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流寇 > 第二十章 杀人者,陆文宗

第二十章 杀人者,陆文宗

    陆四杀人了,他没有选择。

    他不可能让广远叫官府捉去。

    但他从来没有杀过人,所以菜刀在颤动,这让被砍的王四感受到了疼痛,同时也是无法相信自已的眼睛,如同刚才亲眼目睹仇五被一个愣头青拿扁担砸死般。

    这小子敢砍我?

    这世上还有人敢杀我!

    这些小崽子下手可真狠啊...

    出于本能,王四抬起右手想要将脖子上的菜刀拔出,但对面那个同样愣头青的年轻人却颤悠悠的用另一只手阻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将砍在他脖子上的菜刀用力的向内压了压,顺着手劲向下带了带。

    菜刀虽磨的锋利,但实际仍是很钝,如同剁那带粗皮的肉,有的时候必须用刀刃来回拉一下才行。

    “呃...”

    脖间的巨痛让王四痛苦的发出低沉声,他半张着嘴巴,呆呆的望着陆四,有气无力喃喃道:“你...敢杀我...你知道,知道我是谁吗...”

    大约四五个呼吸后,陆四咽了咽喉咙,回答了王四的问题。

    “你以为你是谁?”

    紧接着,可能是肾上腺素的作用,也可能是出于要做就做得彻底的念头,第一次杀人的陆四抬脚踹向王四。

    “阎王也是官,你到他那报吧...对了,记住,杀人者,陆文宗!”

    伴随着王四的身子向后倾倒,菜刀从他脖子中间脱出,尔后一道血箭“噗嗤”一声喷了边上震惊与一脸懵逼的马新贵一脸。

    腥腥的,热乎乎的,然后是冰凉。

    这天气,实在是冻得太快。

    王四被破开的脖子皮肉绽放,有热气外冒的同时又结了无数血凌子、血团子,模样实在是太恐怖,以至陆四胃中有些翻江倒胃,但他忍住了。

    他知道自已不能吐出来,他还有事要做——还有一个人!

    .......

    爱吃猪油渣子,长相酷似后世演员王大治的马新贵看到刚刚杀了王四的小子突然转身对着他,手中的菜刀还挂着一条长长的血凌子。

    他意识到不妙!

    果然,陆四动了,动的同时朝边上傻看着的堂哥和侄子喝了一声:“杀了这姓马的,今天这事不能有活口!”

    “啊?!”

    陆小华一个激灵,身为兄长的他有些迟疑,但也就是三四秒的时间,他纵身跃到马新贵身边将对方狠狠扑倒在地,一只手按着对方的一条胳膊,另一只手去捂对方的嘴,同时右腿膝盖死死的抵在对方的大腿上。

    沉浸在自已杀人恐惧中的广远也被老叔的喝声惊醒,扭头看到华大爷已经将人扑到,迅速反应过来提着手中的半截扁担冲上去就要打那姓马的脑袋。

    老爷说的对,今天这事不能让人知道!

    只要没人知道,他就没有杀过人!

    “唔唔...”

    马新贵死命的反抗着陆小华,嘴巴被捂的他脸胀得通红,叫陆小华压得也是气都快喘不上来。

    等看到杀人的两个陆家人一个拿扁担,一个拿菜刀朝自已过来后,人吓得魂都快离身了。

    陆家这几个崽子怎么这么毒的!

    马新贵想不明白,也急了,不停的挣扎,右手几次脱出拼命捶打陆小华的脑袋,打不动就揪陆小华的头发,可陆小华这会也是发了狠,哪怕头皮被马新贵拽下一片都不肯松手。

    小四子说的对,今天这事不能有活口!

    他陆小华虽不是陆家的根,但也是陆家把他养大的!

    .......

    陆四紧张的向四周看了眼,他也很慌,好在四下里除了远处堤上的火堆,没有任何动静。

    马新贵是跑不掉了,他不是杀人狂,但却不能不杀马新贵,哪怕对方是里长老马的侄子。

    两条人命注定这个马新贵要被灭口,否则他陆家叔侄俩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谁让现在的淮安府还没有大乱呢,那官府可还是正常运转的。

    陆家三人杀人同时,坐在地上喘息的周旺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能事情发生得太快,他的大脑还在死机中。

    “广远,快动手!”

    马新贵的拼死反抗让陆小华红了眼,然而就在广远手中的扁担要砸下去时,那马新贵终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掰开了陆小华的手,顾不得吸口气就惊慌叫了声:“别杀我,我们是一伙的!”

    “一伙的?”

    单纯的广远听了这话,生生的刹住了要落下的扁担,狐疑的望着瓜皮帽子掉到一边,头发上满是淤泥的马新贵。

    什么一伙的?

