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 340.全员祭天了吗?

340.全员祭天了吗?

    轻轻的吱呀声后,病房再次回归安静。

    景栗屏息凝神,甚至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不是小鹿乱撞,而是猛虎乱撞。

    “难道是虚晃一枪,反派没有出现吗?”独教授瞪大眼睛焦急等待——

    “这个故事里的反派怎么一点搞事的积极性都没有,主角伸长脖子等到发际线都后移了,他们为什么还不登场!”

    屠铭中也耐不住性子,从窗帘后伸出了头,还没等他开口,门再次响了起来,他赶忙缩身钻了回去

    一个鬼魂般的影子闪身进入了病房,景栗闭上双眼装睡,两位解怨队友远程做她的双目。

    独教授率先说道:“杀手全副武装,帽子、口罩、手套齐全,不过从身高体型判断,就是张翠芬本人!”

    屠豪接力讲述:“她正在一步步逼近你,五、四、三…二…一,敌人就在你的床边!”

    景栗从他越来越慢的倒计时速度猜测,张翠芬此刻极其紧张,仍旧心存犹豫迟疑。

    独教授提醒:“反派即将动手,为了抓她的现行,你务必稳住,千万不要睁开眼睛!”

    景栗在被子里的双手忍不住紧紧握拳,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屠豪连眼睛都不敢眨:“大锦鲤,做好准备,她的刀马上要刺到你时,我一喊‘躲’,你立马右边闪,跳起来反杀反派,明白了吗?”

    独教授提出优化行动方案的意见:“搏斗的过程中,大锦鲤最好受点伤,这样给反派团队定罪将会更加容易!”

    这的确有道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景栗豁出去了,决定再受一次伤,这样不止有利于坐实反派团队的罪行,更会激怒单家,这样就可以借助单家的力量更好地惩罚四大反派。

    “亮刀了亮刀了!”终于等来这一刻,屠豪紧张不已,直接站了起来,手撑桌面紧盯屏幕——

    “做好闪躲准备,三、二…”

    “二”的音还没发完,暗中观察的屠铭中就已沉不住气,从窗帘后跳出,边冲上前边大喊——

    “住手,不许动!”

    古有半路杀出程咬金,今有关键时刻杀出大侄子。

    鉴于此意外情况,景栗不得不临时调整计划,立刻睁开眼睛,没有闪躲,而是一把抓住了近在眼前的握刀的手。

    屠铭中的出现令张翠芬大为震惊,眼看罪行暴露,她气急败坏,一时怒气上头,想要把病房里的两人全部干掉,瞬间进入疯狂模式,一边双手用尽全力和“单子悦”搏力,一边抬脚踢踹屠铭中。

    在战斗力大爆发的中年妇女面前,跆拳道黑带完全是渣渣,大锦鲤和大侄子这对少女少男合力,一时半会儿都制服不了疯批张翠芬。

    景栗担心把门外的保镖都招进来,猛然发力把张翠芬按在墙上,并对大侄子说道:“快打电话报警!”

    警方正义力量介入,绝对能够力压屠家反派团队。

    张翠芬疯也似的发力,很快反转了局面,将景栗踹到一边。

    大锦鲤的腰正装到床头柜的边角,她在生疼中本能地弯下了腰,说时迟那时快,张翠芬的尖刀准准地扎进了她的脖颈。

    她倒地前的最后意识,除了屠铭中吼的“单子悦”之外,就是独教授的惊诧一语——

    “我的天呐,张翠芬这娘儿们太狠了!”

    颈间大动脉被狠狠捅了一刀,按照常理来讲,就算不死,也得进重症监护室,景栗完全不知道自己得在这家医院耗多久。

    恍恍惚惚间时间不断流逝,等她再次苏醒,眼前已不是医院的惨白,而是熟悉的红木床,歪头一看,东方明珠塔近在咫尺。

    她居然回到了解怨事务所!

    双手摸了摸脖子,一丁点儿伤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解怨任务失败了吗?

    “啊!!!”大锦鲤不由得惊呼一声,立马跳下床寻找队友。

    她匆匆忙忙跑到客厅,眼前所见使她完全愣在原地。

    客厅正中多了一张棕木长桌,上面摆有解怨三巨头各自的照片,上千朵黄色和白色的菊花环绕在桌子周围。

    这是…

    灵堂吗?!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了独教授的哭丧式戏腔——

    “大锦鲤呐~~~你可算是醒来了~~~”

    景栗摇动所长的肩膀,急切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回来了,任务失败了吗?”

    “任务失败的彻彻底底,解怨事务所全员祭天”,独教授双手掩面,声有哽咽——

    “冥界阴司最后的温柔,是多给了我们一天的生命,让咱们三人有机会参加自己的葬礼。”

    最后的温柔?

    阴间的温柔到底是什么鬼!

    “一次任务失败,事务所就要全员祭天吗?”景栗在震惊中彻底迷乱——

    “任务期限明明是一个月,我在解怨期间又是不死的设定,明明还有机会完成剩余的任务,为什么总部这么草率地认定我失败!?”

    屠豪一脸绝望地走来,给了她最后的拥抱:“因为我们的运气太差了,任务失控的时候,冥王正巧来事务所视察,他一怒之下就把我们全都判处了死刑。”

    “这么草率吗!?”景栗难以置信:“这个什么…什么冥王太过分了吧…他…他是阴间暴君吗?”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好歹黄泉路上我们三人还能做个伴。”独教授抱住两位队友的肩膀,痛苦干嚎。

    景栗完全崩溃,欲哭无泪,她倒霉大锦鲤的人设万年不倒,不止影后和好莱坞的梦想成空,还因为任务失败而连累两位队友一起命丧黄泉,她自责不已——

    “都怪我,怪我连累了大家!”

    屠豪带着哭腔道:“不不不,怪我,怪我没有做好解怨事务所的财富担当!”

    独教授包揽责任:“不不不,怪我,怪我这个所长领导无方!”

    尽管命不久矣,但是解怨事务所仍保持着和谐有爱的氛围,泪眼滂沱之中,景栗不经意间瞄了一眼一旁的镜子,不想竟有意外收获。

    屠豪尽管呜呜地发出哭声,可是嘴角却疯狂上扬,表情相当扭曲。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粗制滥造电视剧里的演员,尴尬的表情令人十分迷惑,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

    景栗脑中出现了大大的问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