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流寇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顺妃

第六百五十四章 顺妃

    南都寇女侠是闯王的女人,此事老淮军上层个个都知道,因此高公公肯定得尊称一声娘娘。

    陆四这边对寇白门也有些愧疚,二人只是有了一夜之欢,可人家寇女侠回江南后却是把他陆都督的事当真龙来办的。

    不仅帮着淮军在江南筹资买粮,还广开会局,积极联络士林、青林替“联寇抗虏”造势,更暗中帮淮军在江南组织情报网络,很是笼络了一批江南士子,其中翘楚者就是几社的陈子龙、周宾等人,这个情报网络甚至将手都伸进了福建郑家。

    前番陆四命人往澳门聘请西洋技师及教官来扬州之事,寇白门就在其中出了大力,靠着江南士林对她寇女侠的推崇及闺蜜柳如是的关系,帮着负责此事的高武拿到了内守备衙门开出的官贴,如此才使广东那边放行,福建郑家也没有刁难这支商队,甚至还派兵船护送到了扬州。

    也正因寇白门对士林的暗中拉拢,加上那些同潞王一起回南京的官员相助,这才使光有枪杆子而没有笔杆子的孙武进能够成功把史可法撵出南京城。

    如今北京已定,大顺据有北方之势也成定局,陆四没理由再让自己这位红颜知己继续在江南抛头露面,替他这真龙天子绞尽脑汁。

    当下便命高歧凤安排寇娘娘进京之事,沿途务要确保安全,不能出事。至于寇娘娘进京之后如何册封,陆四却是有些犯愁。

    自来这个时代,一共有三个女人与陆四有过身体接触,其一便是那南都女侠寇白门,其二是那孔有德的妻子白氏,其三才是李自成为拉拢陆四替大顺卖命而许出的亲闺女李翠微。

    三女次数,寇白门一次,白氏一次,李翠微因为当时急于援救李自成且行军在外原因,夫妻二人总共也就合体了三次。

    这三次,陆四问过翠微月事,推算都不是吐珠期,因而未孕。实际李翠微当时也无意怀上陆四的孩子,所以每次事毕都会蹲立许久,用内力将体内东西排出,加之当时天天骑马奔波,身子自是不可能有孕。

    此后倒是听了母亲高太后相劝,想早点怀上丈夫的骨血,免得被别的女人抢先得手,从而使大顺帝位传承出现问题,也使她这正妻地位不保,可丈夫却领军东征,两口子不在一起,阴阳不交和,龙不入穴,又哪里能有孩子。

    寇白门那一次,寇氏倒是想一举中的,从而母凭子贵,彻底摆脱从前身不由己的凄凉命运,一心一意随这淮扬子造反打天下,奈何身子不争气,回南京后不久就来了月事,气的把自己锁在屋中半天不出来。

    白氏那一次,同样也并未吐珠。

    因而,陆四直到现在也无子嗣。

    再细算下来,陆四也是有些冤的。

    三年多,才五次,平均半年一次,不管怎么看,这都绝不是一个优秀的穿越者,甚至连合格都称不上。

    除这三女外,又有周王郡王常宁下了聘礼,原定是要为正妻的,然而因为大局原因,陆四无法再立常宁为正妻,并听从顾君恩意见待登基后册为皇贵妃。

    又有一从刘泽清帐中解救的民女高英,此女在家时便已出嫁,却因姿色美艳被刘泽清强掳,丈夫孩子也被刘部士卒杀害。

    刘泽清死后,陆四便命当时的侍卫统领齐宝将人放回。可惜这些女人已无家可去,最后便留在军中,后安置在徐州。

    现除高英外,其她女子要么就是在徐州城中自行找人嫁了,要么就是嫁于驻防徐州的淮军中低级军官,也算是有了归宿。

    但不管是常宁还是高英,陆四都不曾动过她们的身子。

    前者是于礼,后者却是因为不忍。

    这次高英也随高歧凤一起进京,路上高太监见这高英命苦,便认其做义妹。按年纪,高太监今年五十多,高英不到三十,认做义女才差不多。

    可高太监知这高英虽未得闯王临幸,从前亦是在闯王帐中服侍过,且模样不错,将来未必不会被闯王收用,所以他要认高英做义女肯定不妥,便认为义妹,如此高英若真能得闯王收用给予名份,他高公公在宫中也算是有个可以相互照顾的人。

    李翠微的正妻皇后,基本内外都没有异议,包括陆四也觉理所当然。常宁的皇贵妃之封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高英这里陆四并未临幸,纳也可,不纳也可,都好交待。

    寇白门同那白氏如何安排,陆四曾问顾君恩意见,原因自是同寇白门出身有关,毕竟这位女侠出身南都青楼。而那白氏又是孔有德妻。

    顾君恩却道前有梁红玉,后有寇白门。

    言下之意开国之君如何立妃,自当由开国之君自己来定,岂能在意臣下如何看。

    又道历来都有皇帝纳人妻子为后的,甚至是改嫁为帝的,因此闯王纳白门女侠为妃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陆四欣以为有理,前明皇后、贵妃以下又有“贤、淑、庄、敬、惠、顺、康、宁”八妃封号,遂决定待寇白门前来北京便册为“顺妃”,意寇女侠乃他陆闯王生平第一个女人,有顺天应命之意。

    至于白氏,顾君恩意也可册封,然而关于白氏过往,高进那里不知怎么听了些风声密奏了过来。

    陆四看过密奏之后,没有找那个将“姘头”献给自己的陈德麻烦,因为不管怎么说,人家有这个心意总是好的,但却彻底绝了将白氏纳入宫中的打算。传谕高进使人往济南为白氏物色一民间家底殷实之人嫁了,其女孔四贞随其母一同改嫁。

    等高歧凤走后,一直坐在边上小凳子上的侄孙义良揉了揉眼皮,迷迷糊糊问了一句:“四爷爷,你把宫里的家当都交给户部,那往后四奶奶她们想要什么东西,四爷爷哪有钱给啊?”

    “有钱,不是还有国库嘛。”

    陆四笑了起来,皇帝之所以有内库,正是因为外朝抗争所致,原因是朝臣们不能让皇帝将国库当成自己家金库,想拿就拿,逼皇帝自个弄一摊子。

    如此,才有了内外库之分。

    如今陆四废撤内库,让皇帝一家的吃穿用全靠国库,其实是开了历史倒车的。

    但内外库之分,却又加剧了国家财政困难,甚至直接导致国家灭亡。

    原因就是,不是每一个皇帝都是好皇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