    陆小华也是一愣,就这么个愣神叫马新贵逮住了机会,猛的张嘴在陆小华手上一咬,疼得陆小华一下甩开了马新贵。

    等意识到不好时,马新贵已经地上连滚三个跟头,脱离了他的控制。

    然而让人惊讶的是,这个马新贵却没有就此往大堤跑,也没有喊人救命,反而一边呼呼的喘着气,一边对面前的陆家三人道:“我说哥几个别怕,王四死了活该,他棚里的钱我们几个分了!”

    陆四却是置若罔闻,沉着脸往前走了一步,可他一动,那马新贵也发狠的朝远处的军营一指:“你再动一步,我就喊了!”

    这话让陆四真的停了下来,他没把握能在制伏马新贵的同时堵住他的嘴巴。

    深更半夜的要是嚎一嗓子,半个运河都能听得见。

    见陆四没再过来,马新贵松了口气,道:“我说的是真话,这王四我早就想弄死他了,所以我不仅不会告发你们,还会跟你们一块分王四的钱。”

    “有多少钱?”

    陆小华下意识问道,然后就知道不妥。

    “这几天他棚里赚了不少,少说也有一百多两。”

    马新贵说话的同时仍是保持着高度戒备,尤其提防着手中拿菜刀的陆四。

    “这些钱我们几个人分了,今天的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如何?”

    说完,马新贵又朝仍跟个痴子似的周旺一指,“他的债也不用还了。”

    陆小华听的很是动心,一百多两啊,他替王四打下手混饭吃,一年顶多从王四手里得个三四两,就这还得跟个孙子似的巴结王四。现在却能分到二三十两,王四又死了,回上冈后他自已都能开棚了。

    “老爷?”

    广远这孩子没啥想法,老爷说啥他就干啥。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能放过你,两条人命,你叫我拿什么信你?”

    陆四不相信马新贵,他不会给自已留下任何祸患。

    “小子,现在你杀不了我!...就算你能把我杀了,这里三具尸体,你以为官府会查不出来!别忘了,你们棚子里有人知道王四找过周旺,那些府里县里的捕快再蠢也会查出是你们干的!到时候你们以为你们能跑得了?”

    马新贵笃定他死不了,他知道对方也害怕他大喊救命,更重要的是他们没办法把屁股擦干净。

    广远“啊”了一声:“对,老爷,我爹和蒋大爷他们知道我来找你。”

    “你真不会告发我们?”

    陆小华本来就没杀人,再被马新贵这么一说,自然就更不想沾上人命了。

    “我马新贵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的?小华子,现在王四死了,仇五也死了,以后你要自已干,我马新贵撑你,别的地方不敢说,上冈这一片你就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马新贵这家伙倒是懂得分化,几句话一说,再给陆小华描绘出个好前景来,还真让陆小华大为心动。

    陆四见状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在考虑马新贵所言值不值得信。

    毕竟事关他和广远的性命,疏忽不得。

    正思索着时,身后的周旺突然“啊啊”两声,陆四一惊,回头看去,也是吓了一跳——那个被广远用扁担砸死的仇五竟然又站了起来!

    诈尸?!

    陆小华他们也吃了一惊,愣愣的望着正在揉脑袋的仇五,很快意识到这家伙不是诈尸,而是没死!

    “妈的,小狗崽子敢拿扁担砸老子,老子弄不死你!”

    仇五真没死,他是被打晕过去,现在则是被冻醒了的。只不过,他的前额明显凹进去一截,看上去就好像少了一块头骨似的。

    不过很快仇五也愣住了,他看到了地上的王四尸体。

    “四哥?”

    还有些昏沉沉的仇五没搞清楚状况时,耳畔就听有人说了句:“快弄死他!”

    动手的竟是马新贵,他从广远手中一把抢过扁担飞步上前,就照傻愣着的仇五脑袋重重一下。

    这一下,把仇五砸得是眼冒金星,本来就没平衡好的身子一下又倒在了地上。

    可这人脑袋真是结实,竟然还是没死,反是张大嘴巴吃惊的问马新贵:“你打我做什么?”

    “我...”

    马新贵看了眼手中的扁担,“叭”的一下对着仇五的脸就来了一下。

    仇五就跟断头的蛇一般身子一下蜷了起来,疼得喊了一声,陆四一慌忙要上前用菜刀结果这家伙。

    周旺却扑了上来,一手死命的勒着仇五的脖子,任凭仇五怎么踢打双脚也不松手。

    直到仇五的舌头伸得老长,眼珠子都要爆出来,整个人也不再动弹时,周旺才缓缓的松开了右臂,然后一下又瘫软在地。

    脸上竟满是泪水。

    马新贵看了眼周旺,拿扁担捅了捅仇五的脸,又不放心蹲下去探了对方的鼻息,方才出了口气,抬头对陆四三人道:“哥几个,这下我们是一伙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