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之我真不是亿万神豪 > 第二章 王先生,擦脚布可以送给我吗?

第二章 王先生,擦脚布可以送给我吗?

    顾氏家族,是燕城实力最强的家族之一,跺一跺脚,整个燕城都得震三震!

    这个庞然大物所拥有的财力、权力,远远凌驾于寻常人。

    然而,这群来自顾氏家族的人们,走入王君的园林时,一个个犹如被惊雷劈中似的,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

    王君仰躺着的椅子,是黄金做的!

    王君喝水用的水壶,是帝王绿做的!

    就连王君擦脚用的布,都可能是宋朝时期留下来的古画!!!

    这一刻,这群来自于顾氏家族的人们都疯狂了,他们难以想象,在这个朴素的园林内,竟然隐藏着如此惊人的宝贝!

    最重要的是,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居然被王君拿来当做日常用品,这绝对是暴敛天物啊。

    “恩?”

    躺在木椅子上的王君,被这群人的惊呼声吵醒,他睁开微眯的眼睛,看着这群很面生的人,露出疑惑之色。

    “你们是谁?”

    王君皱眉,他今天忘了把园林的铁门关上,倒是让这群陌生人混了进来。

    这个地方,属于京城最黄金的地段,他刚来的时候,老是被人骚扰。

    后面,为了避免被人打扰,他就花了一点钱,叫几个铁工把园林用铁皮焊起来,只留下一个铁门可供出入。

    华夏京城的市中心,城市管控很严,加上这个园林看上去破破烂烂,一看就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值得冒险,从来没有小偷混进来。

    所以,这群顾氏家族的人,是第一次闯入园林的陌生人。

    “我们是来自燕城的顾家,敢问这里是哪位大人的地盘?”

    李管家战战栗栗地问道。

    “这是我的地方,怎么了?”

    王君没听过什么燕城顾家,随口回答道。

    “这真的是你的地方?”

    “这些宝贝,都是你的???”

    顾琳笙美丽的脸蛋上,透着无法置信之色。

    “这里肯定是我的,土地证我都有,至于这些垃圾玩意,算得上什么宝贝?”

    王君有点无语,顾琳笙指着的椅子、水壶和擦脚布,都是他用烂的东西,结果她却称呼这些东西为宝贝,要不是看这个妞身材火辣,相当养眼,他都懒得理会。

    “这……这怎么能说是垃圾……”

    “小姐,既然这位先生觉得它们是垃圾,那它们就是垃圾。”

    顾琳笙还想反驳,倒是被一旁的李管家打断。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把王君当做是某位深不可测的大人物,生怕顾琳笙得罪了王君,给顾氏家族带去灭顶之灾。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们进来想干什么?”

    “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还请离开,我要去吃饭了。”

    王君摸不透这群奇奇怪怪的人,究竟想要干什么,打算去吃饭的他,就下了逐客令。

    他下班就赶来打理园林,还没有吃饭呢。

    “这位先生,我们……想冒昧问一下,这块土地卖吗?”

    李管家有些没底气地问道。

    来之前,他们信誓旦旦,觉得只要这块土地还没开放,就有把握拿下。

    可是,在看到王君把黄金拿来做椅子、帝王绿做水壶、宋朝时期的古画拿来擦脚时,他心虚了。

    就算是财大气粗的顾氏家族,也做不出王君这么土豪的事情来。

    “不卖。”

    王君淡淡回答道,他倒是想卖掉,可惜系统不让啊。

    “既然先生不愿意卖,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不知先生能否告诉我们,您怎么称呼?”

    李管家有意跟王君讨好关系,很客气地问道。

    “我姓王,叫王君。”

    王君没想太多,直接说道。

    “那个……王先生,这件宝贝您愿意卖给我吗?”

    就在这时,顾琳笙柔柔的声音传来,指着地上的擦脚布,试探性问着王君。

    “就这玩意……你要送给你了。”

    王君见到顾琳笙这个尤物,居然对自己的擦脚布感兴趣,差点笑出声来,随手就把擦脚布扔给顾琳笙。

    顾琳笙手慌脚乱接过这张白布,不顾上面属于王君的脚气味,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王先生,那我们就先走了,以后若有缘的话,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李管家很懂分寸,看得出王君不愿意跟他们多聊,在得到宋朝时期的古画后,就赶紧带着顾小姐和其他人离开。

    他们在离开园林的时候,跨过简陋的铁门,心中对王君的敬佩之情,更浓了。

    “这位王先生绝对是某位大财阀的大人物,此地放着如此贵重之物,大门却只用一道小小的铁门关着!”

    李管家深吸口气,在他心目中,王君变得愈发深不可测。

    “李管家,你确定这是宋朝时期的古画吗?”

    顾琳笙走出园林后,拿着王君的擦汗布询问李管家。

    李管家接过擦脚布,认真端详了一会,默默点头:“不错,这幅画的风格、绘画手法,肯定是宋朝时期的古画,而且十有八九是出自名家之手!”

    “这幅画,最起码值这个数!”

    李管家抬起手,竖起一个手指。

    “一千万?”

    “一个亿!”

    李管家摇了摇头,道出自己的猜测。

    “一个亿!!!”

    “我的天,这么贵的古画,他说送就送,这到底是什么可怕的存在,才有此等手腕!”

    顾氏家族的人们,一个个都露出见鬼的表情,惊呼不断。

    “你们记住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不准说出去,这位王先生一看就是不喜被人打扰的性格,要是事情传开,引起王先生的怒火,顾家也保不住你们,明白了吗!”

    李管家对身边的人喝道,吓得他们连连点头应是。

    “走,我们先回燕城,爷爷的七十大寿还有两天就要举办了。”

    “有了这幅画当寿礼,我看那个该死的顾龙,还怎么嘚瑟!”

    顾琳笙嘴角上扬,浮现迷人的浅笑。

    她是顾氏家族的掌上明珠,但在势力错综复杂的顾氏家族,她的处境并不好。

    在家族内,另外几脉的族人,为了争夺家族的继承位,打得不可开交,她因为深得爷爷喜爱,还被亲哥哥算计,导致父亲逼迫她嫁给燕城另外一个公子爷。

    顾琳笙为了证明自己,摆脱被逼婚的局面,就想来京城发展,相中了王君这块地,这才有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王君在顾氏家族之人离去后,摇了摇头。

    刚才那群人,看上去穿得光鲜亮丽,应该属于位高权重之辈。

    结果,却把他嗤之以鼻的擦脚布当做宝贝,小心翼翼带走,让他感到既古怪又好笑。

    “时间差不多了,先回去吃饭。”

    王君收拾好园林,关上铁门,走向一家饭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