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 334.惨遭挨刀的大锦鲤

334.惨遭挨刀的大锦鲤

    目送其离开,景栗问道:“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和这个时候的妈妈说吗?”

    屠豪沉思良久,才问道:“你之前提醒她要小心提防屠家人了吗?”

    景栗真心希望他们母子都能过得比原版故事更幸福:“我确实提醒过,但你更了解屠家人的性格,在眼下的乱局中,应该能替你妈妈想出对付屠家人的最好方法吧。”

    “我妈妈太脆弱、太敏感,根本斗不过屠家人”,屠豪不希望母亲把人生都虚耗在豪门争斗中,神情罕见地严肃——

    “你如果还有机会和我妈妈单独交流,就劝她离屠家越远越好,我不想花她用命争来的钱。”

    亲情最大的悖论,是两代人总在不遗余力地用自以为最好的方式对待对方,这种偏执的好意越是深沉,亲子关系就越是疏离。

    屠豪母亲因心理疾病而远离儿子,一门心思和屠家众人争钱争权,看似是贪财无情的疯女人,但事实是,她所争抢的一分一毫,都是为了儿子的前途,她生前买过无数限量版奢侈品,其实都是为了变相地给儿子留更多的遗产。

    而屠豪在不缺钱只缺爱的极端环境下成长,比起金钱,他更希望得到母亲的关爱和陪伴。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不止是他们母子,在屠家畸形的环境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

    屠豪母亲送给“单子悦”的礼物,是一整套tasaki首饰,珍珠、钻石与铂金拼接为一朵朵灵动的璀璨铃兰,华贵且高冷,正如古诗所云,铃兰生幽谷,莹洁胜美玉。

    铃兰的花语是幸福,传说收到铃兰花的人,会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屠豪母亲的这份礼物不止贵重,更饱含诚意。

    景栗轻抚钻石铃兰一遍又一遍,财迷的心痛至滴血:“这么美的贵重首饰,任务结束之后却带不走,实在太可惜了!”

    屠豪突发奇想:“要不然你在院子里找个隐秘的地方,把这套首饰藏起来,任务结束之后,我们去四合院说不定还能找到!”

    这一建议类似跨时空藏宝游戏,景栗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望了望窗外,脑中萌生一个好办法——

    “我在院子的假山边上悄悄挖个深坑,把首饰埋进去,别人肯定发现不了!”

    她说干就干,嫌盒子太累赘,就找了塑料袋把整套首饰严严实实地裹了三层,再装进配套的黑色厚丝绒袋子里,在院里溜达了一大圈寻找合适地点,顺道还和正在修剪花枝的花匠要了一把小小的迷你花铲。

    最终,她决定把首饰埋在所住的小院的墙根底下,可着劲儿的深挖,力保珠宝百分之一百安全。

    古有黛玉葬鲜花,今有大锦鲤葬钻石花。

    填上土,埋好坑,大功告成,她搓着几乎快要冻僵的双手,喜滋滋地返回房间。

    在她奋力刨坑干体力活的过程中,屠豪和独教授主要做脑力运动,讨论屠家的新局势。

    如今屠家老爷子,也就是屠豪的父亲重新出山管理屠氏集团,这对解怨任务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不过很有可能会直接影响屠豪的人生。

    屠豪自幼被屠征“流放”到美国,此次任务会把屠征送进监狱,这样一来,小屠豪很有可能就会提前回到中国,他的人生轨迹也许会发生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景栗大开脑洞:“改变命运的屠豪,会不会延长寿命?当任务结束的时候,屠豪是否会永远地离开解怨事务所,变身屠氏集团的霸道总裁,对独教授和我这样的平凡小人物不屑一顾,未来只能通过看财经新闻来表达对他的深深悼念…啊不对…深深怀念!”

    屠豪自黑补充:“不止是财经新闻,如果我和女明星传了绯闻,娱乐新闻里也会有我的身影,为了让你们能更好地‘悼念’,我争取每年换12个明星女友。”

    “一年12个…这频率听起来有点怪怪的…”景栗玩笑道:“你确定你约的是女朋友,不是大姨妈吗?”

    “年轻人,你们太傻太天真了!”独教授说道——

    “冥界阴司怎么舍得失去屠豪这尊财神爷,不管他变成什么样的人,哪怕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也会因为火灾等意外事故按时来阴间报道,换句话说,他注定是要被阎王爷狠宰的小肥羊!”

    屠豪的脸不由得拉了下来:“我原本是置生死于度外的勇士,但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就是任由阎王宰割的冤大头!”

    独教授用“丧理论”开解他:“古话说得好,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世间所有人,都是命运和阎王的玩物,想开点!”

    正在这时,景栗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带着凶气的声音——

    “单子悦,你给我站住!”

    她回头,看到了阴沉着脸的屠铭祺,疑惑道:“你有什么事吗?”

    屠铭中步步逼近,暴怒质问:“是不是你指使周虹影那个疯女人害我妈妈的?”

    这两天他从屠昭和陈世嵋那里偷听了不少事,把一切都怪在了“单子悦”的头上。

    景栗为了避免麻烦,说谎否认:“不是我,你搞错了。”

    一直以来,她都把屠铭祺看做是纸片人反派,可是在这一刻,望着15岁稚气未蜕尽的他,景栗不禁心生怜悯。

    母亲因为偷情而被赶出家门,这对屠铭中来说,恐怕是一辈子都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他不愿恨亲生母亲,只能把恨意的矛头转向“单子悦”。

    景栗不知该说些什么,唯有转身离开,可她还没走五步,就听到队友的惊呼提醒,下一秒,左侧腰间就一阵剧烈疼痛。

    屠铭中,居然从背后捅了她一刀!

    今天的她,是惨遭挨刀的大锦鲤。

    尽管景栗不会死,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实在太他妈疼了,她在震惊和疼痛之中跪倒在地。

    屠铭中第一次用凶器杀人,捅刀之前他的心中只有满满的恨意,捅刀后他陷入了恐慌,看着倒地的单家表妹,完全不知所措。

    “单子悦!”又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这个声音景栗熟悉,是大侄子屠铭中。

    难不成大侄子要来补刀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