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世衣妃种田忙 > 割肉

割肉

    启恩大师上前接过景祺泽的手,在他两边手上都细细把了脉,还把他眼皮翻开来看了看。

    最后,启恩大师的手伸向了景祺泽的前襟,尽管他的胸前已经缠满了绷带,可是旅途的颠簸还是使那里被血水浸湿了一片。

    启恩大师正准备解开他的绷带,目光扫到站在一旁的辰溪,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对辰溪说道:“小娘子……要不回避一下?”

    辰溪很想看看景祺泽的伤口,可无奈这里规矩甚严,如果启恩大师没有出声,她说不定还可以偷偷看上一眼,可如今启恩大师已经说出口了,辰溪只能蔫蔫的说道:“大师请便,辰溪先告退了。”

    说罢退出了房间,只留景胜与启恩大师两人在里面。

    良久,启恩大师从里面出来,辰溪忙迎上前问道:“大师,景郎君他怎样了?”

    启恩大师沉吟道:“不好办,伤口已经开始溃烂,需要把腐肉切掉,才能进一步治疗……”

    辰溪听得到吸一口凉气,这听起来就很痛,他是怎么支撑到现在的?

    启恩大师叹气道:“我原本不知道,他居然受伤这么严重,所以你们通知我,说让我来这里治疗时,我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可若是我知道他受伤这么严重,我必定不会让你们移动他,就在原地等我,凭我的脚力过去,就算时间长点,也好过现在这样。”

    景胜自责的道:“是小人办事不力,主子受伤后,坚持要回这里,小人拗不过,又想着辰小娘子这里,乃是大师与主子所处位置的中间点,这样一来说不定能省点时间,所以才移动了主子,早知道我坚持己见就好了。”

    启恩大师气道:“胡闹!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任性妄为,来这里与原地等待有何不同!

    你现在派人快马加鞭赶到津州府徐将军家中,我听闻西域边军最近得了一样神物,可以减少刀伤后发炎的概率,祺泽伤口创面大,要割腐肉,最好还是用酒精消毒。

    现在去西域已然来不及,但说不定徐将军留了一些在家中,你速速去问问,看能不能讨一些回来。”

    说罢,他抽出了一张拜帖,递给景胜道:“用我的拜帖去。”

    他是佛门高僧,在大周文人雅士圈子中一向颇具威望,用他的拜帖去,说不定将军府的人会给几分面子。

    辰溪适时打断道:“不用去将军府,家里就有酒精。”

    启恩大师惊异地看向她,时间紧迫,辰溪也懒得浪费时间搞谦虚那一套,直接道:“酒精是我为了做香水而研发做出来的,后来配方卖给了徐将军,家里也常备有。”

    启恩有些诧异,又是一个新的创作,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如此甚好,烦请小娘子把东西备齐,我自带了一套刀具,那便劳烦小娘子把它消毒了吧。”

    辰溪应道:“应当的。”说罢示意谷雨上前接过,同时把之前已经消好毒的东西,都端到这个房间来。

    “哦,对了,还需要准备多些烛火。”启恩不忘交代道。

    辰溪应声去吩咐下人,还贴心的。把家里所有铜镜都找了出来,每盏烛火后面都放了一张铜镜,把整个客房照的亮堂堂的。

    启恩大师进来看到十分满意,点了点头,终于有些明白景祺泽为什么死活要回到这里了。

    启恩大师只留了景胜帮忙,把其余人等都请出了房间。

    他们在房内一直忙到太阳西落,都还没有出过房门半步。

    起初腐肉切除还算顺利,不过尽其责腐烂的地方多了,有些创面不平整,需要慢慢分割,本来他们是从下午才开始动手术的,天黑之后,尽管屋内烛火长明,视线还是不如白天明了,为手术增加了很大难度。

    一直等到月上中天之后,景胜才拉开客房门,启恩大师走了出来,辰溪忙迎上前去,问道:“大师,现在怎么样了?”

    启恩大师揉了揉眉心,说道:“全部腐肉都已经切除干净了,我给他换了新的伤药,这里有一份药方,你派人去捡回来,熬好之后给他灌下去,如果明天下午才能醒来,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辰溪稍稍松了口气,感激的道:“辛苦大师了,辰溪已经备好斋饭,大师先去用点吧。”

    启恩点点头,他从来到现在,还没有喝过一滴水,吃过一粒米,现在早已经饿了,不过他是修行之人,以苦难修炼习惯了,这才不觉得有什么。

    辰溪又向景胜道:“景侍卫也辛苦了,你们远道归来,理应好好给你们接风洗尘的,不过眼下这样的情况却是不适宜,今天便先随便吃点,等你家主子好了,我们再好好补上。”

    谨慎抱拳躬身道:“小娘子客气了,主子带我们恩重如山,这些都是属下们该做的。”

    启恩大师留意到景胜在他们两人面前的自称有所不同,忍不住颇有趣味的看了辰溪一下。

    辰溪吩咐谷雨道:“谷雨,你先带二位下去用饭、洗刷,我进去看看景郎君。”

    启恩大师看着她疲惫的脸色,不赞同地道:“小娘子一脸疲色,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今晚祺泽有贫僧守着,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

    谷雨担心的道:“是啊,娘子,从昨天晚上起你就没有睡过,今晚还是先睡一下吧,等明日一早,奴婢再叫您起来。”

    辰溪摇摇头,还待再说,启恩大师已经抢先开口道:“照顾病人最重要的是要保证自己的健康,要是你累倒了,祺泽怎么办?

    就像这个小姑娘说的,今晚你去睡吧,明日一早再过来看他。”

    辰溪见大家都这样劝她,只得无奈的妥协了。

    可是辰溪睡在床上,心里挂念着景祺泽的伤,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

    每次刚想睡着,眼前便浮现景祺泽鲜血淋漓的凄惨模样,又把她给吓醒了。

    就这样反复,一直到丑时末,也就是凌晨三点左右,辰溪才逐渐睡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