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女尊之吾为凤君 > 14.这怕不是巧合啊!

14.这怕不是巧合啊!

    “嗯,好吃啊!”

    沈楠竹诚心赞道。

    “不比大厨房的差!”

    而且还要比大厨房的干净许多。

    “是吧,也不看是谁做的。”

    沈辞对自己的厨艺一向很自信。

    想当初阳子和小雅儿可是求着自己给他俩做饭呢。

    “嗯嗯,阿辞最棒了。”

    沈楠竹日常夸弟弟。

    她吃的很是享受。

    阿辞做得如此好吃,简直就是灵魂与味觉的双重享受!

    她已经决定了,自己以后要多来阿辞这里蹭吃的!

    说来自阿辞失忆后,两人关系好了很多啊!

    阿辞也不拒绝我的靠近了,也肯对我说话了,如今还会亲手给我做饭!

    真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啊!

    姐弟二人相谈甚欢的吃完了一顿午饭。

    北夏也吃完了属于他的那一份,开始收拾着碗筷。

    又把温在炉子上的药给沈辞端了来。

    这是照方羡的方子抓的药,沈辞干脆的喝完,不一会儿就感到了一阵困倦。

    方羡倒是说过,这是正常的,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

    “阿辞,你回房好好休息吧,姐姐先走了。”

    “嗯”

    沈辞应了一声,声音有些虚浮。

    这药效着实有点强,真的好困啊!

    看着北夏扶着沈辞回房睡下,沈楠竹便也就离开了辞院。

    一出辞院,方才还挂着浅淡笑容的脸立马冷了下来。

    她还要去查,到底是谁才是幕后凶手!

    ......

    竹院里,沈楠竹一回来就去了书房。

    等候已久的北鹭上前回话。

    “查到什么了?”

    在其他人面前,她就又成了那个杀伐果断的沈少主。

    “回少主,二公子那天的饭菜里有南瓜和鱼汤。”

    “毒下在这两样东西里?”

    谁知北鹭却摇了摇头。

    “属下无能,并没能查出那毒下在何处。”

    “那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沈楠竹瞪了北鹭一眼。

    “属下想说的是,那鱼汤是用鲤鱼熬的,而据属下所知,鲤鱼是不能和南瓜一起服用的,否则会中毒。”

    沈楠竹冷笑一声,眸中怒意清晰可见。

    “看来那人为了害阿辞还真是费尽心机!

    不过,这种事情能拿到证据吗?”

    食物相克之事,谁也说不好。

    万一那人只推说不知道,那又怎么定罪?

    “回少主,属下仔细查了,那天全府的饭菜里都有一份鱼汤。

    不过这鱼汤有两种,一种是鲤鱼汤一种是鲫鱼汤。

    大厨房送去各院的饭菜里,但凡是有南瓜的,送的都是鲫鱼汤。

    而没有南瓜的,送的又是鲤鱼汤。

    唯有送给二公子的,是既有南瓜又有鲤鱼汤。”

    沈楠竹暗叹一声好手段,继而询问北鹭。

    “查到是谁了?”

    “这...”

    北鹭有些迟疑,但还是如实禀报。

    “只是查到了采买刘老头身上。”

    沈楠竹冷冷地瞥了一眼北鹭。

    “只是一个采买?”

    摆阴了是一个棋子。

    “回少主,目前能查到的,就只是他了。”

    “那人呢?”

    “属下已将他关押。”

    “那就继续审,我就不信,撬不出一点线索!”

    沈楠竹右手整理着左手腕上有些歪了的银色腕扣,语气杀伐凌厉。

    “是,属下阴白了。”

    ......

    锦瑟堂。

    沈吟初已经与门客詹菲议完了事,天色也近黑了。

    詹菲告退回家,宗兰在将詹菲送出去后,回到了沈吟初身边。

    “我记得北夏是你的儿子吧。”

    沈吟初于堂中负手而立,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问道。

    “他在辞院还好?”

    “回家主,北夏是属下的儿子,他在辞院很用心的服侍二公子,断不会和北凡一样背主。”

    “嗯,你我还是信得过的,北夏那孩子,从小在竹儿那里,自然也不会是个差的,有他在辞院,也能放心些了。”

    沈吟初转身回到椅子上,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怪只怪她当初眼瞎,竟将北凡那样的人送去辞院。

    结果害了自己的儿子!

    “查得如何了?”

    “回家主,关于饭菜的事,属下和少主身边的北鹭一样,只查到了刘老头身上,并未涉及到侧君。”

    沈吟初的脸色当即冷了下来,神色不怒自威。

    宗兰自知没能查到家主想要的结果,跪地请罪。

    “属下无能。”

    良久,沈吟初才又开口,嗓音低沉。

    “藏得倒是深。”

    “你先起来吧。”

    伴随着沈吟初的这句话,宗兰起身,鬓边的冷汗也随之流了下来。

    “你说竹儿也查到了这些?”

    “是,北鹭已将那刘老头关押,正准备继续盘问,但看样子,似乎不太好查。”

    “我记得,那刘老头似是从饶家出来的人吧。”

    “回家主,是的。”

    “那就顺着这个查吧。”

    沈吟初说完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看方向,似是又要去凉心亭。

    ......

    辞院里,睡了一下午的沈辞醒来给自己做了简单的晚饭。

    吃过之后他便又去了书房。

    今天的事倒给他提了点醒。

    这书房里的医书,他怕是要看看了。

    毕竟已经被人知道了他会医,那总得装装样子不是。

    不然让人看到书房里的医书一片崭新,根本没有翻过的痕迹。

    那多尴尬。

    却不想,沈辞这一看,还真看出了点问题。

    这些医书根本就不是沈辞所想象的那样的崭新。

    反而充满了阅读的痕迹。

    从书页的褶皱程度来看,原主以前怕是没少看这些医书啊!

    不仅如此,上面还有不少原主做过的注释与笔记。

    看来原主也是真的会医的。

    既然不用装样子了,那就随便翻翻吧。

    要论沈辞最不想看的书是什么,那绝对是非医书莫属啊!

    他已经被荼毒八年了!

    可不想穿越了还要继续研究医学!

    可谁曾想,沈辞就这么随便一翻也翻出了点问题。

    看着一本医书扉页上那大大的止息二字。

    沈辞顿时觉得,这原主,怕也不是那么简单啊!

    按照套路来讲,像原主这样大户人家养在深闺,闭门不出的病公子人设,那绝对是个人物啊!

    嗯,这也是从他朋友那里了解到的。

    而现在看来,原主怕是早就知道止息这种毒了。

    但就是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的。

    沈辞敛眸思索着,烛火下,微微颤动的睫羽在眼睑处打下一层剪影。

    止息,止息...

    这是一种需要十六年时间发挥作用的毒。

    十六年...

    原主如今刚过了十六岁生日没多久...

    这怕不是巧合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