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最强医婿 > 第六章 和兰芷溪相亲

第六章 和兰芷溪相亲

    听到有自己没看好的病号,林峰一下子来了精神:

    “真的?她是什么病?哪一天来的?我写的病例和处方呢?

    哦,没事,你们没带也没关系,我这里有详细诊疗记录,快说,快说,我查查是哪里的问题?

    你放心,有问题我一定免费帮她看好……”

    边说着,林峰还激动的站起来,快速向三人走去,好像发现了好玩的新玩具。

    “啊?这个……”

    刚才说话那黄毛被林峰连珠炮的询问弄得张口结舌……

    跟在旁边的人插嘴说:“我们不相信你这黑诊所,不用你看,你赔一百万就行……”

    林峰坚持说:“只要我看过的病人,就一定能看好,你把她带过来给我看,是不是又出现新的毛病了。”

    那人也被林峰逼着后退一步,口不择言的说:“不行,我老婆她不肯来。”

    林峰有些急躁的说:“我不管病人是你们谁的老婆,带过来给我看看就行,和你们说话怎么这么费劲。”

    刘阿姨望着认真的林峰,无奈的站起来说:“你个傻孩子,他们是来闹事的,这你都看不出来吗?”

    林峰皱眉打量着三人说:

    “找事?

    哦!你们是医闹吧?

    不对啊!医闹应该拖着病人来的。

    病人呢?在哪?我能帮她治好。”

    一屋子老人捂着脸哀叹:

    “哎哟!这个听到病人就发痴的呆孩子……”

    还是小徒弟刘婷聪明,偷偷的从药铺跑出去,眨眼就不见了。

    经过这些老人的解释,林峰这才明白过来:“这样啊?你们没有病人,就是过来找我麻烦,想欺负人,对吧!”

    黄毛像看傻子一样笑道:

    “嘿嘿,小子,我们不是来找麻烦,我们是来给你提个醒,留个念想,以后不要随便招惹不该惹的人。”

    另一个不耐烦的说:

    “别废话,赶紧动手!”

    看这三个家伙伸手往怀里摸,林峰大喊一声:

    “等等……”

    “小子,怕了吧!现在求饶也没用。”

    哪知,林峰一指坐在凳子上的老人们说:

    “让这些老人先出去,万一碰伤他们,你们于心何忍?”

    黄毛冷笑着说:

    “呵,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想着管别人……呃?”

    三个人都愣住了,只见刘阿姨拽着林峰往门外拖,其他老人站成人墙,挡住他们三个。

    “林医生,这几个小崽子不敢动我们,你先出去躲一下,待会我们找人收拾他们。”

    这一波出人意料的操作,把三个黄毛弄懵逼了。

    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他们哈哈大笑着说:

    “想跑?你们这些老东西,不知道什么叫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吗?打不到他,我们可以先把药铺给他砸了。”

    听到这话,已经被推到门外的林峰又转回身大喊:

    “你们竟敢砸药铺,真是让人忍无可忍,有种出来,外边地方大,我、我跟你们拼了……”

    看到不远处有一根扫把,林峰迅速跑过去。

    “大侠!”

    “神医!”

    “大师!”

    “不劳您出手,几个垃圾罢了!”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兄弟们,抄家伙,干翻他们……”

    林峰回头,看到赖八、牛二带着十几个人轰隆隆跑过来。

    刘婷气喘吁吁吊在最后,手里还拿着根擀面杖……

    接过刘婷的擀面杖,林峰埋怨道:“傻丫头,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这时,三个黄毛已经被赖八他们薅着头发扔在林峰身前。

    “疤哥,我是小号,六中的小号,请您喝过酒的……”

    “玛德,我管你要上大号还是上小号,竟敢跑到林神医这里闹事,今天一定废了你。”

    “我叫林峰,不姓林……”

    “是、是,林峰神医,你说怎么处置他们吧!断手还是断脚。”

    脸被踩在地上的一个黄毛哀求:

    “林峰大爷,饶了我们吧!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不知道您跟疤哥认识啊。”

    林峰脑子里还在想:能忍则忍,得饶且饶……

    吴大爷从药铺走出来说:“林医生,你们不能随便打人,犯法的。”

    趴在地上的小号急忙说:“是啊是啊!犯法。”

    牛二一脚踢在他屁股上:“老子不怕……”

    一个小弟说:“要不林峰大侠点他们死穴,一定没人知道他们怎么死的……”

    赖八一巴掌打过去:“大侠在隐居,知道什么叫隐居吗?要想弄死他们,神医早就下手了,还用等到现在?”

    吴大爷也拦住说:“不用,不用,我儿子就管这一片,把这几个小子送到巡捕房,让我儿子收拾他们好了。”

    另一个黄毛哀求:“不要,我不去巡捕房啊!林峰大爷,您还是打我们一顿算了……”

    林峰想了想还是说: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放掉他们吧!”

    吴大爷说:“嗯,事不大,放掉也行,让他们说说是谁指使的,咱去抓幕后黑手。”

    赖八伸出大拇哥:“老爷子,姜还是老的辣!”

    小号急忙说:

    “我们真不知道是谁指使啊!有人给我们两千块钱定金,让我们来这里闹一下,事后再给一万。”

    “真是傻×,连个介绍人都没有,你去找谁要一万。”

    赖八在每个人屁股上踹一脚:

    “都他妈滚吧!”

