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荡宋 > 第五百五十四章吕府践行

第五百五十四章吕府践行

    吕相府的老仆见丁谓来了,急忙出门相迎,吕夷简不肯出门相见他们这些下人自然得将事情做圆满了,替主子分心是下人应尽之道。

    “丁谓丁大人驾临,里面请!”老仆高声唱了一声名,许多在宅子里的官员纷纷侧目往屋外看。

    吕夷简高坐钓鱼台,眼里放着寒光,对着一干同僚低声道:“我自走了无妨,不过他日朝堂落到奸人手中,我可有些担心啊!”

    丁谓自前朝开始对着君上只知一味的曲意逢迎,什么民生大计在他眼中不值一提,要不昭应玉虚宫这样的当朝阿房宫就不会存在,搞得国帑凋敝民不聊生,本朝好不容易一改旧制气象涣然。。

    赵恒当政这时不少人都怕当亡国之臣,那时候国家乱成什么样子,皇帝沉迷于迷信活动,大搞建设,道观建了无数,还要与辽国开战,要不是澶渊奇迹打平,说不定现在全是阶下囚,还能过太平日子指点江山。

    丁谓就是奸臣中的奸臣,以前跟他齐名的王钦若林特等人都倒台失势,就他还坚挺地奋战在一线,听老仆唱他的名,吕夷简的脸一沉,眼皮无力地耷拉上了。

    有道是同气连枝,吕夷简平素虽然走的是太后一线,可是两个人完全是政见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丁谓攀太后为升官,吕夷简则是为了稳定朝局。

    世人皆说他有攀附之嫌惹得他官声也不是十分完美,朝外也说他是奸相,但是一干同僚谁不知他是一心为了官家,舍了自己吕家几代忠良的美名,劳苦功高忍辱负重!

    吕府堂下的其余人见吕夷简有气无地说,也是满腔激昂,却胸如压石累压无处宣泄,有人捶胸有人顿足,正堂之上拍桌子拍扶手的声音彼彼皆是。

    有这些声音吕夷简也能安心地告老了,这些声音便是对他多年的忍辱负重的认可,许久才轻声说道:“日后全赖列全臣工,老夫大可放心了,来了便是客,列位臣工与我一道出去迎迎吧。”

    吕夷简走到门口,群臣跟在后头,丁谓已经走到正堂门口,屋内屋外正好形成了两帮人对峙的感觉。

    吕夷简古井春风一般朝丁谓行了一个礼,眼光不经意扫过他身后威武不凡的梁川,心想这丁谓天不怕地不怕今天怎么还带了一个保镖过来?而且这保镖是故意来恶心自己的吗,怎么穿得这般喜庆,跟个二愣子似的。。

    他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离开的日子?

    众人看见丁谓,一脸的不爽直接就写在脸上,丁谓不与他们一般见识,满朝的臣工能入得了他的法眼的就那么几个,吕夷简算一个,这些人嘛,顶多就是跳梁罢了。

    众人突然看见跟在丁谓后面的这个年青人。

    传说丁谓找了一个女婿,莫不是就是这个年轻人?

    雷允恭自打见了梁川无论是寻回官印一事还是解决废料一事,都是神来之笔,连丁谓都想不出来的法子他一炷香不到的功夫就想出来,而且将事情解决得如此完美。

    雷允恭做人也不地道,在与朋友酒桌宴饮之时,三杯酒下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把梁川这么一号人托了出来,有心之人一下子就留了个心眼,难怪丁谓最近又是自告奋当指挥使的,原来是背后有高人的指点。

    看来雷允恭说的就是这小子了!

    只是这小子怎么看着有点愣,按道理不至啊,这么聪明的人这场合穿这么不合时宜的衣服,来砸场子?

    众人看向梁川,原来以为是条卧龙,没想到穿得花里胡哨的,生怕别人看不见他似的,怎么与想象的不一样?

    有人在吕夷简的耳边多说了两句,吕夷简惊了一下,多看了梁川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两眼,看外表,实在与那些行径联系不上。

    “丁大人肯赏脸为我这把老骨头送行,实在令篷蔽生辉,老朽感激不尽!咱们也算是三朝同僚,今天老夫先走了,以后可还仰赖大人稳住朝局,为我大宋多做贡献!”

    丁谓知道他这是客套之言,他们那一帮人内斗起来最是凶狠不过,讲的屁的同僚之谊,不过还是强笑道:“吕相言重了,朝中失吕相乃谓失一肱骨,是我大宋之憾也,所谓板荡识诚臣,吕相一生为赵氏天下殚精竭虑这是有目共睹的,明日我一定禀明官家,不可失了天下人心!”

    谁都听得出来这是猫哭耗子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吕吕夷不挪位你丁谓哪里有机会上位,还要在这里假惺惺,简直令人作呕。

    不过这种没办法,这种政治秀如果不配合着一起演下去就显得自己的政治情商太低,让人徒增笑料而已。

    “丁大人不必了,我去意已决,多年压在肩膀上的担子总于可以卸下来了,今日与列位一别,明日我就启程返回山东老家,今日一别何期再会,只能看看缘份了,来来来都别干站着了,屋里坐屋里坐。”

    “请!”丁谓伸手做了一个手势,吕夷简先返回了正堂。

    正堂之中摆放着几张实木圆桌,以吕夷简丁谓还有王若钦之流的朝庭重臣坐在了第一张,下面还有几张桌子,梁川扫了一眼,除了丁谓没有一位认识的。

    一落座菜就上来了,先是一盘青菜豆腐,接着是一盘葱花鱼,然后是一盘肥腻的五花肉,这肉是最便宜不过的,比纯瘦肉要省不少钱。

    接着是一碟酱菜,然后还有一盘子时蔬,堂堂当朝宰相,临别践行所宴竟然这等寒酸简陋,非是他不喜奢华,实在是为官清廉不贪不吃,这才落得如此下场,一干下属看得是泪流不止。

    梁川看得是目瞪口呆,以吕夷简这种身份的人便是将天上的龙凤擒下来烹饪煮菜他都不觉得过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吃的最好的一道菜竟然是寻常人家最普通不过的五花肉,其他的菜扫了一眼,菜上也没有多少油花,兴许还是这盘五花肉熬出来的猪油!

