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流寇 > 第十二章 有刀有铳了不起?

第十二章 有刀有铳了不起?

    “我不是说了嘛,这些兵是北边过来的,好像是...噢,对,河南那块来的。听赵兵房说,这些河南的兵凶得很,巡抚大人都得哄着他们,所以府里吩咐下来叫我们躲着点他们,要不然麻烦得很。”

    宋五说完猛的一勒腰带,然后打了个结。他这肚子可不小,不使劲扎的话半道裤子就会松。

    “五爷,河南的兵不在河南,跑我们淮安来做什呢子?”问这话的是住村尾的夏大军,家里几年前给他买了个山东逃荒过来的姑娘为妻。

    这几年打北地逃荒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为了在淮扬这块太平地扎根,就把闺女嫁给当地人为妻,这样便能受到女儿婆家的照顾,没人敢欺。

    而这种北边过来的人,当地都管他们叫“侉子”。

    陆四他大伯陆有才去年就曾动过给侄、孙娶个“侉子”的念头,也跟人去看了两家,但都没成。

    因为那两家的姑娘长得实在是太瘦,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的,个头还矮,娶回家至少得养个两年才能怀孩子,不然娃生的时候多半难产。

    到时候,不就人财两空了么?

    陆家的条件可经不起折腾,因此哪怕那两家姑娘的父母怎么夸自家姑娘,陆有才都没松口。

    否则,这会的陆四估摸就是个有老婆的人了。

    “你们不知道啊,”

    宋五摇了摇头,撇了撇嘴道:“赵兵房说北边那块全乱了,到处闹流寇,朝廷的兵打不过流寇,在那又站不住脚,就只好往我们南边跑了...”

    言罢,又补了句,“我们淮安这边还算好的,北边海州、徐州那边都叫这些朝廷的兵给祸祸了,听说死了不少人呢。”

    “朝廷的兵怎么祸祸起咱们老百姓来了?”

    周旺很是诧异,他是个安份守己的良民,潜意识里对官府官兵信任的很,因此陡听官兵不保护百姓还反过来祸害百姓,一时之间真是不能接受。

    “当兵的也要吃喝拉撒,朝廷自身都难保了,他们不祸祸百姓吃什么,喝什么?什么是兵?朝廷给银子才是兵,不给银子那就是土匪,这道理你周二还不懂?”

    宋五这话说的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道理就是这么的简单。

    陆四印象中那四个从北边过来的败将可是在清军过来前,先把淮扬祸祸了一通的。

    只不过,这四个家伙没干出屠城的事来,保留了那么一点点的节操。

    “那这河工出不得了,这朝廷都管不住兵了,人家要是祸祸咱们都没人替咱们做主啊!”

    周旺脸色都变了,他有点害怕。他有老婆儿子,万万不能出事的。

    宋五“噗呲”笑了起来:“瞧把你吓的,没到那时候,咱大明朝还没亡呢...县里,府里,巡抚衙门都在,那北边来的兵也就是一开始没人管,这不现在都归咱们淮扬巡抚管了嘛...我刚才说的那些不过是让你们小心些,少惹事。”

    “噢,噢,那赶情好,赶情好。”周旺松了口气,不住点头。

    一边的夏大军却不以为然的冒出一句来:“一帮子连流寇都打不过的残兵败将有什么好怕的,大家都是两只手两条腿,他们真要祸祸咱们,咱们就这么容易让他们给欺负了?”

    正烧火的陆四抬头朝夏大军瞥了眼。

    身体原主人给他的记忆中,这夏大军天生胆子大,在家的时候不是去帮人抬尸体下葬,就是去帮杀猪的打下手,时间久了一身的凶气狗见了都怕。

    不过人却是个实在人,谁家有事叫他一声肯定去帮忙。前年隔壁村有个小孩大冬天的掉河里,也是夏大军一个猛子扎进去把人救上来的。

    “你晓得个屁!”

    宋五白了夏大一眼,嘿嘿一声道:“人家是打不过流寇,可人家手里有刀有铳,咱们有什么?...你有本事拿扁担和他们打了看看,望望是人家凶还是你凶。”

    “有刀有铳就了不起啊,”

    夏大军还是有些不服气,不过却没再吭声,似乎也知道自已再不服气也是个老百姓,那当兵的再什么不是也是拿刀的。

    真碰上宋五说的河南兵,就他夏大军赤手空拳的难不成还真敢跟人家干不成?

    便算他敢干,别人呢?

    一个人再不怕,也架不过人一群人啊。

    这时陆四却起身问了句:“五爷知道那些河南的兵是归谁管吗?”

    “我哪里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宋五摆了摆手,“行了,不说了,反正你们心里有数就行...我把你们一个个的带出来,就要把你们一个个的带回去。少了哪个,我宋五回去都没法跟你们家人交待。”

    说完,问粥好了没。

    “好了好了,大家伙拿碗来盛吧!”

    陆文亮叫了一声,众人忙将各自吃饭的家伙什取了出来。没一个是瓷碗,都是那种特便宜的陶碗。这碗有个好处就是不太容易碎。

    出门在外也不讲究,众人端着粥碗就团在窝棚内外,蹲地上“呼拉拉”的喝起粥来。

    吃完,宋五让大伙要拉屎的赶紧去,别等会上路后再撅屁股耽搁大家。

    有几个当时就去了,不过却没见带纸。

    陆四也去了,同样也没手纸。

    唉,那树叶子实在是刮屁股的很。

    陆四寻思着到了淮安那边得抽空买点手纸,要不然整个人就不得劲。

    广远这孩子没事做,跑到鸭棚边上的小河拿砖头砸冰玩,还拿脚去踹边上的冰,连跺几下差点没掉下去。

    围绕西滩方圆几里,到处都是升起的炊烟,河工们趁着没出发的这段短暂时间呼朋唤友的也是热闹。

    三天下来,大多数人已经适应了离乡,他们现在更多的是想赶紧到地方把活干完,然后回来和妻小团圆过年。

    小半个时辰后,各处陆续响起敲锣声,这是县里示意河工们出发了。

    “走了!”

    宋五吆喝一声,大家伙便又重新拿上被褥、工具往西边走去。无数河工小队如同无数溪流汇聚江河般,向着远处的淮安府方向浩荡而去。

    陆四在人群中默默扛着被褥跟在大哥文亮身后,他不知道等待这些河工的命运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已能不能搏取一个机会。

    离开家乡的那刻,他就已经是这历史大潮中的茫茫一员了,也是这个时代真实的存在。

    无论他在想什么,他都得像个车轮般不自由主的朝前滚,不停的滚。

    想停都停不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