可抵御住他的声音,想着既然林峰是修士,很容易就能看出自己的病症,小肖的声音不在冰冷,瞪着眼睛很是好奇的问出自己的想法。

    林峰苦笑着说:

    “你说话还是冰冷一些吧,不要露出这种小女儿姿态。”

    小肖更加好奇的问:

    “你知道我是女的?”

    林峰盘膝保持澄明状态,吐出一口浊气说:

    “我是个医者,当然能从脉象分析出男女。我也不是修士,只是会一些能保持心境平和的调息方法。”

    担心小肖继续问话,林峰索性一次多说几句:

    “不知道你练的什么怪异功夫,导致体内阴气过剩阳气不足。平时虽然感觉痛苦,你也能压制得住,可每到月圆之夜阴气极盛之时,体内阴气就会像潮汐一样爆发出来,让你痛苦异常,其难忍程度远超普通人的痛风。”

    不等小肖回答,林峰不间断的说:“我可以用针灸之法泄去你体内阴气,辅以药物调和阴阳,这样可以暂时压制寒毒。

    不过,最好的办法是,你停止练习那种功法,让身体不再阴阳失衡,通过针灸和药物,几个月就可以痊愈。”

    小肖沉默很久,低声说:“环环连连丝丝扣扣,一旦习练此功便终生不息,停不下来的,除非我死去。”

    想着可以一直研究小肖这个特殊病例,林峰表情兴奋语气遗憾的说:

    “那没办法,你必须要一直针灸服药,才能免受寒毒此苦。”

    又是很久沉默,小肖声音恢复清冷,她低沉的说:“知道我能说话的人都死了。”

    林峰急忙举手阻止她:

    “停,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你是某组织培养的基因超人或异能战士之类的牛人,因为不愿意执行违背良心的任务,就叛逃出组织。

    而组织害怕你泄露他们的秘密,就派出更强的战士要消灭你,所以你只能隐姓埋名装哑巴躲藏起来。”

    看小肖一副目瞪口呆的惊讶模样,林峰摆出神探柯南的经典造型:

    “一旦你声音特殊的信息被人走漏出去,你和你在乎的人就会被杀光,所以你必须要杀死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而我可以治疗你的寒毒,因此你举棋不定,在想是不是要干杀我。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对吗?”

    “噗嗤!”

    小肖这一笑,又差点让林峰晕倒过去。

    “你可真会联想,我也不知道你猜的什么异能者是不是真的。

    洪五说得对,我的确是失忆了。

    其实在山上醒过来后,我一共碰到过三个人,前两个人听到我说话,直接就吐血死了,当时我也很害怕,在见到洪五后,就只能装哑巴了。

    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的病症,还说可以帮我治疗,应该是比较厉害,我才冒险开口说话的。”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对话,林峰似乎习惯了小肖的声音,这声音让他感觉很舒服,心绪逐渐平和下来。

    没过多久,洪五爷让人送来一整套家具和床品,把原本林峰住的房间布置一新,做为小肖疗伤的房间。

    仔细和小肖探讨她练习的功法和寒毒发作时的身体感受。

    林峰谨慎的用金针帮小肖疏通经脉,祛阴补阳,又亲自熬出一碗药汁让她喝下去。

    头上冒出一层细汗后,小肖苍白的脸庞上显现出一丝健康的光晕,安静的沉沉睡去。

    上午,林峰正在药铺诊治排队等候的患者,兰芷溪的突然到访打乱了他固有的生活节奏。

    注意到兰芷溪神情焦虑,坐立不安,一副欲言又止又似转身想走的模样,林峰加紧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就关上药铺,打发刘婷回后院休息。

    “你怎么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