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女尊之吾为凤君 > 9.姐姐的热情他抵挡不住啊!

9.姐姐的热情他抵挡不住啊!

    “阿辞,你醒了!”

    一进屋子就看到了已经醒来的的沈辞,沈楠竹尤其激动。

    然后,沈辞就收到了一个来自弟控的温暖拥抱。

    “姐,姐,你慢点!”

    姐姐的热情让他有点抵挡不住啊!

    “阿辞,姐姐伤到你了?”

    沈楠竹闻言马上松开了沈辞,有些紧张地问道。

    她刚刚是太激动了,一时间忘了阿辞现在应该还很虚弱了。

    “没有,就是太紧了,有些不太习惯。”

    是很不习惯!

    从小到大除了亲妈外,还从没有其他人这么抱过他!

    “阿辞没事就好。”

    沈楠竹松了口气。

    至于习惯?

    习惯是慢慢养成的嘛!

    还是很饿的沈辞在从温暖的拥抱中解脱之后,继续吃着点心。

    沈楠竹见状立马吩咐北鹭去煮些鸡丝粥来。

    “阿辞放心,这是姐姐小厨房做的,保证符合你的口味!”

    “少主,那旁边院子里的那些大夫该如何处理?”

    北鹭临走之前请示了一下。

    提到那些大夫,沈楠竹皱了皱眉。

    “都送出去吧。”

    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东西。

    阿辞这病她们都看了十六年了,也不见点起色!

    “是,少主。”

    北鹭领命退下,北夏也给姐弟俩腾出了私密空间,安然退了出去。

    “嗯...不怪她们治不好我的病啊,我这不是病,是中毒。”

    沈辞在往嘴里塞着点心的空隙里,出言说了一句。

    “毒?”

    沈楠竹怒气陡升。

    “哪个狗东西敢给你下毒,是不是玉逍遥那个混蛋!”

    是沈辞预料之中的反应。

    却不是沈辞预料中的问题。

    “玉逍遥?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给我下毒。”

    无仇无怨的。

    不至于啊!

    “你不是跟北夏说,她昨天是因为看到烟花才匆忙离开的吗?”

    “那烟花是四耳寨的求救信号,昨天晚上姐姐带人平了四耳寨。

    “照你所说,那玉逍遥应该与四耳寨关系不小,她很有可能为了报复你而对你下毒!”

    沈楠竹为沈辞解释着。

    “怪不得那天她说那烟花跟爷的关系也不小,原来不是碰瓷啊!”

    沈辞阴白了过来。

    沈楠竹去平四耳寨是为了自己。

    玉逍遥那时的反应也应该是已经想到了。

    那现在看来,这动机确实是有了。

    但还是觉得不像啊?

    而且以自己学医八年的经历,和在危机中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经验来看。

    他也没有感觉到昨天晚上玉逍遥有给自己下毒的迹象啊!

    再者说,这毒是慢性药,需要时间来发挥效用。

    而玉逍遥离开不久自己就感到了不对。

    这时间上也对不上。

    “姐,你说,这府里还有谁会害我啊?”

    对沈家人际关系没有半分了解的沈辞转着凤眸,问了一句。

    “府里?”

    沈楠竹英眉微挑。

    “你如何会这样想?”

    “算算时间,这毒应该是昨天晚上下的,我昨天干的事就那些。

    看书,吃饭,喝药,见了玉逍遥。”

    沈辞喝了口茶水,冲了冲稍微有点噎的点心。

    “玉逍遥排除,书中下毒的可能性不大,那就只能是在饭里或是药里了。”

    如此这么一推,看来原主这十六年,过得也挺不容易啊!

    沈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不管是谁想害爷,都会付出代价!

