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流寇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更无一人是男儿

第六百四十七章 更无一人是男儿

    祖大寿被冯铨的无耻气着了。

    但冯铨说的也没错,万一陆闯王真好妇人,这桩买卖未尝不能做,且说不定能为他祖家带来大造化。

    眼下局面,可谓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鳌拜、遏必隆等夺宫不成强行出城突围失败后,是彻底断了滦州城内二十万人逃生可能。

    礼亲王代善就此一病不起,城中人心惶惶皆愿归降,事已至此,他祖大寿岂能不为家族,不为这城中的汉军家眷着想。

    “复宇可要想明白,老夫可是听说可法在闯王那边颇受信用。”

    冯铨悠哉一挼长须,如今这滦州城中莫说祖大寿了,就是那满洲的亲王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冯先生。

    鳌拜等没出城前叫嚷着要杀他冯铨,说什么替大清除此祸患,最后还不是杀而不得。

    真要杀了他冯铨,这城中怕至少要有一半人替他陪葬。

    “我儿泽润?”

    祖大寿关心长子安危,沧州被破之后他便不知其子是生是死。

    “大公子无事,现被押在京师。”

    冯铨信口开河,昨日李成栋明白无误告诉他祖泽润在沧州城顽抗大顺天兵被阵斩,到他这儿却死而复生了。

    “圆圆倾国佳人,闯王必喜之,又有可法得信用,复宇可要好生决断才行,万万不可误了泽润性命。”

    冯铨步步紧逼。

    陈圆圆毕竟是吴三桂的小妾,如今同平西藩的家眷都被困在城中,可那平西藩中也是有些兵丁的,所以冯铨没法强夺,只能通过祖大寿去做吴三桂正妻张氏的思想。

    “这...”

    祖大寿认真思索,说起来陈圆圆不过是外甥吴三桂的小妾,且从前亦是梨园女妓,以色事人,为外甥吴三桂所有前曾与江阴才子贡若甫,东南文坛大宗师钱谦益的学生冒襄有关连。

    当年李自成入京,这圆圆更是被李自成手下的大将刘宗敏夺去十数日,故而于这圆圆而言,不存在什么贞节一说。

    如此,献于那陆闯王换得他祖家一门及至平西藩下家眷安全,无论怎么看,都是极为划算的。

    至于外甥吴三桂知道此事后怎么想,祖大寿真是没法理会的,正如冯铨所言,三桂那边一定不为大顺所容。

    他这个做舅舅能保住平西藩下家眷,便是对得起死去的妹妹,对得起这外甥了。

    世上事,凡事都有利弊,人须权衡。

    “此事不可耽搁,须将圆圆抢在太后进京之前送去,要不然,恐有麻烦。”

    冯铨意味深长,国主福晋哲哲虽然四十多了,但保养得体,身段丰满,陆闯王虽说尚年轻,可既好妇人,谁敢保证这位年轻闯王口味不重?

    那死去的豫亲王多铎不就对范文程那快五十的老妻很是着迷么,为此闹出堂堂亲王抢夺臣妻的事来。

    而圣母太后才三十出头,当年也是蒙古有名的美人,且正是好生育时,那陆闯王又岂能不喜?

    当初这陆闯王接连致书满洲问这太后能不能生,虽有挑衅刺激之意,但所谓无风不起浪,细一思虑,谁又敢说陆闯王不想真的弄大满洲太后肚子呢。

    古往今来,胜利者总是乐于享受失败者妻女的。

    也就是他冯大学士上了年纪,有心无力,且没有大兵在手,否则,肯定也要武英殿中春风注的。

    皇太极玩过的,多尔衮玩过的,他冯大学士撅着屁股也要玩。

    内中滋味,不是男女那事,而是真正的权力啊。

    祖大寿一听有理,要送就得早送,不然那陆闯王万一被两位太后所迷,那这事可就白费心机了。

    万一那两位太后真的英明,把个愣头青闯王迷住,说不定他祖大寿还要跟着倒霉。

    甭管哪个年头,枕头风,都能杀人的。

    不过这种事由做舅舅的祖大寿去说,肯定是没法说出口的,思来想去,祖大寿让夫人吴氏去与外甥正妻张氏说此事。

    张氏当年嫁于吴三桂为妻正是吴氏说的媒,婚后张氏生下了儿子吴应熊,很得吴三桂喜欢,其为人也甚是节俭。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

    吴氏出身书香门第,比起丈夫祖大寿可有气节的多,一听丈夫竟想用外甥小妾换取平安富贵,着实气不打一处来,用后蜀花蕊夫人的一首诗狠狠讥讽了丈夫一通。

    祖大寿老脸被妻子说的通红,喃喃道:“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润儿死不成?”

    吴氏听后叹了一口气,为了救儿子,也为了救她吴家满门,只得硬着头皮前往平西藩家眷所居的东城。

    到地方后,发现几百个平西藩的男丁披着甲,拿着刀,十分警惕。

    吴氏心知这帮人是害怕满洲人同顺军达成条件拿他们平西藩开刀,谁让她那外甥吴三桂还领着大军同顺军为敌。

    领头的是吴三桂部将葛元武,此人早年是祖家的家丁,见到故主母吴氏忙上前行礼,引他去见现任主母张氏。

    “舅母来了。”

    正在那做衣裳的张氏放下手中的褂子,起身施礼。

    吴氏心叹都什么时候了,这外甥媳妇还是那般稳重,这般心境,非常人可比。

    “这衣裳?”

    吴氏随手拿起外甥媳妇放在一边的褂子。

    “是为夫君做的。”

    张氏声音有些酸涩,因为她不知道丈夫还能不能穿上她亲手做的这件衣服。

    “三桂他...难为你了。”

    吴氏也有些难过。

    “昔作嫁衣裳,吾母尝吝一红裙,今若此,岂非命耶!”

    张氏知舅母在此城中人心惶惶之时找她定有要事,便请舅母直言。吴氏好一番踌躇之后方将来意道出,本是以为外甥媳妇定会出言讥讽她这舅母,不想张氏却欣然点头,道:“若邢家女能以身换得夫君平安,有何不可?”

    吴氏知那陈圆圆原姓邢,单名一个沅字,圆圆是其字,幼时从养母陈氏方改了姓陈。

    “舅母且稍坐,我这就让人唤那邢家女过来。”

    张氏倒底是吴三桂正妻,于这平西藩上下自有一股威严,起身出门唤来仆人命去唤陈圆圆。

    吴氏见过这陈圆圆几次,知其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但再次见了仍是暗叹世间岂有如此美人。

    陈圆圆所穿很素,淡蓝衣裳配上婀娜手段,眉眼莫说男人见了欢喜,就是吴氏这个舅母也是甚为欣赏。

    “不是夫人唤圆圆前来所为何事?”陈圆圆虽得吴三桂宠爱,但对张氏却是极为礼貌,从不以美色争宠。

    张氏斟酌片刻,委婉说道北京有要人欣赏圆圆梨园之技,故请圆圆往京师献艺。

    陈圆圆听后,微怔,继而不怒反笑道:“姐姐不妨与圆圆直说,何为献艺?怕是要圆圆这腹下金沟于人玩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