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女尊之吾为凤君 > 1.这酒有毒啊!

1.这酒有毒啊!

    沈辞的记忆还停留在昨天。

    他和兄弟们一起出去玩,喝酒是必不可少的。

    他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但偏偏他是学医的,现在只是偶尔会喝一点,不会酗酒,怕影响手术。

    这天晚上。

    一向千杯不醉的他,就只喝了一杯!

    就一杯啊!

    最后居然无意识了!

    沈辞想睁开眼,但还是有些无力。

    唉,算了,睁不开就先闭着吧。

    他懒。

    “阳子啊阳子,你说说你这给我倒的什么酒啊,爷之前酒量阴阴挺好的啊!”

    沈辞闭着眼抱怨着。

    按理说不应该啊,一杯倒不是他的性格啊!

    “啊?少爷,什么酒啊?”

    本是自言自语,根本不会想到会有回复。

    但沈辞耳边却突然有一道清脆的男声传了过来。

    沈辞刚刚还懒得睁开的双眼瞬间就睁开了。

    谁?

    少爷?

    什么少爷?!

    他,沈辞,江湖人称辞爷的啊!

    刚睁开眼,沈辞看见的既不是自家那积了不少灰的天花板。

    也不是阳子在他那给自己准备的那间屋子里的欧式吊灯。

    而是一个极为陌生的木质复古床顶。

    品蓝色的帐幔遮掩着,床前半掩着帘子。

    沈辞习惯性地眨了眨眼,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不过这也太清楚了!

    他摸了摸眼角,没戴眼镜啊!

    他那受过伤,瞎过一个月的眼睛好了?!

    沈辞于震惊之中侧目看向刚刚那道声音的来源。

    梨花木的古床边上,躬身站着一个面目清秀的男童。

    嗯?什么情况?!

    整蛊游戏?

    阳子你别让我抓到你,不打得你叫霸霸爷就不姓沈!

    “奴北夏,见过少爷。”

    看到沈辞醒了,北夏行了一礼,见沈辞那有些惊异的神色,颔首解释道:

    “北凡因为看护少爷不力,害少爷受伤,已经被家主下令杖毙了,少主另派了奴随身服侍少爷。”

    ???

    沈辞有点懵。

    这演得挺像啊!

    又是家主,又是杖毙的。

    这北夏演技不错啊,就是长得太清秀了,妥妥的一个小白脸!

    不过等他结束了这场游戏,把阳子打一顿出了气之后,倒是可以把这个小童介绍给他的导演朋友啊。

    “你叫什么?”

    把现在的状况当成了一场游戏的沈辞现在淡定了许多,见过很多大世面的他颇有些随意的问道。

    “奴唤北夏啊!”

    他刚刚不是说过了嘛。

    这少爷,有点健忘?

    “真名!”

    “奴是家生子,名字是少主取的,就是北夏啊!”

    少爷问的什么奇怪问题?

    好,你接着演!

    沈辞冷笑一声,弹着坐了起来,双手自然垂搭在膝上,随性的很。

    “那爷是谁?”

    在这场游戏中,他扮演什么角色?

    “少爷,你怎么了啊?怎么老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您是沈家嫡子沈辞啊!”

    北夏被调到沈辞身边当随侍的一天,感觉好累!

    呵,沈家嫡子?

    “那这里是沈家?”

    北夏已经不去想少爷为什么会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了。

    少爷以前只是身体不好,这场意外之后,他觉得少爷脑子可能也出了点问题!

    “对啊,少爷,这里是沈府辞院。”

    “那少主又是谁?”

    北夏自称是少主派来的人,名字也是那个少主取的。

    沈辞觉得有必要问一下这个少主,说不定是什么重要线索!

    北夏张口正准备回答,就有一道成熟的女声插了进来。

    “阿辞,你醒了吗,我能进来吗?”

    “谁?”

    沈辞询问的目光看向北夏。

    北夏看沈辞的眼神越发奇怪了。

    看似恭敬的目光中透着几分可怜。

    少爷的脑子是真坏掉了,自己亲姐姐居然都不认识了!

    “回少爷,她就是少主,您的亲姐姐,沈楠竹。”

    他照顾着少爷的脑子,说的比较多。

    !!!

    为啥?

    少主,是个女的?

    为啥他不是少主?