    其他大臣哪里会不知道,这吕夷简平时极少食荤腥,也就是逢年过节或是自己的寿诞才割一刀肉来尝尝鲜,也就是今天日子特殊,不想扫了臣工同僚的脸面才又破费了一把。

    梁川有时候在想,有的政治投机份子政治作秀太过厉害,他们能将一双破鞋补了又补,或着是叫自己的母亲去街上捡垃圾,可是背地里却是奢靡无度,相比起来,这样的人演戏迟早会世人唾骂!

    他自己观察了一下这位吕夷简,穿的衣服外面鲜亮,内衬不经意露出来已经洗得发白。脸上不像丁谓这样微微泛着红光,而是有一股子淡淡的青紫色,身形更是如同枯槁,风大一点便可将这位老人带走。

    这样的人是长期营养不良才会有的表现,如果说天天锦衣玉食供着,那绝不会是这样的景象。

    再看他的家,家具只是最普通的实木,市面上也寻不到更低廉的了,家中的仆奴要么是老汉要么是老婆子,年纪比他都要大了,忙里忙外端着菜,连位帮手的人也没。

    要说他赚了多少钱梁川都信,要说他多清廉梁川也信,人心口卑在众人雪亮的眼中是遮掩与伪装不住的。

    梁川只要一看众人看待吕夷简与丁谓的眼神就了然了。

    两千多年来,我们的民族与国家经历了许多的坎坷与曲折,劳苦大众创造了世界上最为辉煌与灿烂的文化,这里有奸有诡,但凡民族大难有奸邪的身影,但是历史是公平的,让我更难忘记的是这些正直公义的千秋伟人。

    这就有点牛逼了,梁川一直古代这些当官就没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今天看了看吕夷简的家,再看他宴客的这些菜,不信也不行了!

    吕氏家族的**并不高,他的叔叔吕蒙正的出身更是卑微到了极点,也写出了寒窑赋这样的旷世名编,有这样的传统,会教出这样的名相,梁川一点也不意外。

    梁川站在丁谓身后,看着这位即将退位的老人,对历史竟然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许多人不觉得吕夷简家的最后这一顿家宴寒酸,相反他们拿着筷子抢着吃着桌子上的每一道菜,有些人甚至还吃出了热泪。他们以能到场为荣,以与这样的名臣贤臣共事为豪!

    吕家清贫的家风他们是早有耳闻的,竟没想到真的清贫如厮,诸人对吕夷简的敬佩之情更是油然而生。

    大宋朝对待官员的待遇可谓是历朝历代最高的,但是这样的俸禄其实也就堪堪让一位官员在汴京这寸金之地买房,其他的再养三两位奴仆,不至于饿死罢了,想要光鲜体面,难!

    梁川想想也就能明白了,现在就算是你用香港公务员的高薪工资,想在咱们的帝都买一套房,买得来吗?还不是每天得挤通州的地铁来上班。。

    还指望着靠这些公资每天大鱼大肉,没有灰色收入,梦还没做醒呢!

    宴席之间,老仆役端上了茶壶小心地给每一位大人斟了过去,吕家穷得甚至连酒水也供应不上,梁川看了那茶水,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茶,茶水里还有好多的茶叶渣子。不过宋代的饮茶法与后世大不相同,他们的点茶法兴许就是这般吃法。

    吕夷简见诸人饮食已差不多到位了,缓缓地从主位站了起来,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杯中无酒但有粗茶,朝众敬了一圈。

    众人见吕夷简站了起来,无人敢托大,全部也站了起来,包括丁谓在内,人人举起杯中的茶水,与吕夷简相对。

    吕夷简道:“寒舍未有酒水今日诸公情意绵绵老朽也只能以茶代酒与诸公共叙这最后的同朝之谊。”

    说完吕夷简一饮而尽,所有人也纷纷饮尽了杯中的茶水。

    吕夷简没有直接坐下,苦笑道:“老朽我咸平三年登榜,初补绛州后迁通州、滨州再至礼部刑部,蒙先帝恩赏留我近前待诏,遥忆当年意气风发,现堪堪回首已垂垂老矣。现在陛下年幼宽厚,虽有太后听政,还得赖诸公悉心辅育,老朽死得其所!”

    说完吕夷简朝各位大臣深深地施了一礼,所有人无不动容,不少人眼中的热泪止不住打滚,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梁川亲眼看着所有人同样深深地躬了下来,对着吕夷简还了一个礼。

    “吕相保重!”

    “吕相珍重!”

    各种婉惜与不舍的声音不绝于耳,梁川同样弯了下来,不过看着除了丁谓,其他人对这位老宰相都是发自肺腑的真情实感,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