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潇洒女王爷 > 第八章洞房花烛夜

第八章洞房花烛夜

    水寒推门而入,有点酒气。落离我们终于成亲了,来饿了吧?吃点东西。

    吃完我喝合卺酒,再洞房花烛。水寒边说边把落离的盖头拿了下来,拉着落离坐到桌边吃饭。

    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吃着,因为成亲了两人都紧张,谁也没说话。直到两人吃完饭,水寒开口了,落离我们喝了酒这合卺酒就是真真的夫妻了。

    两人都端起了合卺酒一饮而尽,放下了酒杯。水寒一把把落离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压在落离的身上。

    水寒

    “嗯”叫我妻主。妻主

    “嗯”水寒答应了一声就亲上了落离的唇。落离呻吟了一下,张开了口任又水寒探入。

    当落离快呼吸不畅时放开了他的唇,然吻他脸吻他脖子,手慢慢的往衣服里探。

    然摸到衣服里揉了揉,捏了捏。在不知不觉中衣全被脱了,落离才反应过了,躲了躲,全身红透了。

    落离长夜漫漫,然后被水寒要了,樊水寒好久没有谈对象了,也好久没有做过情事了要了落离有点狠了,差点把落离弄晕过去,因为女尊国男子第一次,会很疼,还流血。

    落离没有告诉水寒,因为怕水寒不尽兴,所以忍着。是水寒发现落离脸色不对才停了下来,因为她不知道女尊国男子第一次很疼。

    落离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没事,就是第一次会这样,以后不会了。

    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没事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怎能让你不尽兴呢!

    傻瓜,这样你就受罪了,这样我会心疼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喊疼,是不是很疼?

    水寒下了床端了盆水又拿了药帮落离擦了身子换上床单上了药,盖上被子,自己去洗了把澡,又搂着落离睡觉了。

    第二天,快到了午时两人才醒来,两人看到外面天已大亮已要到了午时,水寒下了床找了两人的衣服,洗漱完便去给林老请安了。

    两人走到饭厅看到林老在那,水寒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落离两人便说:“师父”徒儿给你请安”,林老接过两人茶喝了,便让两人下去了。

    出来饭厅,水寒抱起落离回房间让落离躺下了,刚刚看到落离有点站不稳了。

    然后去弄午饭了,弄好了端房里一勺一勺的喂给落离,落离就这样一口一口吃。

    离儿有没有好点?好多了。真的?真的。我要看看,吃完饭给我看看。

    “水寒别”他底着头红着脸弱弱的说着。没一会吃完了,水寒便扶着他让他躺下,你好好休息我吃饭去了。

    “好”过了会落离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水寒吃完饭悄悄的用轻功飞到了镇上买了避孕药去赌坊让伙计煎好了端给她喝,那个伙计见过她知道是东家。

    胖姐在吗?小姐胖姐在另一家店里。把她叫回来,我找她有事。伙计把水寒带上了专门留给她的包厢,然后出去找胖妞了。

    不一会儿胖妞回来了,水寒今天怎么来了?我来有事的顺便来看看跟你说些事。

    你那两家赌坊弄的怎么样了,东西都弄好了吗?弄好了,就等着您来教了。

    “好的”于是胖妮叫来了赌坊师父和赌坊一个伙把麻将也拿了上来,水寒教了她们打了几圈她们就会了。

    这时一个伙计敲了敲门,

    “进来”胖妞看到伙计端了一碗药过来便问:“水寒,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没事补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