    小号这三个黄毛一瘸一拐的转身要跑。

    林峰突然说:“站住!我还没让你们走呢!”

    三个家伙立即就跪了。

    “爷爷呀,你还是打我们一顿算啦,这刚放掉我们,回头又不让走,我们受不了啦!你打我们一顿,我们也就安心啦!”

    “刘婷,去把我的针袋拿过来,还有医药包。”

    赖八的小弟一蹦多高:“大侠要施展绝技,给他们种上生死符,让他们生不如死。”

    林峰认真的看着那个小弟:“我不会什么生死符,他们受伤了,我给他们止血包扎一下。”

    “大侠仁义,以德报怨,你们多学着点。”

    “是是是!”

    金针止血上药包扎,流畅的动作完美的效果,三个黄毛感动的痛哭流涕,扔下两千块药钱就哭喊着跑走了。

    数着手里的钱,林峰一拍脑门说:“哎呀!忘记扎他们黑甜穴,上药应该很疼。算了,疼就疼吧,谁让他们来闹事的。”

    众人立即感觉后背冷飕飕的。

    林峰把钱塞给赖八:

    “赖大哥,他们药钱给多了,你们拿去喝酒吧!”

    众人一齐推辞:

    “哎哟,那怎么好意思!”

    林峰把钱硬塞给赖八说:

    “对了,我先给这位想种生死符的兄弟扎一针,保他千杯不醉,今天你们让他多喝几瓶。”

    “大侠,不要啊,我要被灌死啦。”

    “哈哈哈……”

    在哈哈大笑中,路边停着的一辆蓝色汽车迅速开走了……

    药铺门口梧桐树的叶子慢慢变黄,一片一片飘落下来,秋天要到了。

    从来不问世事的兰一民,给林峰地铺的凉席下偷偷加上一床垫背。

    刘巧娥依旧会在夜里偷偷溜进房间看他们睡觉。

    兰芷溪越发的忙碌,回家也越来越晚,有时候身上还有酒味,人也变得沉默起来,不肯和林峰说一句话。

    这一天,刘阿姨神神秘秘给了林峰一个地址,让他下午两点一定要赶过去,说有人等他。

    听说林峰有事,胡一倩快马杀到,主动承担起司机的任务。

    在丰城一家叫格调的主题咖啡馆,兰芷溪坐在座位上焦急的看时间。

    “我都忙死了,马上还有客户要见。妈妈到底在搞什么鬼?

    到底要等谁?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怎么还没到?有没有时间观念?”

    门外,胡一倩说:“你等着,刘阿姨神神秘秘的,我先去看看谁在等你。”

    在刘阿姨说的桌号见到兰芷溪,胡一倩明显一愣,还停下来还多看两眼。

    “胡总?您是胡总!”兰芷溪急忙站起来说:“胡总,我是兰氏中药饮片厂的兰芷溪,去拜访过您几次,一直没见到您。”

    胡一倩稍微一怔,马上回答说:“你认错人了。”

    转身走出门外,胡一倩对林峰说:“是个美女在等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想干什么?”

    林峰无辜的说:“我哪知道,刘阿姨让我来的。”

    “肯定有奸情!”

    胡一倩气呼呼的坐回到车上。

    林峰想着既然来了,还是去看一下吧!

    走进咖啡馆,两人一见面,同时惊讶道:

    “林峰?”

    “兰芷溪?”

    同时第二句:

    “你来干什么?”

    “你找我什么事?”

    同样第三句:“你先说……”

    第四句:“我妈(刘阿姨)让我来的!”

    两人又同时想:她让我们见面什么事?

    “叮叮叮……”,林峰的水果手机突然急促的响起来。

    林峰接通电话:

    “什么?……查封?为什么?……

    好,你不要哭,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林峰站起身,急匆匆往外面走:“我有急事,先走了。”

    兰芷溪也说:

    “我马上要见客户,你去忙吧。”

    回到车上,林峰面色很难看。

    胡一倩奇怪的问:“见到美女啦?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药铺被查封了!”

    “为什么?”

    “说什么无证行医。”

    “你没《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证》吗?”

    “那是什么东西?”

    胡一倩无奈的捂住脑门:“是爷爷对你的无条件信任救了他的命。”

    ……

    诊所大门上贴着封条,刘婷正不知所措的在门口乱晃。

    “你们不要急,我去找人处理。”

    胡一倩丢下这句话就开车走了。

    咖啡馆里,兰芷溪很是莫名其妙的摇摇头,准备离开。

    刘巧娥突然打电话过来,神神秘秘的说:

    “嘘,你不要说话,觉得对面这个人怎么样?他是我朋友给你介绍的对象。这个人医术高超,很能挣钱,人好,性格又好,跟你一定合得来。”

    “妈,你搞什么嘛!我已经结婚了,你还胡乱介绍对象。”

    刘巧娥也提高声音:

    “这么大声干什么?不满意算啦!妈以后慢慢给你找合适的。”

    “我要去见客户,没空跟你啰嗦。”

    兰芷溪心里还在想:“这介绍人还真能吹牛,他什么时候医术高超又很能挣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