    他不是嫡子嘛?

    “阿辞?姐姐能进来吗?”

    沈楠竹试探性的问道。

    她听到北夏说话的声音了,那阿辞应该醒了,不然北夏是在跟谁说话?

    “少爷,您看,少主在外面,能否让少主进来?”

    “啊,进进进...”

    回过神来的沈辞有些心不在焉的点头说道。

    北夏神色有些诧异,却马上恢复过来,躬身出门,去准备将少主迎进来。

    走之前他还回头看了一眼从床上下来的沈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唉,少爷脑子坏了之后人也变了。

    以前听说二少爷从来不让少主踏足辞院的啊!

    之前每次少主想进来都被拦在了外面。

    这次他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一句而已,怎么这次少爷就让少主进来了呢?

    沈楠竹看着北夏走了出来,连忙问了一下沈辞的状况:

    “阿辞怎么样了,北凡的事有刺激到他吗?”

    无论是谁,从小跟到大的随侍背叛的打击应该都不小。

    北夏有些迟疑。

    “额,少主,北夏觉得,刺激应该挺大的,少爷他...脑子好像坏掉了...”

    沈楠竹往院内走的脚步停住了,回过身来挑眉看向北夏。

    “脑子坏掉了?”

    怪不得今天让她进来了,原来是脑子坏掉了啊!

    沈楠竹还是挺有自知之阴的。

    她这个亲弟弟一直不太待见她。

    沈楠竹摇了摇头,接着朝院内走去,脚步倒是加快了些。

    看看她脑子坏掉的弟弟现在在干啥吧!

    “我艹!!!”

    正在想应该怎么面对自己脑子坏掉的弟弟的沈楠竹,在听到屋内沈辞的这一声爆喝之后,更是加快了脚步。

    她的阿辞怎么了!!!

    沈辞神色怔愣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我艹艹艹艹艹。

    这特么是谁!!!

    他刚刚还说北夏长得像个小白脸!

    哪想到这个镜子里的人才是个真正的小白脸啊!

    他之前虽然不黑,但也没白到这个程度啊!

    还有这张脸,看着他怎么那么想打自己啊!

    美则美矣,但不符合他的审美啊!

    这么娇弱的一张脸到底是哪来的啊!

    还有这长至腰身的乌黑长发,沈辞揪了一根下来。

    啊,疼!

    头发也是真的!

    他这是,真穿越了?

    阳子,我错了,你快来把我带走了,以后你是我霸霸行了吧,赶紧特么的结束这场游戏吧!

    “阿辞!”

    沈楠竹心急之下直接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自家弟弟在铜镜面前抚着自己的脸,一脸呆滞的神情。

    “呼”

    沈楠竹松了口气,她的宝贝弟弟还好好的。

    “阿辞,你放心,你最喜欢的容貌还好好的呢,不耽误你嫁人!”

    她知道以前沈辞挺在意容貌了,如是安慰道。

    WTF?

    沈辞闻言更是迷惑的不行。

    嫁人?

    爷是纯爷们好伐!

    嫁个鬼的人啊!

    “阿辞?”

    沈辞对沈楠竹的话毫无反应。

    沈楠竹英眉拧了一下,还伸出手在沈辞面前晃了晃。

    “少主,你看,少爷醒来就差不多是这个样子了,还总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北夏对此也是十分的无奈。

    “唔,这样啊,这样可不行啊!皇太女听说阿辞出了意外,还特意给我来了书信问阿辞的状况,这样可怎么办啊!”

    沈楠竹略有些难办的说道。

    皇太女?

    这又是什么鬼?

    沈辞内心有些崩溃。

    但他的脑子里下意识的蹦出了一个词:

    女尊国。

    这特么是个女尊世界!

    阿西,这是什么操蛋的人生啊!

    他学医八年,好不容易熬到毕业,找到了工作!

    正准备翻身农奴把歌唱,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

    穿越就算了,你好歹让我穿到一个修仙世界,给我套男主标配啊!

    系统啥的,神器啥的,秘籍丹药啥的!

    妹子不用多,一个就够,他要求也不高啊!

    可是你让爷穿越到一个女尊世界,给爷一个女主剧本算怎么回事啊!

    “这酒有毒啊!!!”

    极度崩溃的沈辞喊出了他从醒来开始就一直想说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