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 8.武大郎盗了西门大官人的号

8.武大郎盗了西门大官人的号

    年轻队友押梅姨娘,中年队友押玉姨娘,赌注是一个月的奶茶。

    这俩货的脑回路相当清奇,总在靠谱和不靠谱的边界线上疯狂蹦迪,成功为景栗提供助力之后,又开始跑偏了,热烈地讨论着下午茶吃点啥。

    听着他们报菜名,景栗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起来,无比想喝一杯甜甜的芝芝莓莓,再配两个新鲜出炉的热蛋挞,她多希望解怨事务所有跨时空外卖业务,好让她也能蹭上一顿下午茶。

    当然,如此扯的妄想型设定根本不可能实现,假如此时突然凭空冒出一个带着黄马甲黄头盔的外卖小哥,别说是武家女眷,连景栗自己都能被惊出心脏病。

    下午茶没吃到,计谋倒是成功了。

    姨娘玉楼抢在梅香之前开口,道:“这次的酒席的确不能出岔子,不然侯爷和侯府都会颜面扫地,萍小娘还须照顾如珍,不如就由我帮大娘子筹备吧。”

    “那就辛苦玉姨娘了~”大鱼上钩,景栗会心一笑,其后又上了一道保险——

    “西北军的将领此次是奉皇命入京,侯爷设宴款待,定是有要事相商,倘若席间出了什么纰漏或乱子,恐怕隔天就会被传的沸沸扬扬,侯爷必会因此而遭受同僚非议,如若侯爷在官场不顺,那侯府便风光不再,咱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她讲这番话的目的,是在提醒在座的每一个人,对于筵席,可以不出手帮忙,但千万不要下黑手搞事情。

    依照宅斗剧的正常套路,以“老乌婆”为首的反派肯定会在背地里整幺蛾子,搞砸这场酒席,再把黑锅甩到金莲的头上,如此一来便可以进一步证明她的能力欠缺,不配掌管偌大的侯府。

    景栗谨慎地跳过可预见的套路大坑,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在酒宴这件事情上,谁都不能动坑她的心思,因为坑她就等于坑侯府。

    两位队友远程为她送上掌声,很有默契地齐声道:“恭喜,第一个小任务顺利完成!”

    开局大获全胜,景栗拿捏准尺度,不再恋战,装柔弱咳了几咳,还特别添加了手帕捂嘴的小动作,仿佛下一秒就要咯血,捋顺气后才开口说道——

    “母亲如果没有其他吩咐,儿媳就先退下了,去筹备酒席事宜。”

    “老乌婆”阴沉着脸,用鼻子哼了一声,以蔑视的方式表示同意,并说道——

    “玉小娘暂且小留,有些事还需叮嘱你几句。”

    一般来说,阴谋得在背后暗戳戳地搞,不过“乌婆”老夫人反其道而行之,光明正大地暗示,自己就是要挑唆玉小娘和大娘子对着干,其目的很明确,只为给金莲添堵。

    景栗展刻意露灿烂笑容,表情中有五分萌蠢,五分蔑视,既像是没有察觉对手的心机,也像是意识到了却不在乎,总而言之,都能让“老乌婆”所使的那一招虚虚地打在了空气上。

    添堵是一门高深的艺术,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要景栗不在乎,那“老乌婆”就会被自己的蠢招反噬,自打老脸。

    刚踏出福寿堂的最后一道门槛,压抑甚久的小丫鬟鸿雁就兴奋地蹦了几蹦,要不是身边时不时有其他婢女经过,她非得高声喊出来不可——

    “小姐您今天太厉害了,怼的她们哑口无言,真是解气!您病好之后似乎脱胎换骨,有如重生一般!”

    忽而听到“重生”,景栗的心跳不由得漏了半拍,紧张地瞄了小丫头几眼,才知她不过是无心一说罢了,于是放下心来,道——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先前宽容忍让,却换来她们蹬鼻子上脸,日后自然要改变应对招数,让武家上下都知道,我可不是好欺负的人。”

    “小姐您终于开窍了!”鸿雁欣喜不已,女人的第六感自古就准,她预感翻身做主人的时刻很快就要来了——

    “对于武家那些白眼狼来说,您越是忍让,她们越是猖狂,索性大大地发一发威,看看谁还敢把您这位大娘子当病猫!”

    舌战群狐狸大获成功,接下来就该各个击破了,景栗须得了解更多信息,首要的一条便是,哪位佳人最得侯爷的宠爱。

    她又揉着太阳穴装半失忆,道:“我这脑子又有些糊涂了…侯爷先出远门归家,第一晚一般在何处歇息?”

    “当然在咱们院子里啦!”鸿雁自带话痨属性,不管任何话题,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姑爷虽是性子冷,不大关心您在内宅中的艰难处境,不过总还算是个明白人,不至于做出宠妾灭妻的混账事,每每从外地回来,头一宿都是歇在咱们院子里,您若是身体不适,那他宁睡书房也不去其他小娘那里,终归是顾念着大娘子您的体面。

    之后的几日,姑爷会轮流去各位小娘的院里,大多是依照身份高低来的,萍小娘是亲族送来的良妾,还生有一女,姑爷第二晚会去她那里,之后是玉小娘,最后才能轮到丫鬟出身的梅小娘。”

    “我勒个去!”景栗在心中默默惊叹一声,三观原地炸裂成渣。

    永昌侯武易堪称渣男中的端水大师,将正妻侍妾按照身份顺序宠幸一个遍,万花丛中过,朵朵不错过,景栗严重怀疑,这位武大郎盗了西门大官人的号。

    大猪蹄子渣武易,竟能引得多位美女竞折腰,侯府这出戏的狗血程度远超她的想象。

    几位妾室已经入了侯府的门,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争,属情理之中,毕竟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女人没有经济独立的条件。

    但是,那位绿茶表妹的思路就很迷了,挖空心思害嫂子,处心积虑嫁表哥,汴京满城权贵,她到底是有多想不开,非得吊死在侯府一棵树上,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时代不同,自有代沟,景栗作为现代人,当然无法完全理解武家内眷的心理,只觉这是一场女人为难女人的无谓争斗。

    两位队友远程听的清清楚楚,年轻人啧啧啧了几声,道:“武易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底竟然涌动着难以抑制的羡慕嫉妒恨,像我这样的超级富三代,如果生在古代,是不是也可以像他那样妻妾成群?”