    沈楠竹闻言,略微思索了一番。

    继而为失忆的沈辞讲解了一下沈家的人际关系。

    沈家家主沈吟初,是前任家主唯一的女儿,没有姐妹,却有两个庶弟。

    不过如今也都已经嫁了出去,不在沈府之内。

    而沈吟初自己有三位男人。

    主君江逆,江湖中人。

    当初的沈家主君饶㞩,也就是沈吟初的亲爹,并不同意沈吟初娶江逆这个江湖草莽进门。

    但沈吟初却不顾亲爹的反对硬是娶了进来,给了主君之位。

    江逆育有沈楠竹与沈辞姐弟两个,在沈辞生下不久后离世。

    侧君饶枫,是饶㞩亲姐姐的儿子,也是沈吟初的表弟。

    他是当年的饶㞩硬塞给沈吟初的,沈吟初不得不接着,给了侧君之位。

    如今也育有一女一子,乃四公子沈栗和五小姐沈楠盈。

    还有一侍君华英,奴侍出身。

    是在沈吟初一次心烦意乱的醉酒之后,偶然认错所以强要了他。

    又因为有了身孕,而后提的名分。

    育有一子,乃三公子沈言,比沈辞只小了三个月。

    饶枫本为侧夫,但沈吟初在江逆死后并未再娶。

    这后宅中除了饶㞩也就饶枫最大。

    那年饶㞩死前,逼着沈吟初要将饶枫扶为正夫。

    沈吟初死不同意,最终妥协为平夫。

    沈吟初也许诺永不再娶,饶枫的地位就那么确定了下来。

    如今的沈府后宅之中,他饶枫虽是侧君之名,却行主君之事。

    “那现在看来,嫌疑最大的就是饶枫了?”

    沈辞实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过上宅斗一般的生活!

    “华英其实也有可能。”

    沈楠竹敛眸沉吟道。

    “能在饶枫掌控的后宅中活的这么安稳,并且把沈言抚养长大,也不是个简单的。”

    “也是,毕竟爷死了,沈言就是长子了。”

    对于这里的弯弯绕绕,沈辞也阴白一些。

    谁让他有个写小说的朋友呢。

    当初被他念叨得烦的不得了。

    想不到现在还能碰到一点用处。

    “你若死了,沈言和沈栗都能获得好处,所以现在也不能确认到底是谁。”

    沈楠竹对沈辞外的任何人都是抱有怀疑的。

    “那你说,会不会是沈吟初啊?”

    鸡丝粥刚刚被北鹭送了过来。

    沈辞终于放弃了点心开始转战鸡丝粥。

    与此同时,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沈楠竹脸色微变。

    “阿辞,你怎么会这么想!”

    沈楠竹倒从未想过母亲会害阿辞,那个所有人里不包括母亲的啊!

    “那可是你的亲娘!”

    沈楠竹强调道。

    沈辞吞了口热气腾腾的粥,缓缓勾唇。

    “亲娘?”

    两天了,沈辞一再出意外,也没见沈吟初来问过一句。

    这是亲娘的做法?

    “母亲大人很忙,阿辞,你不要心生怨怼。”

    沈楠竹低声劝慰道。

    “怨怼?并没有,爷只是合理的怀疑罢了。”

    他没有那么感情用事。

    再者说了,又不是他真的亲娘,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纯粹一个陌生人,他又哪来的怨怼?

    就连沈楠竹,他也只不过是回应她所表达出来的热情罢了。

    本就凉薄的沈辞,对这些异世界的‘陌生人’,又能有多深的感情呢?

    雨逐渐停了,天色也逐渐亮了起来。

    雨后的空气更加清新,但在这沈府之中,终究还是一团迷雾。

    吹不开,也散不掉。

    ......

    枫园。

    “你说什么?”

    饶枫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

    “沈辞醒了?”

    “回侧君,二公子他,的确是醒了。”

    饶枫一大早的好心情就这么被一句话给生生被毁掉了。

    不应该啊!

    沈辞应该昏迷三到四天,然后渐渐死去的啊!

    就算是回光返照也不应该那么早啊!

    这才一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饶枫现在的思绪有些乱。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如何被打断的。

    阴阴没有出任何意外,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的啊!

    “侧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安书低声询问着。

    “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

    饶枫有些暴躁的说道。

    安书默然,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也许是时间没到?

    饶枫如是想着。

    罢了,既然沈辞没死,就算他命大吧。

    他还是有机会的!

    “安书,以后送去的东西都干净点。”

    饶枫如是吩咐着。

    既然这次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么以后可就要谨慎点了。

    “是,侧君。”

    安书领命退了下去,却在房门口处看到了踏进枫园的沈吟初。

    “见过家主。”

    安书躬身行礼,也为屋内的饶枫提了个醒。

    饶枫听到安书的声音,脸上恢复了温柔得体的笑容。

    走出房门,欠身一礼。

    “见过妻主。”

    “起来吧。”

    沈吟初淡淡的说道,抬腿进了屋子。

    饶枫跟在沈吟初身后进了屋子。

    安书则是去传了早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