    “哼,男人!”景栗尽舒内心的鄙视,评价武易的同时也吐槽年轻队友。

    另有一点很奇特,她虽然不认识什么有钱人,可至少看过霸道总裁偶像剧,富豪第三代大多是走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冷面气质路线,直白自爆身份的还真不多见,如果在现实中遇到,景栗必定会毫不犹豫地认定这是个骗子。

    中年队友却道:“你们现代人或许无法相信,武易在古代算不得渣男,既有身份又有前途,还是圣上信任的股肱之臣,和他同等地位的贵胄子弟,家中的妾室通房大多不比他少。”

    “你们现代人?”景栗暗自揣摩这句话,感觉这位队友的用词像极了古代人,难不成大家都是在跨时空交流吗?

    转念又觉不对,这俩货刚刚还在讨论下午茶点什么,明明是在同一时空,她越想越想不通,诡异的解怨事务所外加两位奇葩助攻同事,这远远超越了她思维认知的极限。

    “其实姑爷不算是贪好美色之人,家里那些个小娘,全都是‘乌婆’老夫人做主添置的”,鸿雁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话语停了停,思索片刻后更正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男人都容易被莺莺燕燕迷惑心智,萍小娘姿容最为美艳,她刚入府的时候,姑爷痴迷过好一阵子,只是萍小娘因儿子夭折而变得木讷呆滞,常讲些疯言疯语,姑爷这才对她慢慢淡了。”

    深深侯府之中的悲情女子,又何止金莲一个,萍小娘也同样不幸,景栗叹道:“想来她也是个可怜人。”

    “依奴婢之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萍小娘说到底是自作自受”,鸿雁讲出内情——

    “梅小娘是明着狠,玉小娘是暗里毒,而萍小娘明狠暗毒全都占了,先前她得宠的时候,不知道有多趾高气昂,从不把您这位大娘子放在眼里,装病的功夫比玉小娘都强,好几次大半夜地遣人把姑爷从您房里叫走,仿佛她那病只有姑爷这一味药可医。

    萍小娘有了孩子之后,愈发地张狂了,连‘乌婆’老夫人都不放在眼里,以保胎为由,三五日才请一次安,那时全家上下都看不惯她那股母凭子贵的矫情劲儿。

    狂到头来终是祸,萍小娘的第一胎小产,纯粹是自己作的,她娘家的亲戚病逝,本无须她亲自前去,可这位姑奶奶很想显摆一下自己在侯府的风光日子,胎还没坐稳之时非得铺开摆场去吊唁,怎料半道上拉车的马突然发狂,她既遭了颠簸又受到惊吓,当夜就小产了。

    怀第二胎的时候,她小心小心再小心,日日变着花样进补,燕窝翅参顿顿不绝,哪曾想竟补过了头,胎儿过大,导致难产,生产的时候受尽了辛苦,最后只保下一个病秧子女儿,儿子刚落地就夭折了。”

    艺术果然来源于现实,几乎每一部宅斗剧或宫斗剧中都会有与萍小娘类似的角色,凭借美貌出圈,荣宠一时,可惜多半是悲剧收场的配角,恃宠而骄,目中无人,作死而不自知。

    看来解怨事务所的系统还是有局限性,“弹框”之中仅能显示人物背景与基本性格,至于具体细节,还需通过其他途径打听。

    博览宅斗书与剧的景栗,本能地怀疑萍姨娘两次怀胎皆不幸的背后藏有蹊跷,刨根问底道:“萍小娘怀孕期间,侯府内可有异常之事?”

    “异常?”鸿雁挠着头琢磨回忆了几秒——

    “好像没什么,就是吕家表小姐有些反常,不再摆贵小姐的架子,出手也阔绰得很,三不五时便带着炖好的补品去看望萍小娘,仿佛是在巴结一般,当时谁都没想到补还能补出灾祸来。”

    这小丫鬟俨然是心机小白,参不透其中的阴谋。

    绿茶表妹所用的手段,无疑是宅斗常规方法之一,令孕期女子进补过度,导致胎大难产,再稍稍使些辅助手段,轻则孩子夭折,重则母子双亡,真真是狠毒。

    绿茶眼巴巴地盼着金莲咽气,她好取而代之,做侯府名正言顺的大娘子,她想必是不愿让侯府的妾室先一步生下儿子,如若庶子年长于嫡子,日后也许会有不少麻烦事。

    绿茶年纪轻轻的姑娘家,生得一副狠心肠,怀有一颗歹毒心,景栗单是想想便觉得后脊背发冷。

    侯府内院,上至“乌婆”老夫人,下至妾室,都是心眼比筛子眼更多的人精,不可能看不出绿茶的歹心,可见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纵容她下手谋害最得宠的萍小娘。

    古话说得好,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这一位位心狠手辣的对手,爽直无心眼的金莲哪里能斗得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